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走进寂寞林——初读《红楼梦》

0’世外仙姝林黛玉,“辜负了红粉朱楼春色阑”,终还是“香魂一缕随风散,愁绪三更人梦遥”! n。自知《红楼梦》中林黛玉起,一直无缘其真实面目,人说她千不该万不该太小一0眼儿终于早逝,倘是对别人倒也可得过且过,人云亦云;但对她却一直放心不下。?…醉一心《红楼梦》月余,有幸识得黛玉真容,却更恶随口乱nq‘‘林妹妹’’之人。“林妹妹。’’的帽子不是想给谁戴就能给谁戴战点“林妹妹”的味道的,也不是任谁能戴得起的。如今的林妹妹把真正的“林妹妹”已染得一塌糊涂了,我心独悲。原本善良.的人类何必非要将本已憔悴的“林妹妹誓已逝的魂灵再添时尚的庸俗黔 , 一不知黛玉怎么小心眼儿了?我找不出理由k说黛玉清高自许,我不见她和哪个丫鬟不和,不就是面对同样的一个“有情人”宝玉才有太多不顺吗?又想,如果她在宝玉面前也与待常人无异,那她也不是曹雪芹笔下的林黛玉了。正因为她“多情反恨似无情”,唯她爱得深,方才“小心”得真切,她的“无情”正是她“有情,”的变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16年30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爱《红楼梦》,为何不爱林黛玉?

中学生必读文学名著导读读者诸君一定知道有门学问计而近乎冷酷的言行——比如王林黛玉的才情秉赋、举止风度叫做“红学”,还分不同的门派,各夫人的丫鬟金钏儿自杀,王夫人心是大多数人所没有的。读者从自自的学说观点绵延至今。一位作里愧悔,宝钗从旁劝解的那些己的水准、利益、处境出发进行选家的一部作品的研究成为一门学话——读者若站在金钏亲友或者择,与其说是不喜欢她,不如说是问,这在世界文学史上大概算得绝处境相类的人的角度,会觉得宝钗不能认同她。读者如果要用林黛无仅有的事情,也证明了《红楼的话简直昧良心。再如,当众姐妹玉的眼界、尺度来衡量自己,只能梦》的伟大。的确,关于《红楼梦》一起围着贾母谈天时,宝钗是那么见出自己的愚拙、势利、粗俗。的研究汗牛充栋、浩如烟海;另一地乖觉奉承,从贾母对她的夸赞就读者如果认真不带功利地阅方面,对它的理解和阐释的可能知道她成功了。甚至有一回,“宝读《红楼梦》,会为林黛玉所折服。性,依然未有穷尽。这篇小文只能玉勾着贾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教学与研究》2009年03期
语文教学与研究

《红楼梦》在西方的译本笑话百出

不久前,一本由知名学者裴钰创作的《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在国内出版,书中揭示了西方《红楼梦》译本的不当之处,引来网友对这些译本的强烈抨击,甚至有人发出“保卫名著”的呼吁。在《莎士比亚眼里的林黛玉》中,裴钰列举了众多《红楼梦》西方译本中的不当之处。裴钰认为,在对《红楼梦》人名的翻译中,最糟糕的莫过于林黛玉了:“在早期英文版本中,黛玉被翻译成BlackJade,也就是‘黑色的玉’。可是,问题出在英文本身。Jade的引申义有两个,一个是loosewoman,有‘放荡的女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生态文化》2010年02期
生态文化

细品《红楼梦》中的《葬花吟》

《葬花吟》是《红楼梦》中塑造林黛玉形象的杰出篇章,是小说诗词中的杰出之作。同时也是描绘大观园中林木景物的神来之笔。《葬花吟》的全篇414个字,堪称句句精典。书中写道,宝玉不见黛玉,“因低头看见许多凤仙石榴等各色落花,锦重重的落了一地,”于是宝玉才到黛玉葬桃花的去处来,听到“呜咽之声”,“哭得好不伤感”,至此,《葬花吟》正式登场:“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释处,手把花锄出绣闺,忍踏落花来复去。柳丝榆荚自芳菲,不管桃飘与李飞。桃李明年能再发,明年闺中知有谁?三月香巢已垒成,梁间燕子太无情!明年花发虽可啄,却不道人去梁空巢也倾。一年三百六十日,风刀霜剑严相逼,明媚鲜妍能几时,一朝飘泊难寻觅。花开易见落难寻,阶前闷杀葬花人,独倚花锄泪暗洒,洒上空枝见血痕。杜鹃无语正黄昏,荷锄归去掩重门。青灯照壁人初睡,冷雨敲窗被未温。怪奴底事倍伤神,半为怜春半恼春:怜春忽至恼忽去,至又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史天地》2017年03期
文史天地

也说《红楼梦》中的几个人物

一部《红楼梦》总是常读常新。特别是年龄大了,兴趣从宝黛爱情圈中走出,更多触及人性人心社会层面。此次重读《红楼梦》,就有一些杂感,随手记下,在此奉上几篇,不知可否登大雅之堂。林黛玉不是供人喜欢的当代青年,读《红楼梦》,多数对林黛玉“不感冒”。这里边有很强的现实观念因素,就不详细分析了。我只是说一点,即曹雪芹塑造林黛玉这个人物,不是塑造一个完美的模特,拿来让我们喜欢的。他是立下了一个标杆,寄托了他的一种理想。曾有红学评论者言:“贾宝玉是中国人精神解放和自由人格的先驱。”不管是否达到这个高度,但相对于他所处的那个时代,对主流意识是叛逆的却是可以肯定的。宝玉和黛玉同声相应同气相求,对黛玉不是也可作如是观吗?宝黛爱情,不也是可以从精神解放和自由人格方面去理解吗?且不说精神解放和自由人格不容于曹公那个时代,即使在今天,也多有爱情不是以此为基础的。所以那个时代贾府上下,多不喜欢林黛玉;现在也是如此。过去之不喜欢,是出于封建礼教;现在之不喜欢,...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3年01期
青年文学家

《葬花吟》赏析

《红楼梦》是我国古典文学中伟大的现实主义作品。其中第二十七回“黛玉葬花”一节写的看似平常小事,其实意味深长。该文重点在后面的林黛玉一边哭一边吟的那首《葬花吟》诗。该诗是研究《红楼梦》主要人物和主题及了解林黛玉典型性格的重要材料。《葬花吟》全诗感情深沉,想象丰富,是林黛玉感叹身世遭遇和全部哀音的代表。它与贾宝玉的《芙蓉女儿誺》一样,是作者着力塑造林黛玉、贾宝玉这一对贵族叛逆青年的典型材料。风格上仿效初唐的歌行体,叙事简洁,抒情淋漓尽致,议论集中精炼。全诗以花自喻,以葬花的过程和情感为线索贯穿始终,把感情一层一层逐层推高,最后达到顶峰,揭示全诗的主旨,深刻展示了林黛玉复杂的内心世界和绝世的艺术才华。全诗有七个小节,每小节都有一个中心,既相对独立,又互相关联。第一节: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系飘春榭,落絮轻沾扑绣帘。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闺中女儿惜春暮,愁绪满怀无处诉。手把花锄出绣帘,忍踏落花来复去。开头写林黛...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