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法的习惯情结

从习惯到法的过程其实就是人类文明诞生的过程,是人类社会进步的过程,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走上正轨的过程。而从法到习惯的过程其实就是法律普及的过程,是法律深入人心的过程,是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法治化达成的过程。以上的两个进程注定是艰辛的然而却是美好的。考察习惯到法的演进,我们要首先澄清一个理论上的纷争:即习惯法是习惯到法所必须经过的一个环节吗?有人认为:“人类法律发展的一般路径总是遵循着由习惯到习惯法,由习惯法而成文法,由成文法而法典化。[”1]至于习惯到法是否如此亦步亦趋地走来,我们仅从传统的法学理论所下的习惯法的定义来看,即可略知一二:“习惯法是指经国家认可并赋予国家强制力的完全意义上的法,[”2]或“习惯法是指国家认可并由国家强制力保证实施的习惯。[”3]从上述两种关于习惯法的定义可知,所谓习惯法不过就是经国家认可的习惯,既然经国家认可并赋予国家强制力实质上已经具备了国家法的性质。这样看来,习惯法只是有些学者为了便于表达(事实上是添...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贵州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6年03期
贵州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黔东南雷山地区国家法与苗族习惯法关系研究

本文中讲的苗族习惯法是指存在于苗族社会中,通过多种途径产生但非国家制定或认可的,有外部公共强制力保证实施,与国家法多元并存的社会规范体系。这些社会规范与这里的原始宗教信仰等传统的特殊文化背景、地理环境、气候及日常生活方式相适应,是历史上苗族习惯法流传与演变的结果。贵州民族学院学报2006·3 5 6贵州民族学院学报2006·3本文作者为了搞好田野调查,在贵州省委组织部的安排下,于2003年3月至2004年2月在雷山县政府担任副县长,分管民族、宗教、公安、司法和政府法制等工作。这期间,充分利用各种方便条件,从国家和民间两种角度认识了解当地的苗族习惯法,选定了多个典型的苗族村寨进行重点深入的田野调查。本文的内容都以田野调查的民族志资料为基础。一、苗族习惯法与国家法的冲突与互补关于国家法与习惯法的冲突与互补关系,日本法社会学家千叶正士曾经讲到:非官方法“对官方法的有效性有某种明显的影响,换句话说,它们具有这样一些功能:明显地补充、反对...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绥化学院学报》2006年05期
绥化学院学报

浅析壮族习惯法

一、壮族习惯法的内容壮族习惯法在内容上与国家法的内容有所不同,其侧重于聚居区内部的稳定,一般不涉及国家事务,概括起来讲,壮族习惯法主要由以下几方面的内容构成:(一)刑法习惯法。刑事方面的法律问题,壮族地区的习惯法是生命刑、财产刑、身体刑并重。按照壮族习惯法,对故意杀人的处理,一般是以命抵命,如果抓不到凶手,则由其家人赔人命价和赡养死者的父母及其未成年的子女。在凶案刚发生之时,死者的亲朋纠集几十个人到凶手家杀猪、牛等坐食,至赔完罚款或议和成立后才离开。由此可见,壮族刑事方面的习惯法比较注重财产刑的运用,在具体的处罚方面几乎没有自由刑,基本上对应了刑事法理论中的罪刑相适应原则,即重罪重判、轻罪轻判。(二)婚姻家庭习惯法。壮族习惯法允许同姓通婚,婚姻实行一夫一妻制,离婚较为容易,《岭表纪蛮》对壮族婚俗的描述是:“凡未开化之蛮人,既无贞操观念。夫死再醮,当然不成为何种问题,鳏夫与寡妇奸,尤为风俗所不禁。夫在而离婚者,惟侬壮颇多”。在婚姻...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2018年06期
甘肃政法学院学报

转型社会的习惯法变迁——学术理路的考察及反思

任何学术研究抑或科学创造,必将是在前人基础上的一种智识努力。因此,在法学研究中树立一种基本的历史意识或历史观显得尤为重要,此处的历史意识或历史观不仅包括对制度文明演化的历史关切,亦包括对学人孜孜探索的一种学术史梳理。从制度史到学术史的话语转换,不仅可以使我们掌握学术研究整体的历史脉络、话语体系及知识谱系,亦有可能在此过程中重塑学人的自我认知和主体意识,进而形成一国学术研究的学脉传承乃至流派形成。否则,所谓的学术研究就是一种无“根”的自娱自乐,盲人摸象似的沾沾自喜在所难免,低水平重复的所谓理论创新比比皆是,更不要说发现学术空白,进而通过研究推进知识增量和理论升格。改革开放四十年的中国社会,无论是社会形态的演变、政治架构的转型,抑或经济秩序和文化样式的变革,无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此种变化在推进社会整体变迁的同时,亦型构了个体间的交往伦理、行为模式和社会心理。而作为社会秩序把控的规则表达,其制度事实的生成发展又取决于社会交往事实和...  (本文共14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研究》2018年01期
广西民族研究

变迁中的习惯法:原因、动力及走势——基于南方少数民族聚居区的田野调查

一、问题与进路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习惯法逐渐成为中国法学界乃至人文社科领域的热点问题之一,国内学术界已经展开较为广泛深入的研究。从研究内容来看,研究者们围绕习惯法起源、性质、功能、运行机制等问题进行了深入讨论;从研究方法来看,研究者们多采用实证研究方法,注意通过实证调查发现习惯法的“在地性”问题;从研究走向来看,近些年已经对习惯法在立法、司法实践中的运用问题展开研究。值得注意的是,已有研究模式大多采用并延续“国家—社会”二元框架进行分析,将习惯法置入“国家法—民间法”二元框架下进行考察,尤其是将其视为一种重要的“地方性知识”或“本土资源”[1]10-22,探究并展现其与国家法之间的内在张力。“国家—社会”理论框架主导下的习惯法研究是“共时性”的,没有充分展现出习惯法的“历时性”变迁过程,这也是当前习惯法研究需要进一步注意之处。探讨习惯法的“历时性”变迁问题,不仅能够揭示习惯法变迁的原因,而且能够探明习惯法变迁的动力机制,由此...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外企业家》2016年34期
中外企业家

黎族习惯法的生态环境保护功能

习惯法在少数民族地区有着重要影响。特别是在生态保护、婚姻、财产、继承等领域,习惯法起到了维系社会秩序的作用。在少数民族地区,习惯法根植于当地人民的内心深处,并代代相传,形成了自身的特性。黎族习惯法是民族成员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和社会交往中共同确认和信守的行为规范,其目的是要维护有利于黎族整体的社会关系和社会秩序。因此,黎族习惯法从总体上认识具有民主性质,是一种带有浓厚自治色彩的社会规范。黎族习惯法是古老的社会规范,具有原始民主的痕迹。习惯法的议定方面,作为一个民族某一部分成员共同确认的行为准则,黎族习惯法具有内生性,从满足民族成员需要出发,其议定、修改、废除均须由全体成员参与和一致通过,即遵循全体一致的原则。有的地区虽然主要由“奥雅”商议条款,提出初步意见,但仍然必须由全体成员一致通过才能形成习惯法。如黎族民间制定封山育林的“乡规民约”,根据山林种类、山林分布和当地群众的生活习惯,重新作出规划,分期实行全封、半封和轮封制度。对新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