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农冠品诗歌族性写作研究

近年来,族性研究是学界关注的热点研究话题这一,但广西作家及作品的族性研究起步较晚。本论题以农冠品诗歌的族性写作为研究个案,不仅因为其诗歌呈现出鲜明的族性内涵,还因为其作品体系中清晰地呈现出建构历史记忆纵横交错的脉络,作品生动地展现了多彩的民族文化,详实地展演了族群的现代化的历史发展进程,在族群历史记忆中传承了民族传统,并取得了民族国家文学的在场。通过个案研究,笔者试图找到当代广西诗歌族性叙述的一些书写技巧和文学规律,尽快参与学界相关的学术对话与交流。该研究在借鉴前人研究的基础上,目的是通过对农冠品诗歌族性写作的维度、书写技巧及相关语境进行分析,揭示文学族性叙述与民族建设和文学语境之间的深层关系。该研究以文本细读和田野调查方法的结合,试图深刻地挖掘农冠品诗歌作品的族性内涵和书写特征。该研究以民俗学及相关学科的学理为指导,经过相关的理论分析,得出本文结论:农冠品诗歌的族性书写方法研究同样适用于对其他少数民族诗人的族性叙述研究;面对广  (本文共1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诗潮》2019年02期
诗潮

情花[外一首]

情花[外一首]我也有情花划破长夜闪电入迷一样在你南北寻路人夜盲有刀锋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诗潮》2019年02期
《北方音乐》2017年03期
北方音乐

红尘情花开

~~红尘情花开@慕城@常继红...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8年31期
青年文学家

短诗五首

瑾年就像童话染了头白发小时候哭着哭着就笑了在城堡的高墙和巨人诉说着长大后,笑着笑着就哭了只有我们两个人知道的秘密你把我养大,风华刚好在离开之前相约的春天我陪你变老可是,没有等我回归一个人悄悄地离去灯火地上留下了你的结冰的泪滴灯火万家点亮看着你的痕迹我只能叹息我在为你留...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文艺家》2017年06期
中国文艺家

由《神雕》论至情至性之人如何相爱

杨龙之恋滋生、发展中伴随着几对矛盾,呈现了几个冲突,这些矛盾的斗争,冲突的对抗昭示了爱的委婉曲折,解决则意味着主旨“情为何物”一次又一次深化。一、几对矛盾(一)花花世界与二人世界花花世界和二人世界的矛盾是所有恋爱中的女子都会计较的问题,《神雕》把它典型化,变成二者非得选其一的态度,从彻底的决绝之中看出这个矛盾在感情世界中的分量和至情至性之人的处理结果。(二)长相厮守与命在须臾这个矛盾从杨过把以为的唯一一颗绝情丹给小龙女,把生的机会让给她时出现,到小龙女回天乏力,杨过不愿独活时达到顶峰。对于至情至性的人来说,爱可以让人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对于至情至性且高贵善良的人来说,情可以让人牺牲自己的性命。(三)建功立业与儿女情长杨过既有那样一番柔情又负一身本领,必然能够平衡事业与感情。十六年的等待既是为情的守候,又是建功立业的期限。在十六年里完成了“为国为民,侠之大者”的使命,和心爱之人浪迹天涯,爱情与事业两全了。二、几个冲突(一)情窦初开...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今古传奇(武侠版)》2017年05期
今古传奇(武侠版)

侠说八道之那些花儿

报春鸟的啼鸣声还在耳旁回荡,愈来愈暖和的天气和愈来愈轻便的着装,也已经告诉我们,现在是一年中最美好的时节了。四季中,春天最得人青睐,有人爱那融融的春光,有人喜这暖暖的春风,自然也少不了春天中那些缤纷绚丽的花儿了,散发着浓浓的春意,正所谓“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春天是花儿的主场,这一季的花儿独得天时,开得恰合时宜。但春天对于花儿来说也不是全部,仍有些花儿如同江湖中的侠客一般特立独行,不似春天中的那些“妖艳贱货”,他们剑走偏锋、暗香盈袖……本期侠说八道就借着时下这喷薄欲出的春意,来盘点一下武侠中的那些花儿。被吹捧的神花异草。情深意浓,江湖中一般送什么花?被扭曲的“葵花”。君子如玉,美人如花。最毒不过人心。不只是点缀,江湖中重要的花。三生三世“桃花劫”。花中豪侠是什么?问题摘要:1234天山雪莲真的有治疗奇效么?天山雪莲的名头,大半得归功于武侠小说。在金庸《书剑恩仇录》中,天山雪莲有起死回生之效,“生着两朵海碗般大的奇花,...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