分享到:

白蓝试管内成花与结实

1 植物名称 白蓝(Brassica pekinensisB. oleracea,n=19)。2 材料类别 无菌丛生芽。3 培养条件 (1)诱导愈伤组织培养基:MS+KT 2mgL-1(单位下同)+NAA 0.2;(2)芽分化培养基:MS+6-BA 0.1+NAA 0.1;(3)成花诱导培养基:MS+KT 0.05+IAA 0.1;(4)结实期培养基:MS0。以上培养基均加入3%蔗糖、0.8%琼脂,pH 5.8。培养温度(211)℃,光照12 hd-1,光照度3 000lx。4 生长与分化情况4.1 无菌丛生芽的获得 取带腋芽的茎段,经自来水冲洗15 min,超净台上将材料浸泡于70%乙醇30 s,无菌水冲洗后放入0.1%升汞溶液消毒8min,无菌水涤洗6次后再放入0.1%升汞溶液消毒5 min。无菌水涤洗6次,吸干水分,切取长约1 cm大小的茎段作为外植体,接种至培养基(1)上。经培养4周,外植体基底部...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黄金时代(学生族)》2017年06期
黄金时代(学生族)

三中景·红白蓝

晶莹绿草沐罎泛嗇,#夭榕树散枝成阳,聆S走廊仔铀聆〇斤,远处小鸟一阵轻鸣。这里红砖绿瓦如诗加画,这里?季篱舂宁挣荣欣,我一直軺以为这是三中最美的条,直到我梆年在这座老校遇见了你.你对是我也S三中最美的蚤,亭亭玉立秀R情,撖撒一笑把埔倾。那年我们相遇,栽噌予你奢美华丽的词演诗句,妄想在你的世界铺谪花红柳绿,只可惟你?能让我继续,就这样职然转&离...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2017年10期
恋爱婚姻家庭.青春

醒醒吧,你的孩子并不是人见人爱

毕业十周年聚会定在周末,白蓝早早地做好了准备,还提前购置了家庭亲子装,我原本是不同意她带着贝贝出席的,孩子完全可以送到奶奶家,但白蓝坚决要带。于是,贝贝就成了唯一出席同学聚会的下一代。同学老杨特别喜欢小孩,抱着贝贝不肯撒手:“贝贝可是我们看着长大的,真的是越来越帅气啦!”我不禁打趣他:“得了吧,咱们隔了十万八千里,这还是毕业后第一次见面,你从哪看着我家贝贝长大的?”老杨嘿嘿笑:“朋友圈呗!”他这么一说,我反倒有些难为情了。很久之前的白蓝,在我们班可谓众星捧月。那时,她是不食人间烟火的文艺女青年,无论如何我也想不到多年后,她能神情自若地在朋友圈直播贝贝成长全过程。贝贝笑了,贝贝翻身了,贝贝抬头了,贝贝说话了,贝贝走路了……自从贝贝出生,白蓝再也不发素雅的图片和鸡汤文,取而代之的全是贝贝的照片和视频。我曾劝她稍微收一收那爆棚的母爱:“亲爱的,咱家贝贝是很可爱,但你发贝贝的照片比微商发广告还频繁,别人会烦的!”“那就把我屏蔽好了!”白...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伴侣》2012年07期
伴侣

锁在记忆深处的黄白蓝

你不顾妻子的劝慰,喝了很多酒。我开车把你送回去的时候,你在车里跟我说,黄白蓝是你的第二颗智齿。那毫无防备的疼,像忽然钻进心脏的子弹,差点要了你的命。都是凉鞋惹的祸你又问我,关于黄白蓝的消息。那么多年过去,你还是执意将她放在心底。她很好,独自趴在阳台上看小说。比起当年,她真的安静了很多很多。你又在电话里跟我描述你们第一次认识的场景。虽然你已说过很多遍,但你从不觉得烦。你仍然讲得绘声绘色,细腻传神。那是2003年的夏天。你刚从广州过来,异常时髦,成天穿着新买的皮凉鞋在学校里乱晃,动不动还冲路过的漂亮女生吼几句标准的粤语歌曲。那时学校在扩建,又偏偏逢上这个多雨的季节,通往宿舍楼的小路上到处都堆着水泥和施工要用的黄沙。你估计是在思念哪家的黄花闺女,竟然失神走进路旁的施工地,把整只脚都踩进了和好的砂浆里。你急坏了,那双帅气的皮凉鞋可花了你半个月的生活费!你扶着施工地里的电线杆拼命抖脚,像是跳劲爆火热的霹雳舞。黄白蓝打着小伞刚巧路过。不知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伴侣》2012年07期
《世界》2007年11期
世界

红白蓝三部曲——令人着迷的三座城市

马拉喀什(Marrakesh)是离沙漠最近的城市,也是去参观沙漠最理想的出发地。每天都有无数游客在此参加撒哈拉沙漠旅游团,争着踏上炎热灼人的自然之旅。 月从红色的城墙根到城中泛着深红的房屋,马拉喀什有一种高昂的基调。大大小小的花园,从古老的宫殿到现代的高尔夫球场、从林荫大道到街头小巷,历史感与现代感毫不突兀地融合在一起。作为摩洛哥排名第二位的古城,这里的名胜古迹多不胜数。但我更喜欢至ljjeTnaa一el一Fna厂场捕捉具有生命力的瞬间。这里与井市之民最为接近,它是古城马拉喀什跳动着的心脏,有一种令人感觉到不可思异的吸引力,它把远古与现买紧紧地绑在了起。如果你能弄明白Jemaa一el一Fna的意思,就会发觉它从红色的城墙根到城中泛着深红色的房屋,马拉喀什有‘种高昂的基调。大大小小的花园,从古老的宫殿到现代的高尔夫球场,从林荫大道到街头小巷。并不动听。‘.与死亡会面的广场”.或是’‘世界尽头的清真寺”,或是“什么都不存在的清真寺”...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世界》2007年11期
《山花》1999年07期
山花

红白蓝

把初衷改变。当那团白光闪现时他就出现了眩晕的感觉,难以自持但他知道那只是一只兔子、一只与一时的奇想联系在一起而与物质生活没有多大关碍的活物。追赶一开始就陷入了盲目无序状,因为没有听到过分的指责倒也乐得逍遥自在。你知道现实是什么吗现实是一场雪从高处往下看,并没有黑狗从村庄跑出来去追赶那只兔子的童话倒是有一个人在雪地上苦苦挣扎人和兔子,两只活物在同一个画面中一个自大狂妄,一个机普急速白是什么、谁愿意回答此类生活以外的问题作为一个人物,就这样穷追不舍地追赶下去吗?狭隘的、仅仅能适应一个画面地生活,显得如此单调如此感情用事。如果大声予以提醒他是否能够听到、是否会破坏了其中的和谐与宁静、其中的美感还不如静观势态会如何发展呢在天高地大中去看一个人的命运当然是渺小的。但他的自足和勤奋、他的那股子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劲头确实值得尊敬因此,结尾就不会太出人们的预料:兔子终于未能逃脱,露出哀怨无奈地求救目光。而人物恰怡在此刻受制于无端并且强大的怜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山花》1999年0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