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绵延:“生命·实践”教育学之生命力探究

“生命·实践”教育学孕育于中国社会转型大变革的开启之时,以“新基础教育”研究为滋养沃土;诞生于新世纪初中国加快社会转型变革新时期,以“生命·实践”教育学派为成长依托。“生命·实践”教育学以重建当代中国教育学为目标追求,主动承担学科发展的历史责任,在理论与实践两方面同时发力,理论反思——重塑教育学发展核心“基因”与命脉,实践探究——焕发充满生命活力的学校教育与“现代型”学校转型。“生命·实践”教育学如“生命”般“在中国”孕育、诞生、成长,“新基础教育”由最初的五人和一所试验学校①发展成今天十数位核心成员、百余所试验学校、数千师生共同参与;其理论生命由原初的意志、向往逐渐凝聚成“基因”内核,因基因而激活的创生点最终以“理念、理论”的形式固定下来,逐渐形成体系化、全整的理论形态;现阶段,有意识地凝聚“内、外”生命力量,成长为富有生命力的当代中国教育学。“生命·实践”教育学在生长中表现出生命“绵延”的特质,“身体”逐渐成熟、强壮,“意志  (本文共8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师范大学
华东师范大学

课堂中身体的回归

"身体在教育学中的缺席"这一课题展现在诸多层面上,尤其在中小学教育中。本研究选择作为学校教育主要发生场所的课堂为研究场域,并选择当代美国学者贝尔·胡克斯所提出的"交融教育学"理论作为研究视角,力图"以小见大"、"见微知著",对以往课堂中被窄化了的"身体"概念进行解蔽和补充,在展现带有身体的课堂这一理想图景的基础上,寻求使得身体回到课堂、回到教育学中的可能路径。本研究的内容主要包括以下四个方面:第一,从"功用性的身体"、"标准化的身体"和"禁欲的身体"三个角度探究在以往的课堂教学中,对身体的误用有哪些表现及造成的结果,回答为何在"交融教育学"理念中身体是课堂中不可或缺、必须要回归的;第二,在原有研究的基础上对身体的含义加以反思,本研究所提到的身体概念除了将大脑作为完整身体的一部分,还将人的感官、性别倾向、社会处境等多重因素置入教学场域中,通过对原有看待身体观念的"去殖民化",使得带有"爱若斯"的身体积极参与到课堂之中,使得"离身"...  (本文共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生命·实践”教育学视野下的课堂重构

课堂不仅是学生学习知识的地方,也是教师教授知识的地方。课堂更是师生彰显生命活力、学习尊重他人生命、提高生命自觉,提升生命价值的地方。但是在以往教育中,课堂被演变成一个“加工厂”,教师按照别人的要求,以相同的工序“加工”出所谓的“有用之人”。机械、简单的重复、工序化的课堂培养出来的是没有灵魂的肉体,这样的课堂是缺乏生机和活力的。呼唤生命关注已是当今教育主题。对学生和教师生命关注逐渐成为教育所关注的事情。“生命·实践”教育学中生命和实践的注入可启发我们重新看待课堂,用生命和实践来搭建焕发学生和教师生命活力的课堂。论文共分六个部分:第一部分,绪论。主要对研究的缘起、研究的目的和意义、以及国内外的研究现状进行了阐述和分析,并对相关研究进行了总结。第二部分,分析“生命·实践”教育学的教育学立场和核心理念,并分析概括出了“生命·实践”教育学下的课堂的面貌,为课程重构提供理论基础。第三部分,分析生命活力缺失的课堂的五种表现,分别是舞台化、标准...  (本文共7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西青年》2019年09期
山西青年

试论教育学发展中的继承与研究创新

教育,是社会发展人才供应的主要渠道,它与社会经济、文化、政治、科技等方面都有密切联系。教育学理论,是社会各国教育研究学者,结合实践教学经验,总结的教学视角方法、指导思想,在推进教育体系自我完善中,发挥着重要作用,由此,全面借助教育继承与创新的要点,在社会进步中占有不可忽视的地位。一、教育学发展的特征教育学的发展,是伴随着人类文明发展,而形成的实践指导理论,它随着文化基础的变化发生改变。如,中国古典文化中,教育学主要以儒文化特征为主,主张“理”的探索,为西方教育学的发展中,则以“实践”,作为主要探索切入点。但无论教育学如何发展,最终都会成为“理论与实践”相互结合的教育开展趋向,从这一层面而言,教育学发展具有周期性特征。同时,教育学的发展,始终是在体制、思想、方法、以及目标等方面进行着变革,只要其中某一方面发生变化,教育学该阶段的发展也将发生改变,从这一层面来说,教育学的发展具有关联性特征。此外,教育学的演变过程,是新旧更迭的过程,...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教育研究》2018年09期
教育研究

走向世界的中国教育学:目标、挑战与展望

改革开放40年来的中国教育学发展,从未停止过对教育学的“中国性”或“中国标识”的追寻。先后热议过的“教育学本土化”、“教育学中国化”、“中国的教育学”,以及当下“学术全球化或世界化”背景下的焦点问题“中国特色教育学”、“教育学中国话语”等,都体现了教育学研究者们的学术愿景和学术诉求。这种诉求,其实一直弥漫在百年来的中国教育学变迁历程之中,只是在进入改革开放之后,获得了前所未有的探讨空间。走入新时代的中国教育学,在“要按照立足中国、借鉴国外,挖掘历史、把握当代,关怀人类、面向未来的思路,着力构建中国特色哲学社会科学,在指导思想、学科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等方面充分体现中国特色、中国风格、中国气派”[1]的新背景之下,这一“老问题”的思考与解决迎来了新的发展空间。如何在走向世界、融入世界,被世界理解、认同和尊重的过程中,深度挖掘教育学的中国品质,形成建构性甚至原创性的研究成果,为世界教育学研究做出贡献,是身处新时代的我们不能不为之...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学周刊》2017年31期
学周刊

基于“范式”概念的教育学理论研究

教育学理论经历了一个长期发展的过程,从最初的孕育到今天的不断规范,趋向综合性。教育学理论作为一门独立的理论体系自我意识越来越显著,形成了具有自身特色的理论体系。随着教育学理论独立化发展,人们对其评价不断,评价焦点集中在教育学理论“独立性”与“价值”,不少评价者认为教育学理论存在内涵不明确、缺乏逻辑性等缺陷,教育学理论对教育实践缺乏足够的理论支撑价值。鉴于此,本文试图从“范式”概念的视角,重新审视教育学理论发展历史以及发展现状,以期获得新的启示,丰富我国教育学理论体系。一、“范式”概念概述美国托马斯·库恩在The Structure of Scientific Revolutions一文中对“范式”概念进行了集中而系统的阐述,他指出,范式是指一个共同群体所持有的价值、信仰、技术等基于共享为目的集合,“范式”为科学发展提供理论支撑,也是对科学实践的一种规范。“范式”具有嬗变的特征,范式的嬗变会引起与之相适应的科学信念与方法路径的变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