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Nationalization and Internationalization—the trace of Australian novels in the past two centuries

澳大利亚文学的研究对于推动澳大利亚研究在中国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作用。澳大利亚小说尤其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课题。本论文旨在从本土化和国际化的视角,分四个时期,描述澳大利亚小说发展两百年的一条轨迹。第一个阶段即殖民主义时期,本土化在澳大利亚小说中的创作倾向尚不明显。第二阶段约从19世纪末到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在此期间澳大利亚小说经历了早期的发展向本土化的方向迈进。第三阶段为两次世界大战间的三十余年,澳大利亚小说沿着本土化的道路向纵深发展,并出现了国际化的呼声。第四阶段即二战之后的现当代时期,本土化和国际化相辅相成,澳大利亚文坛达到了空前的繁荣。由于本文篇幅有限,要涵盖两百年间涌现的所有小说家和他们的作品实不可能,所以笔者扣住本土化和国际化这根主线,仅选取主要作家和他们的代表作品,在题材、主题、样式、语言等方面探讨它们的特色。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国外文学》2019年02期
国外文学

清末民初的澳大利亚文学翻译

长时间以来,国内外研究界多认为澳大利亚文学中文翻译始于20世纪50年代。比如胡文仲的论文《澳大利亚文学中译调查》、①欧阳昱的论文《澳大利亚文学在中国:崛起之中,靠近边缘——关于中国如何接受看待澳大利亚文学的一些想法》、②王腊宝的论文《澳大利亚文学在中国》、③马祖毅的翻译史著作《中国翻译通史·现当代部分》(第二卷)、④查明建、谢天振合著的《中国20世纪外国文学翻译史》(下卷)、⑤陈弘的论文《20世纪我国的澳大利亚文学研究述评》、⑥彭青龙的论文《学术史视阈下澳大利亚文学翻译述评(1949-1978)》⑦等论著均持此观点。1990年,杨国斌在《中国人眼里的澳大利亚诗歌:译者笔记》一文中提到,1921年茅盾在一本杂志上介绍了四首澳大利亚诗歌。⑧茅盾在介绍诗歌的时候还翻译了两首小诗,但该论文在长时间内未能引起学界的注意。直至2009年,尼古拉斯·周思(Nicolas Jose)才在《澳大利亚文学内与外:巴里·安德鲁斯纪念会致辞》一文中提及...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牡丹》2017年16期
牡丹

第十届澳大利亚文学周开幕

由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举办的第十届澳大利亚文学周活动于5月10日正式启动。作为出版大国,澳大利亚的很多作家和文学作品以前却很少为中国读者所知。澳大利亚驻华大使馆为了促进中澳文化交流,自2008年以来每年在中国举办澳大利亚文学周,旨在拉近澳大利亚文学作品和中国大众之间的距离,促进两国文学界、出版界之间的交流。值此文学周十周年之际,四位享有国际知名度的澳大利亚作家来到中国。包括澳大利亚国宝级历史传记作家托马斯·基尼利。著名的奥斯卡金像奖获奖影片《辛德勒的名单》就是由基尼利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参加此次文学周活动的另一位澳大利亚文学界名人是以续写名著《小妇人》而获得2006年普利策文学奖的女作家杰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牡丹》2017年16期
《中国翻译》2014年06期
中国翻译

学术史视阈下澳大利亚文学翻译述评(1949-1978)

近年来,在外国文学研究领域,“学术史”研究是热点之一。除了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外国文学研究所陆续推出的基于经典作家的“外国文学学术史”大型丛书之外,国别文学学术史研究也呈现“集约化”的态势,出现了“新中国外国文学研究60年”的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这表明,学术史研究的价值日益被学界所认同,陈众议在《当代中国外国文学研究》(1949-2009)的序言中明确指出:“格物致知,信而有证;厘清源流,以利甄别。学术史是一般博士论文的基础,而学科史的梳理既是学科发展的需要,也是一种行之有效的文化积累工程。无论是一般意义上的学术史还是学科史,通过尽可能竭泽而渔式的梳理,即使不能见人所未见,言人所未言,至少也可将有关研究成果(包括研究家的立场、观点和方法)分门别类、公诸于众,以裨来者考”。(2011:1)作为上述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的子课题,“新中国澳大利亚文学研究60年”对建国以来中国学者的翻译与学术成果进行了梳理和评述。研究发现:澳大...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外国文学动态》2011年04期
外国文学动态

更正

本刊201!年第5期中《替人井里取水—评 本刊2011年第3期中《替...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语文建设》2015年08期
语文建设

论澳大利亚文学的多元化创作研究

引言文学是对社会的一种反映形式。澳大利亚的文学创作也离不开其社会和文化的大背景,澳大利亚独特的地理环境导致了澳大利亚文学的特殊性。读者在阅读澳大利亚文学作品时,通常会感觉到澳大利亚文学的平淡无奇。这种看法不是某一个人的看法,而是很多读者都会有的想法。只不过,具体来讲,澳大利亚的平淡之处只是其情节过于平淡,但是说其语言平淡枯燥却是说不通的。这是很多学者经过反复研究之后发现的,是所有从事澳大利亚文学研究教学的同仁们的一致共识。众所周知,澳大利亚小说相比于欧美小说,成熟性与造成的文学影响较弱。这是由于澳大利亚地理位置与欧洲较远,地缘因素造成澳大利亚小说很难被读者立刻接受。其实,澳大利亚小说与英国小说相同,都是欧洲文艺所延伸的产物。但是艺术发展形势被澳洲周围的大洋所阻隔,没有能够与英美等主流西方文学发展同步,滞后的文学发展阻碍了澳大利亚文学的传播。一、文学创作流派的多元化澳大利亚文学体系中主要分为两个文学流派:现实主义与现代主义。特别是...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