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家庭亲密度、父母教养方式与智障儿童社会适应能力的关系

家庭是儿童社会化过程中最先接触的场所,是儿童成长的最主要环境,必然会对儿童社会技能的形成和发展产生重要的影响。有关社会适应能力的研究已成为对智力障碍儿童研究的热点,越来越多的研究者开始关注家庭对智力障碍儿童社会适应能力的影响。本研究选取228名智力障碍儿童,采用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量表、Q分类问卷及长处与困难问卷分别测量家庭亲密度、父母教养方式、智力障碍儿童社会适应的特点,并进一步探讨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父母教养方式与智力障碍儿童社会适应能力的关系。本研究得出如下结论:(1)大学及以上和大专学历的父亲在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上的得分显著高于高中及以下学历,大学及以上学历的母亲在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上的得分显著高于大专、高中及以下学历。(2)中等收入、高收入家庭的家庭亲密度与适应性显著高于低收入家庭。(3)父亲受教育程度在接纳温暖、独立鼓励、社交鼓励、成就鼓励、控制、高强度控制及低强度控制等多个因子上存在显著差异,而母亲受教育程度在接纳温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教育现代化》2018年13期
教育现代化

大学生自我分化与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的相关探究

投稿邮箱:chinajyxdh@163.com近年来大学校园各种不良事件频发,大学生的心理健康状态引起社会的普遍关注,本研究试图对大学生的自我分化水平和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进行关系探究,根据相关原理促进大学生的自我分化水平,以提高大学生心理健康水平和心理素质。个体的自我分化程度反映个体能够区分他人与自己正在经验的思维过程和情绪过程的程度,而早期的生活经历对个人自我分化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尤其是家庭因素。Murry Bowen第一次用分化(differentiation)表明个体在家庭中的发展,且用于阐述个体和家庭的相关性;Bowen认为家庭是一个情绪系统,在整个系统内以及个人内心中“个别化”(individuality)的力量与“一体性”(togetherness)的力量连续运行与抗衡:个别化的力量分离个体和家人的相关心理,一体性的力量联系个体和家人的相关心理[1],而良好的自我分化可以让个体在家庭中同时维持并平衡独立自主性和情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家庭生活指南》2018年08期
家庭生活指南

大学生主观幸福感与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的相关研究

一、引言DanielD.Schnitzlein和Christoph Wunder在2016年通过主观幸福感、家庭收入满意度、工作满意度和健康满意度之间的关系研究,发现四者之中家庭收入满意度对主观幸福感影响最大的u]。家庭亲密度(FamilyCohesion),主要是指家庭成员之间的情感联系。而家庭适应性(FamilyAdaptability)是指家庭体系随家庭结构发生变化时相应改变的能力。大学生来到他乡,独立学习成长,而通常适当水平的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会给大学生带来到更多的幸福感。二、对象与方法(一)研究对象在湖南中医药大学分层随机抽取大一(平均年龄18岁)、大四(平均年龄21岁)学生各160名,其中男152人、女168人,告知保密原则同意后方可进行问卷填写。由于大一与大四差别最大,且考虑到采样方便,故只抽取大一与大四学生。(二)研究工具1. 总体幸福感量表(GWB)本研究采用的是由国内段建华(1996)进行修订的版本,共十八题...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中国性科学》2017年10期
中国性科学

大学生婚恋观与家庭亲密度及适应性的关系研究

苏红[1]认为婚恋观是人们对婚姻和恋爱的认识和主观看法,内容主要包括恋爱观、婚姻生活观和性爱观。婚恋观直接影响恋爱对象的选择、恋爱过程、性爱行为、婚恋过程中的角色担当和责任。徐明[2]指出,大学生的婚恋观不仅仅是时代婚姻价值取向特征的体现,也是未来民众的婚姻家庭状况的反映。大学生婚恋观是影响大学生目前的社会交往、幸福体验乃至未来生活质量、家庭幸福的重要因素。但是,大学生年龄基本在18~24岁,按照埃里克森的人格发展阶段论,大学生正处在同一性进一步塑造、处理亲密感对孤独感的危机阶段,一方面,要通过恋爱、婚姻获得亲密感,另一方面,他们大多数同一性尚未稳定、清晰,难以有效处理恋爱过程中的问题。有研究指出,现代大学生谈恋爱的比例接近半数[3],而且“爱情”的烦恼在大学新生中就已存在[4],大学生婚恋观仍存在不少问题。所以,对大学生婚恋观现状的了解,可以帮助人们有针对性地开展大学生的婚恋教育,而影响因素的研究则有助于提高婚恋教育的有效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中国学校卫生》2017年11期
中国学校卫生

海口市青少年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与抑郁的关系

青少年时期是人生的重要阶段,心理较为脆弱和敏感[1],是各种心理疾病的高发期。这个时期若有抑郁体验,会引发和加重成年后的抑郁情绪[2]。抑郁一般表现为情绪低落、精力下降、兴趣丧失等症状,轻微抑郁不会有长期的影响,但严重时会产生生理、心理上的各种问题,甚至伴有自杀和幻想等症状[3]。家庭是儿童出生后面临的第一个场所。有研究发现,孩子在幼年期缺乏情感体验,会为成年后的情感发展埋下巨大的隐患,尤其是家庭环境的影响[1,4]。笔者于2015年3—5月对海口市4 886名中小学生展开调查,试图从家庭亲密度和适应性方面探讨其与青少年抑郁的关系,为制定儿童青少年抑郁干预措施提供科学依据。1对象与方法1.1对象在海口市城乡范围内,采用分层整群抽样的方法分别选取6所小学和6所初中,从四至六年级、初一至初三各选2个班,以班级为单位展开调查,共调查4 995名学生。剔除重要信息缺失超过10%的问卷,共收回有效问卷4 866份,有效率为97.4%。其中...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智富时代》2017年06期
智富时代

家庭亲密度对大学新生婚恋观的影响研究——以J大为例

一尧问题提出家庭是社会的基本单元,是个体获得物质支持和精神支持最主要的场所之一。Olson等人提出的环状模式理论认为,家庭功能是由家庭亲密度、家庭适应性和家庭沟通三个变量决定的。临床研究证明,家庭亲密度匮乏的家庭,特别容易出现家庭成员离家出走或患心身疾病、子女行为不轨等适应不良现象。[1]由此看来家庭亲密度的高低将直接影响着个体的身心健康发展,也影响着个体人生观、价值观和世界观的形成。婚恋观是个体对于婚姻和恋爱的看法,是个体价值观在婚恋方面的体现。在婚恋观的影响因素中家庭因素显得尤为重要,因为家庭是子女能获得婚恋知识的最初场所,子女在家庭中建立了他一生中最初的、也是最重要的人际关系,学会了如何爱与被爱。因此,子女作为家庭系统中的一部分,其婚恋观的形成与家庭息息相关。根据埃里克森人格发展的八阶段理论[2]看来,大学生处于成年早期,这一阶段的发展任务是获得亲密感,避免孤独感,开始尝试爱与被爱,开始带着好奇心和探索心体验恋爱的滋味,婚...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