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药炮制学在中药传承班的教学体会

随着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高等中医药教育越来越认识到传承的重要性,河南中医学院相继在中医专业设立仲景学术传承实验班,在中药专业设立中药传承班。设立中药传承班,旨在通过系统训练,强化学生的中医药理论功底,掌握中药传统炮制工艺精髓和现代中药生产方法,提升其对中药材鉴定、加工的实际操作能力,通过“精英式培养”模式使之成为中药传统炮制技艺和现代中药开拓的接班人。因此,中药炮制学作为中药传承班必修的一门专业课,肩负着中药炮制的传承和创新使命。笔者通过近几年的教学探索,总结了河南中医学院对于中药传承班开设中药炮制学的教学体会和经验,并对课程的设置、老师的配备、理论教学和实验教学、社会见习等进行探讨。1中药传承班开设中药炮制学的必要性中药炮制十分重视传承,首先强调其是在中医理论的指导下,按中医用药要求将中药材加工成中药饮片的传统方法和技术。我们不仅积累了丰富的炮制方法、技术、工具,而且用文字的形式把其上升到理论,并用理论指导中药炮制,因此,中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7年27期
名作欣赏

花间词人魏承班家世及创作考论

魏承班,《花间集》署其官位为“太尉”,前蜀重臣魏宏夫之子。魏宏夫骁勇善战,有军事才干,“以家籍隶忠武军。建讨王仙芝,尚君长,皆在帐下”譹),颇得王建赏识,被收为假子,赐名王宗弼。作为王建的假子,王宗弼家族在前蜀拥有较高的政治军事地位。《十国春秋》记高祖王建病笃之时,“以宗弼沉静多谋,召为马步都指挥使,同诸臣受遗诏”譺)。然王宗弼虽善军事,却趋利而动,非忠义之士,《十国春秋》记“杨守厚之攻梓州也,高祖遣华洪等救顾彦晖,谋因犒师执之,宗弼乃以密语泄之彦晖,高祖殊不为意,待之如初”,后宗弼“从高祖攻东川,为东川兵所擒,彦晖念旧恩,畜为子。及彦晖败,复自归于高祖”。然王建似乎并不介意宗弼在政治上反复的行为,使之“积功至兼中书令,充北面行营招讨使”。此不仅由于乱世用人之季,王宗弼的军事才能已掩盖了其人格上少忠义的不足,更是因为前蜀极其复杂的政治局势使王建不得不做出这样的抉择。一王建“少无赖,以屠牛、盗驴、贩私盐为事”譻),其假子多是他的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01期
南京中医药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中医传承班考核评价模式研究

高等中医药教育是中医药事业的重要组成部分,自上世纪中叶发展至今,为我国培养了大批中医人才。但是随着社会发展和科技进步,人才培养却成为制约中医药发展的瓶颈,体现在高校学生的中医思维能力不足、中医文化素质偏低、实践动手能力欠佳等方面。近年来,国内多所高等中医院校相继展开了人才培养模式的探索与改革,如北京中医药大学以九年制直博为特色的岐黄国医实验班和七年制“卓越医学人才培养计划”、安徽中医学院的新安医学教改试验班、河南中医学院的仲景学术传承实验班等。为了进一步弘扬中医药特色,推进教学改革,优化教育结构,提高教育教学质量,适应中医药国际化的需要,培养出一批继承和发扬中医药学术精髓的接班人,我校率先提出“院校+师承”的中医学人才培养模式,开展了中医传承班教学改革与创新工作。1考核评价模式实行的必要性中医传承班的成立将传统的师承教育有机地融入现代高等中医教育体系之中,课堂教学与跟师学习相结合,扬长避短,优势互补,成为培养高质量中医药人才的有...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教育教学论坛》2014年46期
教育教学论坛

面向“中医传承班”的《中国医学史》教学方法初探

近三十余年来,在当代中医教育质量面临诸多质疑的背景下,许多中医有志之士针对中医教育过程中存在的问题进行了较为全面的研究,并积极探寻更加适合中医学的教学方式,然而我们发现,积极探索的结果使得中医教育模式重新回到传统的传承模式[1]。较早时期的例子有上世纪80年代山东中医学院设立的“中医高等教育少年班”,以及近十年来山东中医药大学创办的“传统型中医”本硕连读班,北京中医药大学的“中医教改实验班”、“岐黄国医实验班”,天津中医药大学的“中医临床传承班”,河南中医学院的“仲景学术传承实验班”、“平乐正骨传承班”,成都中医药大学的“李斯炽班”,等等。上述各中医特色班虽名称各异,但其开办目的均为培养能掌握中医理论精髓、基础扎实、医德优良、医术精湛的传统型中医人才,为中医的后续传承及发展留下一线命脉,故笔者将其统称为“中医传承班”。中医传承班相对于普通中医学本科生班具有学生学习成绩优异,专业思想牢固,师资力量强大,以中医经典课程作为理论教学的...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大家》2010年20期
大家

挖掘民族民间文化德育教育资源为德育教育服务——以凯里学院民族民间文化传承班德育为研究

贵州省黔东南地区各民族在长期的社会历史发展进程中,共同创造了灿烂的民族文化,形成了黔东南民族地区迥异的历史渊源、生活习俗、观念形态、宗教信仰等民族民间文化,具有独特性、不可复制性、不可替代性。黔东南原生态民族民间文化,由于受某些历史原因和飞快发展的现代文化的冲击,正在面临逐步消失的危机。为加强黔东南民族民间文化的保护和抢救工作,加快民族民间艺术传人的培养,州政府在2007年“关于实施民族民间文化人才培养工程的意见”中提出凯里学院办“民族民间文化传承班”(以下简称传承班),招收州内少数民族应往届初中毕业生,学制为五年。明确规定了“培养全州中级和高级民族民间文化艺术人才,努力培育一批具有高超民族文艺表演才能的民族艺术人才,培育一批有创新意识、熟悉文化产业和国际化动态的外向型人才,造就一批民族民间专业领域尖子人才。”的培养任务。一、黔东南博大精深的民族民间文化是德育教育的重要源泉在历史的发展长河中,黔东南各民族生存环境各异,原生的文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大家》2010年20期
《中医药管理杂志》2018年23期
中医药管理杂志

名老中医传承班“四位一体”培养模式的实践

在高等教育改革的关键时期,面对中医人才基数增长而精英相对不足、规模扩大而后劲不足的问题,如何根据中医教育自身的发展规律,结合中医高等教育的实际进行改革,探索中医学与现代教育相结合的新模式已迫在眉睫[1]。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的指导下,面向社会需求,南方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积极进行教学改革,开设名老中医传承班,旨在为社会培育出优秀的中医人才,为中医药教学改革提供新的思路,探索一条新的中医学发展之路[2]。南方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在总结传统中医教学规律的基础上,结合教学实际,积极创新教育教学模式,创立了以“本科生导师制”为载体,以课内师生交流、课外相互促进、临床医疗实践和科学研究创新相互交织的“四位一体”的名老中医传承班人才培养模式。经过近4年的完善,形成了中医教育的鲜明特点,具有基于院校教育又相对独立的完整模式,为高素质中医药人才培养提供了平台。名老中医传承班人才培养模式是从第三学年开始,南方医科大学中医药学院从普通中医学专业中甄选成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