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MBI量表在护士工作倦怠研究中的测试

MBI量表(MaslachBurnoutInventory)是目前工作倦怠研究中应用最为广泛的测量工具,据有关统计,在已发表的有关工作倦怠的实证研究中,90 %以上的论文和研究报告都采用MBI作为测量工具[1] 。该量表主要包含了三个分量表,分别测量:1)情感衰竭(emotionalexhaustion ,EE) ,指没有活力,没有工作热情,感到自己的感情处于极度疲劳状态,它被视为倦怠的核心维度,并且也是最明显的症状表现;2 )去人格化(depersonalization ,DE) ,指刻意在自身和工作对象间保持距离,对工作对象和环境采用冷漠、忽视的态度;3)低个人成就感(personalaccomplish ment,PA) ,指倾向于消极的评价自己,并且伴有工作能力体验和成就体验的下降[2 ,3 ] 。Maslach (2 0 0 1)指出,MBI在欧美许多国家被翻译成多种文字,并在多个职业包括护理领域使用都被证明有很好的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心理科学》2004年02期
心理科学

工作倦怠结构研究进展

Freudenberger(1974)最早提出工作倦怠一词,用以描述工作中的个体所体验到的一组负性症状,如长期的情感耗蝎、身体疲劳、工作卷人程度降低、对待服务对象不人道的态度和降低的工作成就感等。Maslaeh和Jaekson(1982)将工作倦怠定义为“在以人为服务对象的职业领域中,个体的一种情感耗竭、人格解体和个人成就降低的症状”。情感耗竭是指个体的情感资源过度消耗,疲乏不堪,精力丧失;人格解体指个体对待服务对象的负性的、冷淡的、犬儒主义的态度;个人成就降低指个体的胜任感和工作成就的下降。科学技术的发展,经济的全球一体化,导致工作的本质发生了根本意义上的变化,随之而来的是工作倦怠问题的进一步加剧。Mas1ach( 1997)认为,工作倦怠已经成为追求美好工作生活的严重障碍。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为了解决这一工作场所中的普遍性间题,学者们针对工作倦怠的原因、后果、影响因素等问题开展了大量研究,取得了丰硕的研究成果。本文对有关工作倦...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公共卫生》2011年06期
中国公共卫生

护士职业紧张和工作倦怠及工作满意度分析

职业紧张、工作倦怠与工作满意度等问题是组织行为学及职业心理学的研究热点〔1〕。护士是一个高紧张职业群体,其工作负荷过重,承担的压力大,潜藏着工作倦怠发生的高危因素〔2〕。近年来,国内有关护理人员职业紧张、工作倦怠和工作满意度的研究日渐增多,但缺乏它们之间作用机制系统和深入的研究。本研究了解护士职业紧张和工作倦怠与工作满意度之间关系,探讨改善护士群体职业紧张及提高工作满意度的有效路径。1对象与方法1·1对象于2009年5-6月,采用多阶段分层抽样方法,随机抽取辽宁省内7所三级和二级甲等医院的1 900名护士作为研究对象,进行自填式问卷调查。本次调查共发放问卷1 900份,回收问卷1 715份,回收率为90·26%;其中有效问卷1 453份,有效率为84·72%。1·2测量工具(1)一般情况调查:包括性别、年龄、教育背景、科室、工作安排等。(2)职业紧张测量工具:采用李健等提供的中文版工作内容问卷〔3〕,共包含3个维度22个条目,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公安研究》2009年04期
公安研究

警察工作倦怠的分类干预策略

近年来,警察工作倦怠引起了越来越多研究人员的注意,不同领域研究者从不同角度进行了研究,临床心理学家关注警察工作倦怠的症状以及心理健康问题,社会心理学家则考察警察工作倦怠的对象及情境因素,管理心理学家探讨工作倦怠的影响因素并提出预防和缓解的办法。大部分的研究集中于探讨警察工作与职业特征、组织因素、个体因素对警察工作倦怠的影响,对于警察倦怠干预的研究较为有限。虽然有部分研究人员撰文探讨了警察工作倦怠的干预策略,分别从组织层面和个体层面提出了一些预防和干预工作倦怠的建议,但这些干预策略大都存在一些问题:如有的干预策略只是从影响警察工作倦怠的单一因素提出来的,忽略了警察工作倦怠是多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从单一因素而不是从倦怠形成的相关理论模型来设计警察工作倦怠的干预策略往往很难达到相应的效果;有些则试图从改变和影响社会环境及警察工作管理制度取得干预警察工作倦怠的效果,但这些干预策略的可操作性弱;还有的干预策略则根本不考虑警察工作倦怠的水平...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青年教师》2005年01期
青年教师

首份大规模工作倦怠网上调查报告公布:13%的人高度“工作倦怠”

一份由中国人力资源开发网主持完成的《中国“工作倦怠指数”调查》于近日公布,这份调查报告表明,世界范围内普遍存在的工作倦怠(又称“职业枯竭”)现象正在袭扰中国。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系教授许燕认为,中国正进入工作倦怠现象高峰期,工作倦怠已成为社会“流行病”。“工作倦怠是一个社会发展到一定程度的必然结果,是正常的社会问题。我国处于社会转型期,工作倦怠高发是必然现象,我们应该用正常心态对待,完全没必要恐慌。”许燕分析说,从国外经验看,工作倦怠在上世纪70年代达到高峰,现在已开始衰减。在中国,由于这一问题刚开始进入人们视野,因此引起不少人的震动和慌乱;等到社会承受能力增强后,人们对工作倦怠的免疫力提高,即使社会压力和发展状况不变,工作倦怠的状况也会有所减少。社会发展到更高阶段后,工作倦怠的发生率也自然会下降。许燕说,目前,我国对工作倦怠问题的干预(治疗)做得并不够。“国内重视工作倦怠现象的主要是个人,一些较大的企业,包括部分外企,也开始关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企业改革与管理》2018年05期
企业改革与管理

银行业员工的工作倦怠与主观幸福感的关系研究

一、问题提出幸福是我们在日常生活中经常会谈论的话题,每个人对幸福的感受是千差万别的,幸福是极具主观性的[1],因而研究者多是通过测量人们对生活的满意度以及个体对自身情绪状态的综合评价这一主观角度来研究幸福感,随着研究的不断深入,主观幸福感研究的丰富与细化,这一内容成为了衡量人身心状况的一个重要心理指标[2]。银行业员工一直以来被认为是幸福感较高的一个群体,但事实上,各家银行为了获得和保持竞争优势,对员工要求越来越高,考核标准也越来越严苛[3]。并且,银行业员工作为服务业的工作人员,每天需要为形形色色的客户提供业务服务,重复着单调而又繁琐的工作程序,难免会产生负面情绪。久而久之,容易产生对工作倦怠的体验。工作倦怠是一种消极的工作状态,这种状态不仅会影响工作效率,而且长期处在这种状态下将对人的身心造成极大的伤害[4]。那么在当前社会,银行业员工面临如此局面,这种工作倦怠情绪及行为是否普遍存在?其倦怠水平如何?他们的主观幸福感是否真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