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美国二十世纪五六十年代黑人投票权的实现

投票权是政治权利得以实现的前提,也是公民其他权利的保障。然而美国黑人投票权的取得经历了一个漫长而曲折的过程。在美国历史上,黑人一直处于被压迫、被奴役的地位,尽管内战埋葬了罪恶的奴隶制度,使黑人获得名义上的新生。重建时期的修正案逐步从法律上解放了黑人奴隶,赋予其美国公民身份和平等的投票权。但是南部诸州倒行逆施的行径及其颁布的黑人法典实际上完全剥夺黑人的投票权。而这一时期联邦最高法院的保守态度也助长了南部各州的火焰。因此,在民权运动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黑人并没有真正享有宪法赋予他们的投票权。“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黑人权利斗争也是如此。从长期痛苦的经历中,黑人深深地认识到法律上的解放并不能实现政治上的解放,必须拥有切实的投票权,通过选举出自己的代表进入国会,使国会通过有利于黑人的立法,才能使自己的权利得到保障。为此,20世纪50年代中期到60年代中期,黑人开展了大规模的以争取投票权为中心的民权运动。在强有力的民权运动的冲击下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联邦最高法院的反托拉斯理念与实践-1890至1920年

19世纪末到20世纪初,托拉斯的出现引起美国国家权力、公民权利与企业权利之间矛盾的激化,问题摆在了联邦最高法院面前,可最高法院的回应却不甚明朗。本文以案例梳理为基础,分析最高法院1890年至1920年间对经济垄断行为的态度,发现其呈现出反复的态势,同时试图挖掘背后的司法理念并总结归纳反复的原因与意义。本文分为三章。第一章简单介绍了研究背景,这一部分从社会、经济、政治多角度阐述美国当时社会概况。19世纪末的美国,托拉斯问题突显,经济集中趋势明显。普通民众的权利被侵害,要求国家管制托拉斯的呼声日益强烈;国会通过《谢尔曼法》作出遏制托拉斯的姿态;政府则积极行动加强打击托拉斯的力度、扩大管制企业的权力,展现在联邦最高法院面前的就是这样一个场景。第二章分析了联邦最高法院的相关案例,从中可以看出最高法院时而支持反托拉斯行动时而又持否定态度,反复的趋势明显。例如1895年的奈特案,大法官富勒把联邦管理商业的权力限制在狭小的范围内,而在接下来的...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外国法制史研究》2008年00期
外国法制史研究

司法能动与司法自制之间——罗斯福新政与联邦最高法院司法理念的变迁

美国历史上的每一个时期都有其独特的司法主题和法律理论。1929年的经济危机使美国社会的各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罗斯福总统为应对经济危机而实施的新政是美国历史上的一次重大改革运动,它打破了许多旧制度,树立了新的规范,在这一时期,美国社会许多传统的东西都经历了一次革新的洗礼。作为美国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三大支柱之一的联邦最高法院在新政时期也经历了一次“宪法革命”①,最高法院最初想维持旧的自由放任的理念,并在司法过程中采取司法能动的姿态,但最后在与政府的斗争中改变了不合时宜的观念转而回归司法自制。新政时期美国最高法院的转型是美国宪政史、司法史上的重大事件,作者试图挖掘这一司法理念转变的过程,并归纳总结其原因与意义。一、新政初期的联邦最高法院:妥协与自制从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来,美国出现了一种改革发展的潮流,主张扩大中央政府的权力,改善中下层劳动人民的生活境况,清除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弊端,伸张人民的基本权利,被称为“进步主义思潮”,随之...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

《世界博览》2009年13期
世界博览

德国联邦最高法院参观记

与其他国家的最高法院不同,德国联邦最高法院不是位于首都柏林,而是设置在了南部巴符州的卡尔斯鲁尔市。联邦最高法院成立于1950年,大部分审判庭位于市郊的弗里德里希大公宫殿内,只有刑法第五审判庭位于德国北部小城莱比锡。这个刑法第五审判庭原本是在西柏林,目的是为了方便审理西柏林境内的上诉案件。两德统一后,南北分离的审判庭本应一起搬到莱比锡,后来因为在卡市的法官们反对,只有第五审判庭从柏林搬去了莱比锡。2009年3月26日,蒙蒙细雨中,在不莱梅地区法院派来的最高法院进修的一位女法官带领下,我们开始了对德国最高审判机关的参观。经过安检后走出回廊,眼前顿时开阔,从左向右,希腊人物雕塑、绿色的草坪、大理石喷泉以及小山丘上的宫殿,让人仿佛置身于十八世纪的宫廷园林。这座浅黄色的宫殿建于1891年,建造耗时六年,建成后主要作为巴登的最高行政长官弗里德里希大公二世与妻子的府邸。直到联邦最高法院迁入,才对其内部进行了整修。推开厚重的大门,我们走进了德国...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罗斯福新政时期的联邦最高法院(1933-1939)

美国历史上的每一个时期都有其独特的司法主题和法律理论。1929年的经济危机与罗斯福新政使美国社会的各方面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罗斯福新政是美国历史上的一次重大革新运动,它打破了许多旧制度,树立了新的规范,在这一时期,美国社会许多传统的东西都经历了一次革新的洗礼。作为美国社会制度和政治制度的三大支柱之一的联邦最高法院在新政时期也经历了一次“宪法革命”,最高法院最初想维持旧的自由放任的司法理念,最后在与政府的斗争中转变了它的司法观念。特殊的历史时期和社会环境促成了联邦最高法院司法理念的变迁:一方面,对宪法中商事条款的开放性解释扩展了联邦管制商业活动的权力;另一方面,对宪法十四修正案正当程序条款的理解从实质性转向程序性解释,司法审查的重点逐渐转向公民权利领域。新政时期美国最高法院的转型是美国宪政史、司法史上的重大事件,作者试图挖掘这一司法理念转变的过程,并归纳总结其原因与意义。本文共分五章。第一章追溯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以来联邦最高法院...  (本文共22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研究生法学》2013年05期
研究生法学

美国管制性征收界定标准之流变——以联邦最高法院判例为中心

管制性征收在美国已有百余年的发展历程,它是各州对经济社会生活进行规制的必然结果。但是,从美国联邦最高法院的相关判例来看,自从霍姆斯大法官在“马洪案”中提出管制性征收并不存在一个“固定公式”(a set formula)之后,法院对于管制性征收的界定标准至今尚无定论。美国法院对于管制性征收的认定,基本上可以归纳为“实质性促进标准”“永久损害标准”“背景原则标准”“多因素综合考虑标准”以及“粗略成比例标准”;在此之前,受“合宪性推定原则”的影响,法院基本持司法克制立场,给予政府其他分支以较大尊重。以下,以联邦最高法院的判例为中心,本文对由联邦司法判例发展出的管制性征收之界定标准进行梳理;并对联邦最高法院针对这一行为的司法审查标准之变化进行考察;最后,对作为认定管制性征收之宪法依据的“征收条款”与“正当程序条款”之关系进行分析,以求能够对“管制性征收”这一对于我国来说仍较为“新颖”的法律现象形成一些粗浅认识。一、“管制性征收”之缘起—...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