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中国新诗理论研究1927—1949

1927年——1949年,中国新诗和整个现代文学一起,穿越了初建时期的喧哗与骚动,步入了成熟和收获的季节。前十年惨淡经营的基业使中国新诗在接下来的20多年中创造了属于自己的辉煌:不仅成就了一批出色的诗人和诗篇,还为新诗理论留下了一段可圈可点的历程。本文将分五章对这个阶段在诗坛上产生较大影响的新诗理论进行全景式的扫描:20年代末30年代初,左翼文学的发达给无产阶级诗学理论的发展壮大带来了契机,阶级观念渗透新诗理论,使诗人和诗歌走向革命和大众,肩负起宣传革命斗争和引导教育大众的使命。蒲风等人主持下的中国诗歌会集中进行了无产阶级诗学理论的建设。同一时期,以《现代》杂志诗人群为代表的“现代派”诗论却与无产阶级诗论两相对峙。现代派诗人不满中国诗歌会过于功利化的诗学观念,坚持新诗的艺术追求,以熔铸中西的开放胸襟将在20年代中期呼声渐起的现代主义诗学理论推向成熟。其中,戴望舒对“诗情”的强调,梁宗岱的本土化象征诗学代表了这一时期现代主义诗学的  (本文共10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延边大学
延边大学

论中国新诗的语言艺术

中国新诗走过了近百年的发展道路,是中国现当代诗学史上一个重要的革命。中国新诗的语言艺术一直是诗学界争论不休的话题,中国现代诗学家对中国新诗语言做了多方面的探讨,胡适、冰心、郭沫若、闻一多、徐志摩、戴望舒、艾青、郑敏等诗人都对中国现代新诗的发展理论作过建设性的贡献,许多诗人就新诗语言、形式、情感、节奏等有过争论。如胡适提出用白话文写作;徐志摩等格律派诗人对新诗语言节奏的重视;艾青等七月派诗人对情感美自由表现之极致以及郑敏等九叶派诗人诗歌真挚的抒情。期间一直围绕新诗语言理论焦点问题展开过争论。本文则主要依托中国新诗语言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通过对中国新诗发展历史的回顾与新诗语言的剖析,从新诗语言形式、意境、情感、节奏、形象、哲理六个方面进行阐述,以求进一步理解中国新诗语言艺术。  (本文共4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东吴学术》2019年05期
东吴学术

中国新诗的古典性与现代性——以张枣《悠悠》为例

长期以来,“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一直是笼罩在新诗之上的结构性话语,甚至带有二元对立的色彩。虽然有不少新诗和诗人被指认为流露了传统的气息或味道——作为一种不断消逝的“灵晕”(本雅明语)而存在——但并未从根本上改变这种二元结构。另一方面也必须承认,这种二元结构默许甚至纵容了新诗批评中常见的傲慢与偏见,要么厚古薄今,①要么唯“现代性”马首是瞻。相较而言,一种更为强调中西融合即“交融的美学”的论述方式更为可取,并有一些斩获。②然而,它似乎容易忽略传统与现代性的差异和各自的“质的规定性”。实际上,二者之间复杂的张力与辩证关系仍需不断展开。本文以张枣的《悠悠》为例来探讨这一问题,不仅仅因为张枣在传统与现代的“融合”方面堪称优异,而且因为这首诗多重的指涉以及“互文性”形成了一个开放的阐释空间,从而为讨论问题带来了便宜。可以看到,张枣的《悠悠》构成了一个多重的“套盒”空间,其中至少涉及了鲁迅(《野草》中的《好的故事》)、王献之(《世说新语》《...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星星》2019年14期
星星

新时代中国新诗再出发

在21世纪的年轮即将转过20年的轨迹之时,中国新诗也已走过了它的百年历程。百年辉煌同时伴随着百年争议,百年之后再出发,中国新诗成绩如何、路在何方?这恐怕是诗人们和一切爱诗之人共同关心的问题。直面这些问题,努力寻求解答,是我们应当担负的责任。对于21世纪以来的新诗,一个普遍的看法是,它是在20世纪80年代、90年代新诗的轨迹上前行,个人化写作仍在继续,“盘峰论争”引发的知识分子写作与口语写作之争、《星星》诗刊《下世纪学生读什么诗?——关于诗歌教材的讨论》引起的反响,都延续到了21世纪。如今回顾21世纪以来的新诗,它给我们交出了一份怎样的答卷呢?对此,谢冕的评价令人深思:一方面,他认为“诗歌没有陷落”,诗人们仍直面时代,但另一方面却是“奇迹没有发生”:“中国新诗诞生于二十世纪,它给那个世纪留下了可贵的诗歌遗产,那也是一个长长的名单。二十世纪的终结,二十一世纪的开端,人们总有殷切的期待,期待着如同二十世纪初期那样,从世界的各个方向,也...  (本文共1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星星》2019年14期
《诗探索》2019年02期
诗探索

西川在中国新诗百年纪念大会上的发言

各位尊敬的师长、各位尊敬的同行、各位朋友:大家早上好。感谢中国新诗百年纪念大会的组织者给我这样一个荣誉,邀我做一个发言。我们应该怎样理解一百年的时光?它到底有多长?我想,从今天回顾这一百年的感觉,可能与从未来某个时间点上回顾这过去一百年的感觉略有不同。两百年、三百年甚至更久远的将来,人们回看这一百年的诗歌写作,可能有点类似于从今天的时间点回看唐代诗歌的第一个百年、宋代诗歌的第一个百年。唐朝开始于公元618年,我们公认的唐朝最伟大的诗人之一李白生于701年;这也就是说,李白生于唐朝立国之后的八十三年,而他活跃于诗坛时,恰好也是唐朝开始后的百年时期。而从1917年胡适首次发表白话诗算起,到现在恰好是一百年;但若从1949年算起,却只有约七十年的时光。再看看宋朝的情况:宋朝始于公元960年,那么苏轼生于1037年,即宋朝立国后77年,而他作为一个文人活跃起来,应该也在宋朝立国百年左右的时间。而李白或者苏轼好像都不曾纪念过唐诗百年或者宋...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诗探索》2019年02期
诗探索

编者的话

【编者的话】这里选发了两篇文章:一篇是诗人西川在北京大学“中国新诗百年纪念大会”上的发言,我们想通过这篇发言引发所有关注中国新诗的人的思考。西川在文中提到的几十个关于中国新诗的问题,应该是每_个诗歌研究者和写作者都应时时思考的问题。但我们的问题是,许多的人心中很少思考这些问题,因此,我们的新诗写作与研究依旧存在许多的不足。另一篇是诗人梁久明的自然来稿。谢冕先生在今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