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散杂居回族认同行为与其表述

回族认同作为回族研究的基础问题一直都是学者研究的重点。我国学者对回族民族认同的研究目前多集中在西北地区的聚居回族,关注散杂居回族的研究相对较少。回族作为我国分布最广泛的民族之一,其人口总数约80%是由分散居住在各地的散杂居回族组成。散杂居回族和其他民族之间的交往更为直接和高频,其民族情感和民族意识更为敏感。对散杂居回族的民族文化和民族认同所面临的问题和变化的研究不仅对回族文化的传承和发展有积极的意义,同时也能帮助我们进一步了解和研究回族这个民族。本文以内蒙古赤峰市散杂居回族作为研究对象,通过对当地回族日常生活中对宗教活动、饮食习惯、传统节日、民族服饰和婚俗这些民族认同的基础性要素表述的观察,分析研究当地的民族认同情况。生活在赤峰地区的回族,人口规模较小,他们在和当地其他民族频繁和密切的交往中更容易认可和吸收其他民族的文化,于是当地回族民族文化中的伊斯兰文化表现得更加隐性。当地散杂居回族宗教意识和活动的淡化、回族社区居住格局的打破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河南大学
河南大学

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城市化路径选择研究

在当今世界,城市化水平已经成为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的经济社会综合水平和文明程度的重要标志。我国已经进入全面建设小康社会的重要阶段,城市化水平与市场经济水平都在不断深化。少数民族群众作为我国公民的重要组成部分,也随之展开了城市化进程。加快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群众的城市化进程,是我党和国家必须完成的目标和任务。推进城市化,有助于加快农村少数民族劳动力向城镇转移,缩小城乡差距,促进农业现代化;有利于资源优化配置,促进生产要素向城镇转移,从而提高效率,加快实现工业化。加快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城市化进程,可以开拓第三产业发展空间,为少数民族创造更多的就业就会,有利于繁荣城乡经济,全面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和质量。通过对现阶段我国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城市化现状的研究和总结,得出我国散杂居地区少数民族城市化有多重实现途径,这些途径可分为主动型的城市化和被动型的城市化。散杂居地区城市化水平虽相对较高,但在城市化过程中少数民族成员和其他民族的成员有了更多的接触...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大众文化管理研究

伴随着现代化潮流,中国正逐渐进入一个以消费为主导、由大众传媒支配、以实用精神为价值取向、以大众文化高速发展和普及为表现的多元文化时期。大众文化以其独有的强大力量在东部地区广泛传播,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也处于这种影响之中。大众文化丰富了社区民众的文化生活,也在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的民主法治化进程中发挥了一定程度的积极作用,但大众文化本身的重复性、娱乐性所导致的消极影响却在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产生了一些文化生活上的矛盾,影响了传统文化传播和社区稳定。特别是从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的角度分析大众文化管理问题,意味着将大众文化管理作为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的重要管理领域进行分析。而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的任何管理如果出现问题,容易产生各类集体性事件,影响社区的政治稳定和经济发展。在当前危机社会条件下,管理者更应该未雨绸缪,防范于未然,对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大众文化进行有效的管理。本文对国内外的散杂居少数民族社区研究以及大众文化管理研究进行了梳理,发现散杂居...  (本文共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研究》2018年03期
广西民族研究

新时代我国散杂居民族发展现状、问题与对策研究——重庆忠县磨子土家族乡调查

一、问题的提出与研究缘起散杂居民族是我国多民族格局的重要组成部分。数据显示,我国现有散杂居少数民族人口约2300万人,在人口分布上具有“广、多、杂、散”的特点。[1]12520世纪90年代以来,学术界不断加强对我国散杂居民族的调查与研究,尤其是对我国散杂居民族格局的历史演进、散杂居民族分布与特点、散杂居民族基本理论、民族乡的理论与实践、城市散杂居民族与民族问题和农村散杂居民族发展等问题进行了讨论和探索,取得了一系列丰硕的学术成果,“初步奠定了我国散杂居民族研究的学术架构”[2],推动了我国散杂居民族研究的发展。当然,不可否认的是,当前的散杂居民族研究在内容上深度和广度仍然略显不够,尤其是在一定程度上忽视了散杂居民族的“散杂居”特性,同时对散杂居民族社会发展的现实问题关注不足。由于受各种主客观原因的影响,学术界和民族工作部门较多关注我国的聚居民族和边疆民族,而对人口数量较大、分布地域甚广、地处祖国三峡库区腹地的散杂居民族则关注不多...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攀登》2017年01期
攀登

散杂居地区构建和谐民族关系的路径分析——基于创新社会管理的视角

当前,由各种因素引发的群体性事件已经成为影响社会稳定的突出问题之一。其中,民族因素群体性事件,尤其是散杂居地区民族群体性事件更有其特殊而复杂的原因、特点和表现形式。我国已进入改革发展的关键时期,社会结构、利益格局出现深刻变动和调整,价值观念多元化,民族关系也变的更加复杂。在散杂居民族地区,涉及少数民族或因民族问题引发的矛盾和纠纷日趋突出,这些矛盾和纠纷都严重破坏了当地的公共秩序和公共安全,对社会稳定造成了较大的影响。散杂居少数民族,一是指居住在民族自治地方以外的少数民族,一是指居住在民族自治地方内但不实行自治的少数民族,他们分布面广,民族意识强,经济文化发展水平很不平衡,与其他民族交往频繁,同时也容易发生矛盾摩擦和纠纷,关乎当地的社会和谐与稳定。近些年来,散杂居地区民族群体性事件时有发生,其中有多方面的因素。首先,不同民族成员个体之间发生的经济、民事、刑事等纠纷,如果处理不当,容易引发民族因素群体性事件;其次,部分少数民族群众经...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攀登》2017年01期
《咸宁学院学报》2012年05期
咸宁学院学报

城市散杂居民族生育行为研究——以武汉市为例

武汉市是一个多民族散杂而居的城市,据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资料,全市共有50个民族,其中少数民族49个,共5.42万人,占全市总人口的0.7%。少数民族中,回族人口最多(2万多人),其次是土家族(1万多人);2000人以上的其他民族有4个,即满族、壮族、蒙古族、苗族;100人以上的民族有12个,即侗族、瑶族、朝鲜族、畲族、白族、土族、布依族、彝族、黎族、维吾尔族、藏族、锡伯族。全市13个区均有少数民族居住,其中,洪山区人数最多(1.43万人),汉南区最少(119人)。以上散杂居民族以流动人口居多,流动人口进出最频繁的主体是具有生育能力的劳动者。而少数民族由于其历史文化地理位置的特殊性,当他们流入大都市时,其生育行为在多重文化背景下将受到巨大冲击。一个城市对散杂居民族,尤其是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容纳度无疑是衡量这个城市开放、现代化的一项不可或缺的指标。研究城市散杂居民族生育行为城市化进程、区域经济发展、城市规划及社区建设等理论研究...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