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文化研究对中国现当代文学研究的冲击与廓新

一、文化研究:当下现实的有力回应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国内研究界出现“文化热”,对许多问题的研究都从文化的角度予以考虑。在比较文学界,甚至出现了欲以文化研究取代文学研究的趋势。在中国现代文学研究领域,虽然声势不如比较文学界,但也出现了不少从文化角度研究问题的论文和著作。如陈平原对胡适、章太炎的研究,王晓明、汪晖对鲁迅的研究等。进入90年代之后,80年代的文化反思得到了继承和深化,出现了“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宗教文化”(代表人物如谭桂林)、“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地域文化”(如严家炎主编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区域文化”丛书)、“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大学文化”(如钱理群主编的“二十世纪中国文学与大学文化”丛书)等一系列专题性研究成果,另外,还有从政治文化(代表人物朱晓进)等角度切入,来研究某个时期文学与文化的关系的。这些研究成果展示了共同的广义上的文化研究理路,也标志着现当代文学研究向纵深的开拓。从整体上来说,这种开始于80年代中后期的文...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南通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2期
南通工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文化研究的渊源及发展

一众所周知,文化是一个很难说清楚的概念,自英国“人类学之父”泰勒1871年首次给它下定义以来,1P1至今已有近200种定义。而建立在文化基础之上的当下学术界极为时髦的话语——文化研究,固然也是一个难以解释的概念。难怪有学者会说,“它是一个最富于变化,最难以定位的知识领域,迄今为止,还没有人能为它提供一个确切的、普遍接受的定义。”2P1英国威尔士大学哲学教授安德如·爱德加(AndrewEdgar)、彼德·塞德威克PeterSedgwick曾经尝试给文化研究下定义,他们认为文化研究有两种定义,一是泛指对文化的多个方面的研究,在此意义上,它等同于社会学、历史学、民族学和文学批评等学科的学者对文化进行的多种理解和分析;二是更为特指一个独特的学术研究领域academicen-quiry。3PP101-102显然,前者实际上就是对文化的研究,是最简单的传统意义上的描述,后者则是一个现代的概念,它指出了文化研究作为学术研究领域的本质特性。澳大...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参花(下)》2017年08期
参花(下)

高职院校开展非遗文化研究的问题及策略分析

高职院校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中的重要力量。加强高职院校非遗文化研究工作,有助于促进非遗教学工作的开展,为国家非遗传承保护做出贡献。因此,当前的高职院校应当加强对非遗文化的研究。一、高职院校非遗文化研究的问题(一)缺乏挖掘非遗资源意识高职院校的教育职能决定了高职院校以培养区域性的实践技能型人才为主,高职院校开展非物质文化遗产研究,主要以培养学生的实践技能为出发点,这就决定了高职院校的非遗研究主要集中在如何进行现有非遗项目的教学上,而没能有效地关注国家或地区性出台的非遗传承和普及的政策,不利于高职院校引进和使用更丰富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资源。不少高职院校对开展非遗传承活动还缺乏必要的经验和科学的研究策略,不能有效地引进专业非遗人才,导致无法进行新非遗项目的开发。当前高职院校没能对保护与传承非遗项目的关系形成深刻的认识,难以在传承中将非遗精神发扬光大,因此,影响了高职院校开展非遗保护研究的质量。(二)与职能部门联系不紧密高职院校开展非遗保...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鸭绿江(下半月版)》2014年06期
鸭绿江(下半月版)

文化研究与翻译研究中的两个转向

自十九世纪七十年代,文化研究中的翻译转向与翻译研究中的文化转向备受关注。两个领域的学者相互借鉴并提出自身领域内研究的新视角。提到两个转向,不得不提到著名学者——巴斯奈特和勒费维尔,两人针对两个转向提出重要见解。两篇文章《翻译研究中的文化转向》和《文化研究中的翻译转向》对两个转向的总括有重要意义。两个转向的背景文化研究中的翻译转向。文化研究是关于理论与文艺评论的。这一研究首先在1964年由英国学术领域提出,如今已被世界相关学术领域接受。交叉学科的性质决定了该研究不同方法和视角的特点。19世纪60年代,文化人类学的研究重心转向从普遍理论来分析人类学。之后文化研究的翻译转向中,更关注语言的翻译和具有外国文化色彩的文学翻译。同时,全球化的进展推动了文化研究中的翻译转向。随着全球范围内的交流,人们置身于不同文化的背景中,因此相关领域内的理论,如意识形态、政治、种族、哲学、历史、文学和翻译都与文化研究相结合。对于翻译研究中的文化转向,多个因...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2006年03期
中共福建省委党校学报

谈文化研究的学科前景

文化研究又是什么呢?作为一门学科,它又具有哪一些特点和怎样的前景呢?文化研究的对象是文化。即便我们所说的“文化研究”(cultural studies)一般默认是伯明翰的传统,而不同于历史肯定与文化本身一样悠久的“文化的研究”(the studies ofculture),它所要考察的,也还是文化。唯此“文化”不同于彼“文化”也。威廉斯作为伯明翰传统的灵魂人物,他的文化定义当然具有代表性。但是这并不排除我们在他人的定义之中得到新的启发。如近年任教于多伦多大学的D·夏弗教授,就提出一种总体视野的文化观念,认为文化可以比较宇宙哲学。宇宙哲学关注的是创造一个系统的、连贯的宇宙图景即“世界观”。在创造这一世界观的过程中,宇宙哲学致力于回答一系列极富想象力的问题:什么是宇宙的本原?宇宙如何化为存在?宇宙有始端有终端吗?宇宙的基本成分是什么,它又是如何结构的?以及,有没有一个根本规律解释宇宙的功能?夏弗认为虽然形式大有不同,但是这些问题同样...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新闻传播》2013年05期
新闻传播

文化研究的兴起与发展脉络梳理

一、文化研究的发生:重新定义文化,大众文化进入文化范畴文化作为一个包罗万象的词语经常被提及与使用,但文化究竟包含哪些内容难以有统一的界定,作为文化研究的研究对象与主要内容———文化的界定,关乎文化研究的主要任务以及研究立场。文化研究的兴起是以打破传统精英主义倾向的文化定义,同情并赞扬大众文化的姿态开启了研究的征程。威廉斯在《文化与社会》的开篇就说,一些今天举足轻重的语词,是在18世纪末期和19世纪上半叶开始成为英语常用词,这些语词的含义普遍经历了变迁,这种变迁模式可以视为一张特殊的地图,通过这个语词含义变化的地图我们可以窥见更为广阔的生活思想的变迁,文化就是这样的语词。文化的古典概念认为,“文化是发展和提升人类才能的过程,这个过程通过吸收学术与艺术作品而得到推动,并与现时代的进步性有联系。”⑴这一文化的古典概念强调培养更高的价值,因而不可避免地造成价值评判,将某些作品和价值观凌驾于其他之上。威廉斯通过追溯文化一词的意义发展史指出...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