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亨利·詹姆斯在中国的名声学研究

亨利·詹姆斯是美国著名的小说家、文体学家和文学批评家。作为一名杰出的小说家,詹姆斯有自己明确的小说理论。他创作的《一位女士的画像》、《专使》等大量长短篇小说和《小说的艺术》、《小说的未来》等文论及他为自己的小说集所写的十八篇序言为他在英语文学史上最终赢得不朽声誉。国外对亨利·詹姆斯的研究从1934年、即詹姆斯诞辰一百周年开始就长盛不衰:美国颇有影响力的文学期刊《猎犬与号角》于当年六月出版“亨利·詹姆斯专号”;著名的传记作家Leon EDE1因其编著的五卷本《亨利·詹姆斯传记》获得1963年的普利策奖和国家图书大奖;从1979年开始,由霍普金斯大学出版《亨利·詹姆斯评论》每年出三期,至今已有二十二期;1989年出版的《亨利·詹姆斯百科全书》比任何单卷本著作提供更多的相关信息;亨利·詹姆斯的影响甚至涉及到电影界,他的四部小说被拍成电影,其中《金碗》入围去年的戛纳电影节,受到广泛的好评。尽管亨利·詹姆斯的名声早在半个世纪前就得到复兴,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黑龙江大学
黑龙江大学

一扇为读者打开的窗——亨利·詹姆斯作品的聚焦模式分析

亨利·詹姆斯是十九世纪末、二十世纪初英美文学的重要作家,同时也是其时由现实主义向现代主义过渡的代表作家。他提出并阐述新的小说理论,如“意识中心说”,这是一种有限的视角,故事完全由一个或几个人物所看、所听、所感、所思构成,即由一个或几个精巧细致的“意识中心”来讲述故事,作者极少出现,作品的统一性连贯性由于视点的单一性得到了最大限度的强调。这种视点的出现打破了在詹姆斯之前一统天下的全知视点,为文学开创了一个新的领域。本文将以法国叙事学家热奈特的聚焦模式理论为主要依据,在详细阐述三种主要聚焦模式的同时,以“聚焦模式”的概念对詹姆斯的作品加以分析。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知识经济》2010年11期
知识经济

从《使节》的人物中看亨利·詹姆斯的异教徒身份

亨利·詹姆斯(1843一1916)是美国一位著名的小说家、散文家、评论家,在整个英美文学史上他的成就也是十分显著的。他是一位多产的作家,写作时期从19世纪60年代一直持续到20世纪的前20年,一生共著有22部长篇小说,112篇短篇小说和大量的剧本、游记以及数不胜数的信件。《使节》是继詹姆斯一系列成功作品《一位女士的画像》、《美国人》、《鸽翼》后的又一部力作。亨利·詹姆斯本人在他的这本小说的序言中曾这样评价过这部作品“一部作品的主题可以说是会闪闪发光,而《使节》的主题则从头到尾都闪烁着这种光辉。我坦然承认,我认为在我的所有作品当中,它是最上乘、最‘完美’之作。这一评价如果有任何失实之处,都是我种极端的自鸣得意,成为天下人的笑柄。”(詹姆斯,1998,3)((使节》讲的是主人公兰巴特·斯特瑞塞被他的女主人约瑟姆夫人派到英国去找她的儿子查德的故事。斯特瑞塞在生活中是一个失意的人,他早年遭丧偶和失去儿子的痛苦,这使他对生活失去信心,在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唐山学院学报》2010年02期
唐山学院学报

论亨利·詹姆斯的小说《美国人》中的绘画元素

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作为一个艺术家在文学上的成就是无需置疑的。他长期旅居欧洲,受到了古老的欧洲文化的熏陶,在他的作品中不仅涉猎了文学、历史、地理等内容,而且建筑、绘画等艺术元素都能找到踪迹。小说《美国人》就是这样一个例子。詹姆斯在文学和绘画这两门艺术之间自由穿行的高超技巧,使得这个关于美国新人的故事不但跌宕起伏,而且具有了詹姆斯式的独特风格和价值。解读小说的绘画元素,仿佛推开了欣赏詹姆斯小说的另一扇窗。1用名画暗指人物的性格命运 小说《美国人》一开场,亨利·詹姆斯就把主人公克里斯托弗·纽曼(Christopher Newman)放在收藏了大量世界名画的卢浮宫。欣赏、临摹和购买油画成为推动故事向前发展的重要线索。如果仔细分析就能发现,克里斯托弗·纽曼在卢浮宫看到的人物肖像并不是詹姆斯随便安排的,因为这些纽曼所感兴趣的人物肖像或多或少都预示了故事中的女性人物的性格或命运。这些形象丰满的画像有着不同的远景近景,展示出...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黄山学院学报》2005年02期
黄山学院学报

亨利·詹姆斯晚期小说的语言

亨利·詹姆斯是英语国家公认的最伟大的四、五个小说家之一。有的评论家甚至认为他是英语国家中无与伦比的小说家。[1]詹姆斯的创作生涯从19世纪70年代起,直至20世纪初。他在小说技巧和理论上都有杰出的贡献。他的作品被称为“心理现实主义小说”。他在19世纪传统的现实主义小说与20世纪的现代主义小说之间架设了连接的桥梁。亨利·詹姆斯虽然在文学评论界声誉极高,但他的读者却不多。初读他的作品时,读者往往不易立即理解和领会,其原因是他的小说的主题和语言的表达具有相当的模糊性,尤其是他的晚期作品,非常难懂。本文仅从语言角度分析他的小说之所以隐晦难懂的原因。詹姆斯明显倾向于使用抽象名词作为主句或从句的主语,而且这些名词多为心理意识方面的名词。R.W.Short甚至进行过统计,詹姆斯晚期杰作《奉使记》的第五章的196个句子中,只有45%的句子主语是有关人的名词。在其余的55%的句子里,只有6%的主语是涉及明确的事物。也就是说,几乎一半的句子主语是模...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北京邮电大学
北京邮电大学

亨利·詹姆斯鬼故事中的多元现实

亨利·詹姆斯(Henry James,1843-1916)作为跨越两个世纪的美国现代小说家,国际题材为主题的小说为他赢得了很高的声誉。比较而言,鬼故事在亨利·詹姆斯的文学创作中并不占主流地位,但是鬼故事也是他文学创作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詹姆斯的鬼故事与传统哥特式小说的根本区别在于,詹姆斯的鬼故事是作为表现手法,是一种作者借以展示人的潜意识中存在的多种不确定性的媒介,也就是说鬼故事在詹姆斯的作品中已经不再像传统的哥特式小说那样以描写恐怖为其主要目的。与传统现实主义稳定的、客观的现实不同,亨利·詹姆斯强调一种多元现实,内在化的和不确定的现实。在本篇论文中,作者将重点以亨利·詹姆斯的两篇鬼故事《螺丝拧紧》(The Turn of the Screw,1898)和《幸福角》(The Jolly Corner,1908)为主要文本,从主题和写作技巧两方面论述詹姆斯鬼故事中表现出的多元现实。就主题而言,论文认为亨利·詹姆斯的多元现实有时呈现...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