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徐(讠于)的小说创作

在徐訏的小说创作中,爱情是作家最常用、也是最擅长的题材。这些爱情传奇多为悲剧,理想在现实中的夭折是其共有的情节模式。婚姻是作家常用的另一题材,它在作家的笔下要么表现为徒具形骸,要么变成泯灭爱情的泥淖,它同爱情一起完成了作家对爱的图景的展示。爱情和婚姻只是作家对社会和人生思考的了望孔,徐訏高蹈爱情、婚姻理想,反映了作家对生命的理想形式的追寻,对生命的终极关怀构成徐訏小说的核心。人性痼疾、文明的缺憾和命运的播弄是通往理想生命形式的几大阻隔,藉此作家给出了“从赌窟到教堂”这样一条虚设的救赎之路,即超越世俗诱惑、实现灵魂拯救。由于创作主体本身的矛盾,使得作家的终极思考无“极”而终。这正印证了人生悖论圈的无法逾越,人生的意义便在于这一追寻的过程,徐訏小说的意义也在于此。徐訏的小说介于雅、俗之间,被称为“现代化的通俗小说”。一方面它重娱乐性和消遣性,同时给抗战期的读者以精神上的历险与满足,使其得到心灵上的慰藉;另一方面,作家的小说又具有“梦  (本文共5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徐訏情爱小说论

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徐訏作为后期浪漫派的代表作家,在长达半个世纪的写作生涯中,创作了大量的小说,而情爱小说则构成了他创作的主流。徐訏通过爱情来关照人生,并对传统文化进行反思。本文旨在通过对徐訏情爱小说的梳理,考察其情爱小说的主题、流变及其在现代文学史上的地位。文章首先从横向上探讨了徐訏情爱小说的主题意蕴。徐訏在文本中对情爱的独特思考主要表现为三个方面:一是爱与时空的关系。徐訏在作品中表现出一种现代的爱情观,认为爱情会随着时空的变化而变化,人间没有永恒不变的爱情,也没有超越时空的爱情。这是对传统忠贞不渝爱情观的反思,徐訏以其特有的深邃触及到了爱情无常、易变、非理性的本质,在同时代作家中对爱情思考的深刻性几乎没有人能够企及。二是爱与性的关系。徐訏注重从审美的角度来描绘爱情,他的情爱小说总是写得很唯美,强调“谐和”的爱情,认为爱情描写要取得谐和就应该有个“界限”,因此他很少涉及赤裸裸的性爱,给人留下了许多想象的空间。三是爱与宗教的关系...  (本文共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徐訏思想及其小说创作论

徐訏(1908—1980),是三四十年代中国文坛上卓有成就的作家,他的诗歌、剧本、小说、散文、小品、文艺评论皆著述颇丰,尤其小说成就最大,与无名氏并称为中国后期浪漫派代表。他的小说多以爱情描写为经纬,以心理剖析为动力,最终以哲理沉思为归宿。从他的处女作《烟圈》,到成名作《鬼恋》,以及后期倾其毕生学问、经历与见识写成的杰作《江湖行》,无不反映了徐訏个人主义理想追求。本论文分上下篇对徐訏思想极其小说创作进行论述:上篇徐訏个人的智慧一、人生哲学本篇第一部分从徐訏的鸟笼与树林着手,阐述其个人主义理论,指出树林思想是其个人主义思想精髓。他在作品中企图从“自尊尊人”出发,建立人人平等,和谐相处的民主社会。但是却经不起社会现实的冲击,最终不可能看到理想王国的光辉,相反,在残酷现实的压力面前,他一步步陷入了矛盾、迷惘、痛苦、和绝望之中。第二部分从徐訏的婚恋观——理想与宽容入手,阐述了徐訏在创作中存在着将爱情婚姻美化、纯化的倾向,这可从他创作的一...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8年06期
辽东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从误解到皈依——徐訏文学宗教观的转变

徐訏是个具有宗教情感的作家,对人生存的终极意义的探寻和追问自然就会倾向宗教。徐訏创作的许多小说具有浓厚的宗教色彩,纵观徐訏的一生,徐訏从早年到晚年对宗教的认识和态度有一个由浅而深、发展转变的过程。早年的徐訏是个天真热情的青年,对生活充满了积极入世的热情与理想,对于宗教持一种艺术化欣赏和哲理化分析的态度。此时,徐訏对宗教的理解和认识还十分肤浅,并不理解宗教所具有的关怀人类精神世界的超越性意义,还不具备真正意义的宗教情怀。而中晚年的徐訏,经历了个人生活的巨大变故和沉浮于香港的无根漂泊生活状态,开始走近宗教、了解宗教,并从中去思索生命的困惑与人生的意义。一、隔膜与误解——徐訏早期的俗世情怀青年时期的徐訏,其实是一个宗教的门外汉,是一个醉心于俗世生活的理想主义者。徐訏最早接触基督教是在北京大学读书期间,徐訏于1927年考入北京大学哲学系读书,此时,已值“五四”新文化运动的落潮期,但“五四”新文化运动所带来的西方文化思潮已经渗入了中国青年...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新文学史料》2019年01期
新文学史料

徐訏佚信《孤岛零简》

徐訏去香港时,将大量的书稿、照片、信件等资料留在了大陆,“文革”期间红卫兵抄家时,这些资料大部分被焚毁,葛福灿从垃圾堆里找到了几张未被烧毁的照片和徐訏去比利时之前徐韬(徐父)给儿子的手书赠言。由于历史原因,1950年之前徐訏在大陆的大部分信件没能保存下来,除徐訏佚信《孤岛零简》@张露@阎浩岗徐訏去香港时,将大量的书稿、照片、信件等资料留在了大陆,"文革"期间红卫兵抄家时,这些资料大部分被焚毁,葛福灿从垃圾堆里找到了几张未被烧毁的照片和徐訏去比利时之前徐韬(徐父)给儿子的手书赠言。由于历史原因...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编辑学刊》2019年03期
编辑学刊

徐訏的编辑活动与编辑思想探析

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离不开现代期刊和报纸的发展,许多文学作品的问世离不开期刊、报纸这一赖以生存的平台。中国现代作家大多是作者、编辑‘‘双肩挑”,他们既是期刊创作的主力军和引导者,也是期刊编辑,长期从事期刊或报纸的编辑与出版,并因此而成为出色的编辑乃至编辑家,他们以自己的辛勤劳作,为发现、培植写作新秀,繁荣报刊出版业,推动文学事业的发展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徐讦就是其中一个。徐讦(1908—1980),浙江慈溪人,著名作家、教授,原名伯舒,笔名徐于、东方既白等。徐讦一生创作颇丰,驰骋文坛50年,共留下500多万字的作品。丰富的文学创作遗产掩盖了徐讦的编辑光芒,一般人恐怕很少知道徐讦还曾经是一个出色的编辑。现有的研究资料将大部分视线集中于对徐讦文学创作的研究上,忽略了他在编辑出版方面的贡献。事实上,徐讦从事编辑职业几十载,曾经与陶亢德一起成为林语堂《论语》《人间世》杂志的得力助手,为《论语》《人间世》风行上海滩立下了汗马功劳。他一生编辑了...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