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魔山

1.林提 却又常常让林缇觉得颇有可取之处而回味无穷,这世上林缇来到魔山疗养院已有三年了。此刻她背脊僵硬到底谁对谁错呢?大多数人坚信的道理就要被奉为真理地坐在值班室里,大拇指紧紧压住一本薄而泛黄的小说, 吗?而那小部分人……就要被当成疯子锁进这山环水绕手指按压的地方汗湿了,像一枚铜钱大小的月亮。 的医院吗?林缇偶尔会疑惑。然而林缇的主要任务很轻她三年如一曰地后悔来到了这个疗养院,悔恨流过松,并不需要直接和患者们打交道。她与精神病人依然她的四肢百骸,寒意泠泠。想起来这里的初衷,林缇觉在两个不同的世界,哪怕仅仅只隔了一扇薄门。得自己当时就像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操纵着,莫名其妙着 林堤深吸一口气,微笑着敲开院长办公室的门,“院了魔。再一点就是“魔山”这个名字,让她不由自主地长,今晩病人们情况一切良好,并无异常。”如果不是想到了德国作家托马斯·曼的小说。 林缇仍笑着,眼神坚定地投向一处,恐怕没人会相信屋灯泡工作得很勤奋,整个屋子都像被裹了层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京外国语大学
北京外国语大学

20世纪初期德语文学中的时间

19世纪末、20世纪初,西方各领域对人的主观时间、心理时间开始深入挖掘,时间问题成为该历史时期思想形态的重要组成部分。哲学、艺术对于人的生存时间性表现出强烈关注和思考。这一现象的重要历史条件是启蒙以来的时间化进程;整个19世纪进程中,社会生活各个领域对时间感知表现出愈加深刻的敏感性,时间性成为人类现代生活越来越重要的因素。本文从文学与文化的交往互动关系出发,以“文学中的时间”为研究对象,通过解读20世纪初德语文学代表作品《马尔特·劳里茨·布里格手记》和《魔山》,分析文学对时间进行的想象和构型及其意义关联;在此基础上进一步探究“文学中的时间”与该历史时期的社会意识之间的互动交流,即文学吸收和呈现非文学领域的时间观、乃至历史观,并且在吸收他者的基础上转化、反思形成自己特有的审美时间形态和历史意识。把考察“文学中的时间”切入点放在20世纪初,是因为该时期西方对历史和文明进程的反思达到一个空前的高潮,表现出对时间意识更高的敏感度,时间意...  (本文共14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北师范大学
东北师范大学

论托马斯·曼小说中的“疾病与死亡”主题

托马斯·曼(1875—1955),著名德国作家,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被誉为“20世纪最著名的文学家”之一。如果要历数德国文学史上造成巨大影响的作家,歌德属第一,托马斯·曼就是第二。托马斯·曼一生受到多种思想的影响,其哲学观、政治观等也发生过剧变;但在这中间始终不变的,是其对德意志民族特性的思考,以及对德国国家命运的反思。《魔山》首次出版于1924年,而时隔二十多年以后,被托马斯·曼称为“一生的忏悔”的《浮士德博士:一位朋友讲述的德国作曲家阿德里安的生平》(以下简称《浮士德博士》)一书也出版了。在这二十多年间,托马斯·曼从德国到美国,从尼采、瓦格纳、叔本华的影响走向歌德,从“同情死亡”到“拥抱生命”。他笔下的人物总是有许多相似之处,而作品中也总有贯穿始终的主题——对疾病、死亡和生命的思考。《魔山》中的汉斯·卡斯托普和《浮士德博士》中的阿德里安·莱伟屈恩,是两个既相像、又不相像的人物。他们的相像之处在于对疾病和死亡的“钟爱”,以及深...  (本文共4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时间、空间维度下的《魔山》解读

二十世纪初,德语文学诞生了一部巨著——托马斯·曼的《魔山》。小说主要讲述了大学毕业生汉斯·卡斯托普在一所疗养院生活了七年,结识了其中形形色色的人:理性、乐观的人文主义者,疯狂鼓吹禁欲主义的耶稣会会士,享乐主义者,热衷精神分析的医生。他们都试图用自己的思想来影响年轻的主人公。在经历了种种变故之后,最终卡斯托普领悟到:为了善良和友爱,人不应该让死亡统治自己。于是,他终于摆脱了等候死亡的思想,离开疗养院,踏上了奔赴前线的征途。小说通过描绘生活于“山庄”国际疗养院的人们与平原地区人们不同的时间观念——混乱、停滞,以及疗养院这一实体空间中隐藏着的虚拟空间——人际关系网,展示了生活在“魔山”之上的“魔”人们的疯狂生活。藉主人公汉斯的觉醒,可以反观托马斯·曼的心路征程,由此启示我们要关注生命的价值和意义。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时代教育》2006年05期
时代教育

《魔山》

产 一群可爱的小熊,一次新奇的冒险,一座藏满好梦 的魔山,一场快乐勇敢的狂欢!如果你有一天去了魔山 那个地方,肯定会看见各式各样的摇篮、各式各样的睡 相、各式各样的好梦。要是想早点捡个好梦回来,那你就 要早点出发啊! 遥远的北极有一座神奇的魔山,那是小熊派派和他 的白熊家族世代生活的地方。这个家族有一个古老的传 统,就是在每年的特定时间集体冬眠。而这一年,他们的 冬眠计划却因为一连串的突发事件变得艰难无比。小淘 气包派派捉弄了他们笨头笨脑的恐龙邻居,引发了两个 家族之间的纷争。 ...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读书》1992年05期
读书

《魔山》的座标

托马斯·曼在一九五三年一月号的《大西洋》杂志发表的一篇题为《“魔山”的创造》的文章中,谈到了他的中篇小说《死于威尼斯》。他承认,《魔山》原本是一篇与《死于威尼斯》大致相同的中篇小说。但动笔之前,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了,他不得不中断计划。等大战结束,中篇小说计划已经膨胀成了一个长篇计划。在原来的计划中,曼准备继续发挥《死于威尼斯》中所描写的主题—“死亡意念的诱惑,迷醉的混乱战胜循规蹈矩的生活”,只不过是用一种幽默的方式来处理罢了。但在新的计划中,他却决定了新的主题,新的处理方式和新的风格。一部两卷本的宏大的《魔山》取代了原来可能有的中篇小说《魔山》,而且这取代的过程之中,爆发了人类历史上第一次世界性的现代战争。这种史实本身,似乎已经向我们暗示了这部作品的某种特质。换句话说,第一次世界大战在这部小说的创作中扮演了极为重要的角色,尽管这不是一部战争小说。 汉斯·卡斯多普去疗养地的一家“山庄”国际疗养院看望他的表哥。但他一进“山庄”后,就...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读书》1992年0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