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昌西汉海昏侯墓出土竹简《周易》

2015年度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之一,江西南昌西汉海昏侯刘贺墓,出土上万枚竹简和近百版木牍。据介绍,其中含有《周易》的内容。海昏侯墓被认为是迄今发现的保存最完好、结构最完整、功能布局最清晰、祭祀体系最完备的西汉列侯墓园。海昏侯墓出土文物种类极为丰富,其中尤以逾万枚简牍为大宗,是我国简牍发现史上的又一次重大发现,也是江西考古史上首次发现汉代简牍。海昏侯墓考古发掘专家组组长信立祥称:“在任何地方出土数量如此多的简牍,都是简牍史上的重大发现。此前发现的汉代简牍出土的环境差异较大,在墓葬中出土的简牍往往内容更完整,在高等级墓里发现简牍则更有价值。”(新华网2015年11月10日)更为重要的是,这些竹简、木牍中包括很多历史典籍和经书(含《易经》),具有极大的文献价值。据江西省文物考古研究所所长徐长青介绍,目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江汉考古》1982年01期
江汉考古

古代饱水竹简出土时的处理与保护

竹简,是一种珍贵的出土文物,它是我们祖先遗留下来的最重要的文字资料之一,我省又是发现竹简较多的地区之一。如战国早期的“曾侯乙”墓出土的200多枚、最长达70多厘米的“遣策”,战国中期的“天星观一号墓”出土的“卜笠记录”;云梦睡虎地出土的“秦简,,;江陵凤凰山出土睑多批汉简等,都是很珍贵的历史文献。由于地质条件的影响,这些竹简几千年来基本上都处于积水或污泥之中,所以质地脆弱,饱含水份,故称为“饱水竹简”。 如何保护好这些古代文书?首先要做好发掘现场的处理和保护。本文试从个人的点滴实践出发探讨这一问题。 由于竹简在地下埋藏了几千年,受各种环境因素的影响,不仅质地脆弱,而且颜色也基本上变成了褐色或黄褐色,如何完整无损地从墓坑中取出它们,是首先要遇到的问题。一般说来需注意下面两点。 1、根据竹简外形细长、扁平、均匀的特征,对于一切外观类似的竹片都要充分地予以注意。竹简颜色深暗、字迹难以辩认时,就全部取出,在室内鉴别。 2、对于成束、成堆...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物》2017年09期
文物

安徽大学藏战国竹简概述

2015年初,安徽大学出土文献与中国古代文明研究协同创新中心入藏一批竹简。经过专家的鉴定和竹简样品的年代检测,我们确认其年代为战国。经初步整理,这批竹简共有编号1167个,保存状况总体良好,完简较多。竹简形制多样,长短不一,最短的约21.3、最长的约48.5、简宽0.4~0.8厘米。长简编绳三道,短简则为两道。残留物显示,编绳属于丝麻类材料,有的染成红色。简背含有丰富信息,不少留有划痕或墨痕,有的还有编号或一些其他文字。竹简由不同人抄写,书体风格多样,字迹清晰,内容十分重要(图一)。一主要内容经过初步整理和辨识,我们发现这批竹简全部是书籍类文献,涉及经、史、哲、文和语言文字学等不同学科,具体包括《诗经》、楚国历史、孔子语录等诸子类著作、楚辞以及其他方面的作品,多不见于传世文献。(一)《诗经》这组简完简长48.5、宽0.6厘米,三道编绳,字数少的每支简不到30字,字数多的接近40字。简背有划痕,简首尾留白。简正面下部有编号,自第1...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文物》2017年09期
《周易研究》2015年03期
周易研究

是筮法还是释法——由清华简《筮法》重新考虑《左传》筮例

*本文为《清华大学藏战国竹简》与儒家经典专题国际学术研讨会论文。三十多年前,我对《左传》筮例的“某卦之某卦”用法提出一个新的解释,与传统说法以“之”当作动词,理解为“往”,“某卦之某卦”指筮法得出来的变卦不同,我提出了“之”是一般所属虚词,意思相当于白话文的“的”,“某卦之某卦”只是指定第一个卦的某一爻。这一新说法原来在拙作博士论文《周易的编纂》里论证1,后来又在《周易研究》上发表为《〈周易〉筮法原无‘之卦’考》2。在2010年,我又在《周易研究》上发表了文章,即《〈周易〉“元亨利贞”新解──兼论周代习贞习惯与〈周易〉卦爻辞的形成》3,所探讨的基本问题虽然不同,可是至少也从另一个侧面重新讨论了《周易》筮法与“之卦”问题。第一篇文章在中国国内没有引起多少学术注意,可是第二篇文章似乎打扰了卧龙,在2013年山东大学易学与中国古代哲学研究中心博士研究生高原女士在一篇题作《论〈左传〉筮例中的“之卦”问题——与夏含夷先生商榷》里提出了激烈...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包装工程》2014年22期
包装工程

龙之媒读书网-竹简龙篇

~~龙之媒读书网-竹简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校园文学》2015年21期
中国校园文学

竹简的轻与重

宣纸,轻似蝉翼。轻薄是它的外表,素净是它的心。我看着它,总会想起这纸张曾经的模样——竹简。在造纸术被发明以前,在纸张普遍被使用以前,竹简是第一个可以真正被用作图书的物品。竹简是有重量的图书。它的重,不仅仅因为它曾让汗牛充栋,更因为它第一次将文字记录成册,它承载了历史与文化的厚重。竹简诞生在甲骨与纸张之间,是大智慧爆发前羞涩的发轫。它没有兽骨、龟壳占卜时的神秘,也没有字帖书画的信笔恣肆。它有的只是一刀一刀深沉地刻划。篆书隶书虽没有颜真卿、王羲之行草的飘逸徜徉,但它们是对历史庄严的书写。入木三分,是对历史的担负;一丝不苟,是对历史的尊重。笔落在竹简上,成册成书。一册《史记》上至传说中的黄帝,下至汉武帝初年,承载的是三百多年鲜活的历史。司马迁用生命在竹简上刻下了悠悠岁月,刻下了历史的责任感。竹简是载体,承载了生命之重、历史之重。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开幕式上,舞蹈演员身着汉服手捧竹简的形象正是展现了中国古时的生活学习状态与传承至今的历...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