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周易》与中国象科学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不仅文化是多元的,科学也是而且应当是多元的。对人类曾经并将继续产生重大影响的科学,至少有两个源,两个流,而不是一个源,一个流,即发源于古希腊的西方科学和发源于黄河长江的中国科学。尽管中国式的科学技术体系与西方相比尚有时代和规模的巨大差距,但从文化基因上看,它有存在的理由和向前发展的巨大潜能,而且代表着当今科学拓展的方向。 .一、两个层面,两种科学 世界具有无限多的层面。其中哪些层面显现,以什么形态显现又与认识主体的选择和采取的方法相关联,相对应。从大的视角说,世界有空间和时间两大方面。空间方面显示为“体”,时间方面显示为“象”。“体”指形体、形质;“象”指事物运变的动态表现。这两个层面可为人类分别把握。正像时间与空间的关系那样,二者相融不可分割,却又各成体系,各有自己的规律。对象规律的揭示和研究,可称之为象科学,对体层面的认识则称体科学。 《周易》与先秦诸子开创了中国的象科学,恰与西方成对称之势。西方的传统科学...  (本文共11页) 阅读全文>>

《生物进化》2016年04期
生物进化

行为

晚更新世亚洲象的摄食模式作为现生世界上最大的陆生哺乳动物———真象科,食物的获取对其生存和演化无疑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般认为,真象科动物的高冠齿形态及其发达的咀嚼能力,是为了更好地适应C4植物在全球范围的扩张。通过化石牙釉质的C同位素分析发现,在演化的早期阶段,亚洲象属(Elephas)摄取的食物的确包含了大量的C4类植物。然而在亚洲象(Elephas maximus)兴盛的晚更新世,亚洲象的摄食模式是否依然如此,目前尚缺乏此方面的研究报道。为此,研究者对晚更新世早期(距今十万年左右)广西崇左左州岜仙洞遗址中出土的32枚大哺乳动物牙齿化石作为研究对象,通过牙釉质的C、O稳定同位素分析,揭示亚洲象的摄食模式,并通过与之前发表的同位素数据比较,尝试探讨亚洲象属摄食模式的演化轨迹。崇左岜仙洞动物群的C同位素值均显示出典型的C3类特征,表明它们主要栖息于C3类植物为主的环境中。11例亚洲象的同位素数据,分布较为广泛,表明它们为典型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京中医药大学
北京中医药大学

有关运气学说象科学基础的研究

运气学说是中医理论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研究运气学说对理解中医理论体系的形成、发展、完善具有重要意义。本文从集中论述运气学说的《黄帝内经素问》“七篇大论”入手,研究其中关于象科学的内容,探讨运气学说的象科学基础。运气学说的研究成果包括书籍和文献两个部分,对从《黄帝内经》问世至今的九十六本相关书籍、2001年至2010年发表的论文进行整理,发现运气学说的研究可分为典籍训解、理论阐发、临床实践、推演术数、现代研究、相关学科、基础知识等七个方向。在这七个方向对运气学说的阐释中,均有大量篇幅都是对物象的描述。象科学是中国传统的科学思想,注重从自然整体层面研究事物的规律,以观物取象为认知方式,意象思维为思维方式,意象逻辑为逻辑体系,对运气学说有重要影响,但现有的运气学说研究对象科学的论述并不系统,故本文从认知方式、思维方式、逻辑体系三个层面对运气学说的象科学基础展开研究,以期厘清象科学在运气学说中的作用。“七篇大论”中对物象的描绘,有以阴阳...  (本文共19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世界文学》1984年03期
世界文学

文学的作用

我个人认为,在当代社会中,文学的作用象科学一样重要。文学—当然是指优秀的和有价值的文学—是人的特殊性的最高度的表现,它激发情感,并以个别范例的力量陶冶高尚和崇高的情操,使之成为普遍的自觉行动。 不言而喻,当代社会是千差万别的,往往矛盾重重,支离破碎,从社会发展的观点来说是不平衡的,因此从文化和对文化的接受能力的观点来说也是不平衡的。文学—再强调一遍,我指的是真正的文学,不包括那些低劣的作品—反映个人与社会的关系,不能被认为是一个统一的系统。只有抽象科学才能被看作统一的系统,它们具有发现规律的倾向,并正在发现规律。文学‘现象应该是千差万别的,文学的倾向不是发现规律,而是选择情感的意境,并赋予规律以情感的意境,亦即通过感情来体现规律。这并不等于说文学不能发现规律。它也能发现新的规律,人们不止一次地看到,作家常常是某些科学发现的先驱。但是,文学的主要意义是通过感情(一种意识活动)传导自然规律,特别是人的本质的规律。文学的教育力量也在于...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2005年06期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学报

中国象科学初探

中国传统科学可称之为“象科学”。象科学是关于世界现象层面即自然整体层面规律的认识活动和知识体系。象科学有其存在的哲学依据。一、科学与科学方法是两个概念现时代,可以说没有比“科学”这个词更令人向往、令人敬畏的了。科学从根本上改变了整个人类的生存条件,成为我们生活的轴心。既然科学如此为人们宠信,那么科学的大门就应该把得严一点。一些深具现代科学和西方科学史学养的哲学家,按照西方科学走过的道路,按照现代科学的模式,为“科学”下了很严格的定义,为怎样才算“科学”提出了许多条件。他们坚持,惟有满足他们规定的条件,如必须采用实验室的实验方法、逻辑方法和数学方法等,进行研究,才够得上是“科学”。而且逐渐形成了一种观念,好像条件越是繁复、苛刻,越是符合现代科学的规范,也就越是合于科学。其实,持上述观点的人是陷入了一个误区,就是将科学与研究科学的具体方法混淆起来,将科学与迄今所形成的某种强势的具体科学形态混淆起来。无形之中,他们在强力灌输一种观念,...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2004年03期
中国中医基础医学杂志

中医学——象科学的代表

在我们这个世界上 ,不仅文化是多元的 ,科学也是而且应当是多元的。对人类曾经并将继续产生重大影响的科学 ,至少有两个源、两个流 ,而不是一个源、一个流 ,即发源于古希腊的西方科学和发源于黄河长江的中国科学。尽管中国式的科学技术体系与西方相比尚有时代和规模的巨大差距 ,但从文化基因上看 ,它有存在的理由和向前发展的巨大潜能 ,而且代表着当今科学拓展的方向。1 两个层面 ,两种科学一代心理学大师卡尔·古斯塔夫·荣格 (C .G .Jung ,1875~ 196 1)对《易经》和东方文明有着极深邃独到的研究和体悟。他曾写道 :“几年以前 ,当时的不列颠人类学会的会长问我 ,为什么像中国这样一个如此聪慧的民族却没有能发展出科学。我说 ,这肯定是一个错觉。因为中国的确有一种‘科学’ ,其‘标准著作’就是《易经》 ,只不过这种科学的原理就如许许多多的中国其他东西一样 ,与我们的科学原理完全不同。[1] ”荣格的这一英明论断是对“科学一元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