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经济伦理学的研究纬度——在伦理学与经济学之间

研究思考经济伦理学 ,必须有一个切入的视角 ,或者说一个研究纬度。近几年来 ,不少学者作出了富有成效的探索 ,如从经济与道德的关系角度 ,包括从两者之间的互动关系方面来研究 ;还有从经济与伦理相整合的社会生态文化学方面来探索。这些成果推动了我国经济伦理学这一新兴边缘学科的建立与生长。本文拟从阿马蒂亚·森 ( 1 99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 )关于伦理学与经济学之间关系的思想出发 ,就经济伦理学的研究纬度作些探索性的思考。长期以来 ,西方经济学理论一直受到“休谟命题”的影响。西方哲学家 ,也是历史学家和经济学家的大卫·休谟 ,在《论人的本质》一书中 ,提出了一个著名的哲学命题 ,即“一个人不能从是中推论出应该是”,这就是所谓的“休谟命题”。休谟依据“是——应该是”的二分法的区分 ,对本来存在密切关联的事实领域和价值领域之间 ,来了个一刀切的区分 ,因此 ,被人们喻为“休谟的铡刀”。因此 ,西方经济学围绕经济学的研究要不要或说应该不...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0年01期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隔裂,还是融合?——阿马蒂亚·森论伦理学与经济学的关系

伦理学与经济学的关系是经济伦理学中的一个基本理论问题,它涉及人们对道德价值和经济事实之关系的认识、理解和解释。1998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阿马蒂亚.森在其经济伦理学著作《伦理学与经济学》中对该问题作出了富有启发意义的解答。一、融合:伦理学与经济学关系的必由之路当今世界学术的发展呈现一种矛盾状态:一方面,有些学科进行了越来越深入的融合,从而催生了许多交叉学科;另一方面,有些学科之间的分离越来越严重,这加剧了学科与学科之间的隔裂。相互融合的学科之间相互取长补短,这是导致交叉学科诞生的基础。学科之间的割裂导致的则是学术思想的封闭和僵化。伦理学与经济学在当代的相互批评就反映了学科与学科之间相互隔绝的问题。对此,森的立场是旗帜鲜明的。在他看来,伦理学与经济学之间的现代分离对这两门学科来说都是灾难性的,因此,贯通伦理学与经济学之间的内在联系是必要而重要的。森从以下四个方面论证了自己的观点:第一,经济学起源的双重性说明了伦理学与经济学是相互...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云梦学刊》2005年02期
云梦学刊

在冲突和反思中走向融合——伦理学与经济学的发展趋势

在当前学科之间通过不断渗透以拓宽学科研究领域、深化学科研究内容、更新学科研究方法的时代背景下,伦理学与经济学这两门引领人们如何做人与更好做事的重要学科也一改曾经的相互冲突与对立做法,他们从各自封闭自己、阻碍自身的沉痛教训中深刻醒悟到:伦理学与经济学彼此疏忽、甚至鄙薄对方的轻妄之举无助于双方摆脱因隔阂太深所引发的各种危机,相反,二者的真心对话、有效融合才是谋求各自进一步发展的新的起点和可行之路。一、冲突:伦理学与经济学曾经的遗憾对视伦理学与经济学的相互对视并非从来就是一种冲突或对立关系,他们之间冲突关系的出现源于伦理学在利益问题上的不同态度给经济学所带来的深刻影响,以及经济学对经济主义、科学主义的奉行与皈依。首先,伦理学在利益问题上的内部分歧为经济学提供了其排斥伦理学的借口。道德与利益的关系问题是伦理学研究的基本问题,根据伦理学对道德与利益关系的不同理解或者不同态度,我们大致可以将伦理学分为道义论伦理学与功利论伦理学。道义论伦理学...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汉论坛》2003年09期
江汉论坛

论伦理学与经济学的融合

一、伦理学与经济学融合的前提:和而不同随着现代社会科学的发展,伦理学与经济学富有成效的跨学科交流空间越来越大,建立伦理学与经济学合作平台,“伦理学不应该统治经济学,经济学也不应该以‘经济帝国主义’的形式凌驾于伦理学之上”,应该承认彼此的相通互补性且同等重要。因相通可以融合,因相异才能互补,因此可以说,伦理学与经济学融合的前提是:“和而不同”。只有以这种方式,才能使现代经济学摆脱贫困的窘态,步入交流融合的轨道。1.伦理学与经济学的相通性首先,表现为伦理学与经济学的同根同源性。历史地看,从亚里士多德那里,经济学的胚胎就孕育在伦理学和政治学的体系里;传统地看,经济学科被认为是伦理学的一个分支,“是剑桥大学道德科学荣誉考试中的一门课程”,是道德哲学这棵古老的大树上派生的“孪生兄妹”。被世人尊称为“经济学之父”的亚当·斯密,曾经就把伦理学与经济学研究融合在一起。斯密的经济学理论体系的哲学基础,就是功利主义,他所提出的“看不见的手”的著名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学校思想教育》1992年03期
学校思想教育

竞争——伦理学与经济学的价值同构

1伦理学与经济学的冲突—随着商品经JL济的发展,越来越为人们所注目。对此,我们很容易联想历史上的那些善良的道德愿望所带来的嘲讽:西斯蒙第面对斯密所带来的生气勃勃曾有过劝谕—摈弃大工业和竞争,回到诗化的,牧歌式的小生产王国中去;西方近代还有不少天真的诗人也曾鼓动人们放弃喧器的都市生活,回到恬静的大自然中去。 这里,我们要问:经济贫穷与富裕难道与道德的高尚与伙劣就那么一一对应? 金戏并不是万恶之源。商品经济也并不是每个毛孔都淌着血。 无论伦理学还是经济学都不喜欢贫穷。“饥寒起盗心”,伦理学有过担心;“贫穷不是社会主义”,政治学也有论断。正如一位研究者所言,在贫困的土地上,不仅经济上的剥削现象难以铲除,而且也不可能彻底消灭专制行为和愚昧。 不可否认,经济的发展,必然要冲击原有的生活方式和生产方式以及精神生活。必然要带来社会结构的重大变更和失衡。但,失衡并非就是坏事。失衡正说明原有结构的苍白和不完善。失衡也可以引起我们对原有结构的反思、...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东南大学
东南大学

伦理学与经济学的离分与复归

《道德情操论》、《国富论》(主要是这两部著作)形成了斯密伦理-经济的思想理论体系。斯密体系有着深厚的文化背景和学术渊源。斯密体系是充分利用、综合和归纳了众多思想家们的思想和学说,吸取了这些思想和学说的真谛并将它们融为一体的伦理-经济综合思想体系。关于斯密的伦理思想与经济思想的关系问题一直是学术界热烈讨论和颇有争论的问题,十九世纪中叶提出所谓的“斯密问题”,是对斯密伦理-经济思想体系的误读。斯密用“互利”交换原则把《道德情操论》和《国富论》中的利已和利他的二分人性统一起来。经济自由主义思想和自由放任的政策主张是斯密体系对市场经济制度和经济学理论的最伟大贡献。《国富论》是经济自由主义的经典之作,斯密的基于利已心和“看不见的手”指导和操纵下的经济自由主义是贯穿在整个斯密理论体系中的基本理念。“经济人”和“看不见的手”是斯密体系对后世影响最大的理念。“经济人”是斯密时代的市民社会的“新人”的行为品性的抽象,这一理念既有历史的又有现实的、...  (本文共1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