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伤寒杂病论》之滑脉探析

脉诊又称切脉,是医生用手指对患者身体某些特定部位的动脉进行切按,体验脉动应指的形象,以了解健康或病情,辨别病症的一种诊察方法[1],是传统医学必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伤寒论》中的前两篇辨脉法与平脉法及后续条文详细论述了脉法在临床中的应用,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王历[2]认为《伤寒论》中脉法运用特点是脉象主病、述常达变,同脉异证、同证异脉,脉证相反、辨脉为先,既重视脉法也强调脉证合参。现以其中的滑脉为例,浅述如下。1滑脉的属性《伤寒论·辨脉法第一》开头便概括了脉象的阴阳属性,“凡脉大、浮、数、动、滑,此名阳也。脉沉、涩、弱、弦、微,此名阴也。”滑脉属于阳脉,医生通过辨别脉的阴阳属性来辨别疾病的阴阳属性。当然阴阳是相对而言的,滑脉在《濒湖脉学》中属于阳中阴。比较的对象不同,脉的阴阳属性也就不同。2历代医家给滑脉的“形象”王叔和《脉经》:“滑脉,往来前却流利,展转替替然,与数相似。”滑寿《诊家枢要》:“滑,不涩也,往来流利,如盘走珠,不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西部中医药》2014年01期
西部中医药

《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温病篇”发病浅析

《桂林古本伤寒杂病论》(简称“《桂林古本》)是近代国内发现的3种有别于宋本《伤寒论》的传本之一,又称“白云阁藏本”。据左盛德介绍《桂林古本》是张仲景相传《伤寒杂病论》第十二稿[1]1192。其内容中“六气主客”“温病脉证并治”以及伤暑、热病、湿病、燥伤、伤风、寒病各篇大部分是宋本《伤寒论》和《金匮要略》所未论及的。近现代部分医家对该书评价褒贬不一,有人认为是伤寒学派将温病学说纳入伤寒论中,以求完善“《伤寒论》已经具备了温病证治的完整内容,温病不应另立门户,自成体系”一说[2],指该书实为伪作。也有人认为“读《桂林古本》,观后则历代纷争定论,诸本疑文冰解,宋本较之,则黯然失辉[3]。”笔者通过对《桂林古本》中“温病脉证并治”篇[1]1371(简称“温病篇”)的学习,认为《桂林古本》“温病篇”中所论述病种皆以伏气立论,故就“冬伤于寒,春必病温”的认识对其中发病内容进行探析。1“冬伤于寒,春必病温”浅析《素问·阴阳应象大论篇》曰:“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中医药》2014年02期
黑龙江中医药

浅述《伤寒杂病论》的辨证法

《伤寒杂病论》一书,为东汉末年著名医学家张仲景,在总结前人医学理论的基础上结合自己的临床实践编著的一部医学著作,然而其成书之后,由于战乱频发,流散于民间,再加上当时文字多以竹简为载体,传抄十分困难,以至于原书散落不全,全貌难以得见,种种原因导致《伤寒杂病论》完整的理论体系支离破碎。但是这并不能阻止人们对仲景学术研究的热情,自叔和起,历史上对《伤寒论》的注释与研究的学者比比皆是,许多人穷毕生之精力试图从中找到仲景六经学术的精髓。但由于各种主客观局限,加之所处的时代的不同,其间虽有不少对此有独到的见解,但是,直至今日,其辨证法仍然未能统一,其辩证法的不统一主要源于人们对“六经”存在多种解释,例如经络说、臓腑说、气化说、阴阳说、部位说、阶段说、症候群说[1]等,甚至出现随意说理,谈玄说怪,令学者迷茫而无法掌握,临床胸无定见,无从下手,使得仲景这门伟大的中医临床学术变的愈加神秘而不可捉摸。诚如恽铁樵在《伤寒论研究》中所指出:“伤寒论第一...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部中医药》2014年08期
西部中医药

论张仲景著《伤寒杂病论》的必然性与偶然性

张仲景是我国历史上著名的医学家,尽管史书没有记载他的事绩,又远不如与他同时代的另一医学家华佗那样闻名遐迩,然而从他对祖国医学理论发展的巨大贡献来看,实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所著的《伤寒杂病论》以偶然性的形式展现在世人面前,但世界上无论多么巧合的事情都有它产生的内在根据和具体条件,因而都存在某种必然性[1]。1张仲景著《伤寒杂病论》的历史背景1.1政治背景东汉王朝为防止西汉覆灭的历史重演,采取了各种措施,加强皇帝专权及中央对地方的控制,消弱贵族和各级官僚的权利,但东汉末年其政权主要控制在外戚和宦官两大集团中,埋藏了严重的政治以及社会危机。两大集团各谋私利,相互斗争。一部分比较正直的官吏和太学生结合起来,与官宦集团展开了激烈的斗争[2]。东汉统治阶级日益腐败,内部矛盾重重,政治混乱,战争连年。故间接成为张仲景著《伤寒杂病论》奠定了政治背景。1.2经济背景在经济上,豪强地主残酷剥削,导致贫富悬殊。战争和繁重的赋税,加重了人民的苦难。“饥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医学教育技术》2014年01期
中国医学教育技术

基于数据挖掘的《伤寒杂病论》方剂配伍规律研究

《伤寒杂病论》由东汉张仲景于公元205年左右所著。此著作把中医理论与临床实践紧密地结合起来,创立了六经辨证和脏腑经络辨证的理论体系,被后世尊奉为“经方”,后世又将其拆分为《伤寒论》[1]与《金匮要略》[2]两书。数据挖掘是适应大量信息储存之后进一步分析其内在规律的要求而发展起来的信息技术,是从数据中发现有用模式的过程。关联规则是数据挖掘的模式之一,其研究方法是从大量数据中发现其中的关联,是研究任务与多项之间关系的首选[3]。运用关联规则分析的方法对《伤寒杂病论》进行数据挖掘研究,是一个有着非常美好前景但又充满挑战的方向,有助于后学者加深对仲景学术思想的理解,带动中医药整体学术水平提高,对中医药学事业的传承和发展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1现状及意义目前,对《伤寒杂病论》的方剂配伍研究多集中于国内,国外鲜见研究报道。信息技术应用于方剂配伍研究虽然刚刚处于起步阶段,但随着慢慢积累的中医药数据,利用信息技术应用中的数据挖掘来总结中医药用药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光明中医》2014年10期
光明中医

《伤寒杂病论》四逆散考析

《伤寒杂病论》为方书之祖,自唐宋以来研究空前,争论不断。其中四逆散是临床常用方剂之一,被写入方剂学教材。但对其在伤寒论中的表述,更是存在很大争议[1,2],有必要进行详细考析。1宋本原文及考析宋本《伤寒论》318条的关于四逆散条文:“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四逆散由炙甘草、枳实、柴胡、芍药组成,各10分,白饮和,服方寸匕。很多后世医家顺从条文而解。《注解伤寒论》注释为“至少阴,则邪热渐深,故四肢逆而不温也”,“四逆散传阴之热也”[3],显然认为是热厥,治疗以疏散阴分热为法。而少阴病的四逆,显然是少阴病寒化证,解为热厥,理义不通。《医宗金鉴·订正伤寒论注》云“然亦有阳为阴郁,不得宣达而令四肢逆冷者”,“惟宜疏畅其阳,故用四逆散主之”。其后的方解又云“此则少阳厥阴”,“三物得柴胡,能外走少阳之阳,内走厥阴之阴,则肝胆疏泄之性遂,而厥可通也”[4]。文中从少阳厥阴角度,谈治疗少阴...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