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唯物史观:发展还是超越?

蒋大椿先生的论文《当代中国史学思潮与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发展》 (2 0 0 1年 ,以下简称“蒋文”)从关心马克思主义史学未来命运的角度出发 ,评论了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现状 ,提出超越唯物史观 ,另创新的历史观的任务。这样一篇文章不能不引起马克思主义哲学工作者的关注。蒋文在概述新时期史学思潮的现状时说 :“就史学思潮而言 ,唯物史观的影响在下降 ,多种思潮竞争 ,史学思潮的多元化正在逐步形成。这应当是我国史学发展并促成它继续发展的征象。”新时期的马克思主义哲学遇到了新的情况 ,面对着新的问题 ,这是人们熟知的 ,不只是发生在史学领域。究其原因 ,除了客观环境的改变 ,当代唯物史观研究不能说一点缺陷也没有。哲学也应当在自我批判中发展。但是 ,我怀疑 ,唯物史观真的到了“应当超越 ,必须超越而且可以超越的”地步了吗 ?抛弃唯物史观 ,代之以蒋文的“唯物辩证的以实践为基础的系统史观”就一定是马克思主义历史观的出路吗 ?本文作者并非以史...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2002年07期
社会科学

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与唯物史观的当代诠释

列宁曾经指出 ,不同的社会政治形势会将马克思主义的不同方面分别提到首要地位。如果说 2 0世纪中叶以前 ,世界范围延绵不断的战争与革命使得阶级斗争理论格外引人注目 ,那么 ,2 0世纪 80年代以来 ,全球化在人类社会生活领域急速扩展的现实 ,则促使国内外学者不约而同地把学术目光聚焦于一度被时光“湮埋”的马克思的世界历史理论。在我们看来 ,世界历史理论在当代的重新“发现” ,其学术价值和理论意义不仅仅在于为研究全球化提供了重要的思想资源 ,更主要的在于为这一理论诠释唯物史观提供了一个重要纬度。一从哲学解释学的立场看 ,对本文任何形式的解读既不是主观任意的 ,也不是纯粹客观的 ,而是一种“视域融合” ,即解读者自己的视域与文本的历史视域的融合。由此而论 ,现行教科书中唯物史观的理论内容 ,作为马克思唯物史观特定形式的解读 ,其历史合理性是应当肯定的。但是 ,这种合理性又是有限的。解蔽同时就是遮蔽。现行解读在凸显唯物史观现有内容的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史学史研究》2002年01期
史学史研究

21世纪唯物史观面临的挑战和机遇

唯物史观是马克思主义哲学的重要组成部分 ,是关于人类社会发展一般规律的科学 ,是科学的历史观和认识社会改造社会的一般方法论。唯物史观传入中国之后 ,使中国历史学发生了深刻的变化。中国马克思主义史学自诞生之日起 ,即以唯物史观为理论基础 ,坚持人类历史进程是受内在的一般规律支配的 ;坚持以社会存在解释社会意识 ;坚持经济基础对上层建筑的决定性的作用 ;坚持人民群众在历史发展中的决定性的作用。马克思主义史学对 2 0世纪中国史学的发展 ,产生了无可替代的重要影响。新中国成立后 ,马克思主义史学继承其优秀传统 ,得到了进一步的发展 ,取得了举世公认的成就 ,但是 ,在“左”倾思想的影响下 ,简单化、概念化、公式化和教条主义盛行 ,特别是“文革”期间 ,使马克思主义史学受到严重摧残。“文革”结束后 ,我国社会发展进入了一个崭新的发展阶段 ,历史科学迎来了自己的春天。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 ,恢复了马克思主义实事求是、一切从实际出发、理论联...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史学史研究》2002年01期
史学史研究

一定要坚持唯物史观

八十年代中期以来的苏联剧变和解体 ,是 2 0世纪震动世界的大事。一个存在了 70余年的泱泱大国 ,在没有外敌入侵和内部大的自然灾害的情况下 ,可说在顷刻间土崩瓦解。不管后人如何评价这一历史事件的后果 ,但它在这 1 0年至少造成了国家的分化、动荡和这一地区相当一部分国家的经济下滑、社会混乱、人民生活水平降低 ,乃至人均寿命缩短等悲惨状况。一些地方甚至爆发长时期的战争 ,夺去了成千上万无辜百姓的生命 ,这已是不争的事实。据最近的民意调查 ,高达73 5%的俄罗斯人对苏联解体表示惋惜。在 2 0 0 1年 1 2月 1 0日 ,俄罗斯亲总统的克拉斯诺达尔边疆区“祖国”运动甚至成立了公共审判庭 ,将审判导致苏联解体的罪犯 ,说明了相当部分俄罗斯民众对国家解体的愤怒。自然 ,苏联解体有多方面因素 ,但在戈尔巴乔夫时期公开宣布抛弃马克思主义思想的指导地位 ,导致历史唯心主义、历史虚无主义的泛滥却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唯物史观在苏联的指导...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岳论丛》2002年02期
东岳论丛

20世纪唯物史观派史学的学术史意义

马克思主义的传入、唯物史观派史学的诞生 ,是 2 0世纪中国史学变迁史上的重大事件。这一新的史学形态的出现及其演变 ,不仅因对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重要支持而具有突出的社会史意义 ,还因对中国古老史学传统的深刻改造而具有不可轻忽的学术史意义。但以往我们对唯物史观派史学这两重意义的发掘是不平衡的 ,以至其社会史意义淹没、遮蔽了学术史意义。而 2 0世纪 90年代以降 ,学术与政治逐渐疏离 ,唯物史观派史学的一统天下已不复存在 ,史坛呈现出多元化格局 :一方面 ,异彩纷呈的西方史学奔涌而入 ,跨学科史学在各个领域遍地开花 ;另一方面 ,源远流长、根基深厚的国学重光复兴 ,被视为学术之正途 ,几成席卷之势。在这两股巨流的夹击之下 ,唯物史观派史学迅速由强势沦为弱势 ,从中心退居边缘 ,处境十分尴尬。因应此种情势 ,将目光从唯物史观派史学的社会史意义上转移开来 ,深入挖掘其学术史意义 ,为它的存在重新立法 ,实是一项刻不容缓的工作。那么 ,...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湖北社会科学》2002年12期
湖北社会科学

坚持唯物史观 才能“与时俱进”

理论之树常青,其基础是实践。实践呼唤着理论,理论产生于实践。这个道理是路人皆知的。党的十六大主题中,“与时俱进”四个字非常醒目。国人也都是普遍认同的。但现实也告诉我们,确有一些同志在遇到改革开放中出现的种种新问题、新思想时,便会出现这样那样的疑惑和焦躁。对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新理解,对于党的“先锋队”问题的新阐释,对于所有制结构调整和工人阶级地位问题的大讨论等等,都曾在从事理论研究和实际工作的人们思想上产生过碰撞的火花。在“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的争论中,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坚持和发展邓小平理论的,是符合“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的,也就是说自己是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但事实上,有些同志恰恰是在认为自己是在坚持和发展马克思主义的时候却丢掉了马克思主义。什么原因呢?这是因为他们在争论具体理论或实践问题时忘记了一个最根本的问题,这就是科学的唯物史观。唯物史观是由马克思、恩格斯创立的。他们一方面批判了黑格尔的唯心主义历史观,但又继承了其辩证...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