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整体—局部范式下数字加工的SNARC效应

SNARC效应是数字加工研究中的热点问题之一,众多研究都发现了数字的空间特性,并且按照数字大小从左到右表征在心理数字线上,也有研究发现数字的大小信息可以被自动激活并且引起注意的空间转移。本研究采用整体-局部范式,用数字与箭头互为局部组成整体刺激,来研究数字作为整体和局部时的SNARC效应,以及数字引起的空间注意转移。本研究包括两个实验。实验一采用数字大小比较任务,探讨不同材料(数字或箭头)组成复合刺激时,数字分别作为整体和局部的SNARC效应。实验一分为两组任务,任务一的材料为数字组成的整体数字和箭头组成的整体数字,要求被试判断整体数字与5之间的大小,以此来探讨不同材料组成整体数字的SNARC效应;任务二的实验材料为数字(1、2、8、9)组成的整体箭头,要求被试判断局部数字与5之间的大小,以此来探讨数字作为局部的SNARC效应。实验二的材料为数字(1、2、5、8、9)组成的整体箭头,要求被试判断箭头的方向,以此来研究大数和小数的  (本文共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整体—局部加工范式下的数字空间效应

数字加工的研究是认知心理学的热点问题之一。数字空间特性的研究是数字加工研究的重要部分。国内外学者对数字空间表征的研究主要集中在注意和空间任务方面,但研究方法还比较单一;特别是在空间任务的研究中,数字作为无关刺激的出现都是独立于探测刺激的。本文结合知觉任务整体-局部加工的范式来研究数字效应,把数字与其它刺激很好的融合,来探讨数字的在不同任务和不同注意状态下的空间特性。本研究包括两个实验。实验一包括数字作为整体(字母为局部)和数字作为局部(字母为整体)两组实验,要求被试判断呈现的数字比5大还是比5小,以此探讨在注意状态下,数字作为整体和作为局部(15个小数字组成一个字母)加工方式的不同。实验二和实验一的实验材料相同,任务是要求被试判断呈现的作为整体的字母(数字为局部)和作为局部的字母(数字为整体)是元音还是辅音,避开了直接对数字大小进行加工判断,来探讨数字作为一个无关刺激是否会对空间任务产生影响。本研究获得以下结论:1)实验一中,整...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特殊教育》2012年02期
中国特殊教育

数字加工和计算障碍与工作记忆的关系研究

本研究以38名不同亚类型的数字加工和计算障碍学生为实验组,以38名阅读能力以及数字加工和计算能力都处于中等水平的同年龄学生为年龄匹配组,以38名数字加工和计算能力与实验组相当且阅读能力中等的学生为能力匹配组,对数字加工...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浙江大学
浙江大学

学龄前儿童基本数字加工与估算的关系

基本数字加工能力是计算能力的基础。基本数字加工分为数字语义加工,以及数字空间加工。前人研究发现,这两种基本数字加工依赖于不同的认知机制。估算能力是计算能力的一种,在个体发展、数学学习、生活实践中都很重要。前人研究发现,估算能力与数字语义加工能力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也有研究发现,估算能力与数字空间加工能力存在显著的正相关关系。但是,数字语义与数字空间加工能力对于估算能力的贡献是否有区别,目前没有研究来回答这一问题。此外,前人研究发现,两种基本数字加工能力与计算能力的关系受到计算难度的影响。为了揭示两种基本数字加工能力与不同难度的估算能力的关系,我们设计了两个研究。第一个研究为相关研究。考察了 6岁的学龄前儿童的两种基本数字加工能力与不同难度的估算之间是否有关联以及关联的大小。结果表明,学龄前儿童已经具备一定的基本数字加工能力和估算能力;两种基本数字加工能力均与估算能力密切相关;随着估算难度的增加,数字语义加工对估算的解释度下降,...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知识经济》2013年21期
知识经济

数字加工效应

数字加工过程中产生的效应主要有Simon效应、SNARC效应、...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东档案》2018年04期
山东档案

国内商业性档案数字加工服务发展现状及趋势分析

本文以中国档案学会认证发布的《2016-2018年度档案设备、用品与服务定点企业名录》为数据来源,分析了当前国内商业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江西师范大学
江西师范大学

多重参照框架及数字表述方式对数字加工的影响

数字是数学语言的基本单元,离开了数字,人类的数学知识就无法真正建立起来。进行数字加工研究,对探明人类心理的本质,以及人工智能的发展等都具有重要意义。已有数字认知的研究表明,数字加工特点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任务内容,同时,根据不同参照系进行编码的空间信息对数字加工有显著影响。这些参照框架或是以观察者身体的某个部分为中心(自我中心编码),或是以非身体结构为中心(非自我中心编码),而这些参照框架在数字加工任务中无法(至少是很难)与数字表征本身的影响分离。因此,将数字认知加工特点仅仅归结为数字数量表征特点所致,这是不全面,甚至是错误的。在数量比较或是数字Stroop任务中,同时呈现的两个数字,或是先后呈现的两个数字,它们的数量大小趋势或是字号大小趋势,都有可能产生一种参照框架,从而影响作业表现。数字出现在屏幕不同位置对数字加工的影响,有Simon效应进行了有关描述。数字先后呈现也可能产生“由左到右-由小到大”或是“由远到近-由小到大”的参照...  (本文共11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