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在中国文学传统与外国文学资源之间——谈林纾的翻译和创作实践

内容提要:林纾以独特的翻译方式,多产的译作及其深远的影响在20世纪中国文坛上占据着独特的位置。本文从一、林纾的译介情况及影响其书目选择的因素:二、“林译小说”序跋中的比较文学思想;三、林译小说与林纾自身创作的关系;四、林纾与新文化运动的关系等四个方面,探讨了林纾的翻译及创作实践中体现出来的中国文学传统与外国文学资源的关系问题。我们得出以下结论:其一,林纾的翻译和创作都是站在坚守中国传统的主流文化(文学)立场上探索中国文学和世界文学潮流的联系的,并没有因文学翻译活动而形成对于中国传统文学的排斥和否定。早期的外国文学翻译,完全是由中国文学自身的需要而以某种自然状态进入中国文学之中的,并且,它们也都兼容在中国文学之中,成为中国文学中的一种崭新的历史内容;其二,中国传统文学的语言形式和文体形式,并没有构成外国文学翻译的障碍。相反,外国文学都能够顺利地融入中国文学的传统形式之中,成为中国文学形式的有机组成部分,进而丰富了中国文学的审美经验  (本文共4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9年15期
文教资料

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化路径、方向与形态的研究综述

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化可以理解为在中国与西方的文化思潮与文学观念相互交融的作用下形成新文学传统的过程[1]。文学传统的现代化是文学对社会发展不断走向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并积极参与到现代化过程中的一种表现。五四运动以来,许多学者认为告别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化文学革命是中国文学的发展的主要特征[2]。有学者认为将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性发生定位于五四时期存有疑虑,认为应该是晚清时期到五四的过渡阶段[3]。不仅如此,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化涉及追求自由与进步、科学与民主等先进的价值思维,而且融入现代人的生存经验,包括对文学传统批判的元素[4]。因此,在全球化时代下,明晰中国文学的“传统和现代化”的发展路径、方向及表现形态十分重要。一、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化路径王达敏和胡焕龙认为中国文学传统现代化进程归纳为三个时代,分别是19世纪中后期中西方文化的交融时代、世纪之交的新旧“过渡时代”,五四时期中国现代文学发展的“轴心时代”[1]。即晚清、民国初年和五四...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9年21期
青年文学家

略论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化:路径、方向与形态

嵇璐杭州师范大学1、传统文学的特质文学,究其本质,具有表达传递特定社会意识形态的工具性,探索人性、道德、万物本质的哲学性,以及追求真善美的审美性。三者相辅相成,缺一不可。没有人会将单纯传递信息的文字当做文学,同样的,单纯探讨真理的文字也绝不是文学,但若只是追求辞藻上的华丽,言之无物的作品也不可能成为文学精品流传于世。由于文学的这种特质,其必然受到社会政治经济的影响,但不可否认的是其又并不完全是社会政治经济的产物,文学有着自身的发展规律。受历代科举制度的影响,古代文人常常通过写文章来发表自己对政治经济局势的看法,同时这也是寒门子弟进入仕途的唯一通道。因此,在古代中国,文人与参与国家政治经济建设的官僚往往是同一批人,这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中国的传统文学倾向。因此中国传统主流文论受入世精神的影响,政治化色彩浓郁。在长期的的发展中形成了一个以儒家思想为主导,儒释道多种文化元素共生的基本格局。2、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化历程自中国社会步入现代化...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文艺研究》2017年12期
文艺研究

《中国文学传统的复兴》

!!!!!!!!!!!!!!!!!!!!!!!!!!!!商务印书馆2016年5月出版“五四”以来的现代中国文学发展史,被普遍认为是一场告别中国文学传统的现代性文学革命运动,而事实上,百年现代中国文学发展史是一场现代语境中的中国文学传统复兴运动。胡适、李长之等人就坚持主张从“文艺复兴”的角度理解和定义中国新文学运动。这种文学“复兴论”是有别于文学“启蒙论”和“革命论”的第三种现代中国文学史观。《中国文学传统的复兴》尝试将这种文学复兴史观落实到近百年中国文学历史的研究与阐释中,以此修复现代与传统的断裂带。现代中国的文学复兴是在中西与古今的纵横立体交叉地带进行的,正是西方近现代文学话语激活了中国古典文学传统资源...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学遗产》2017年04期
文学遗产

“‘中国文学传统的历史建构’高层论坛”综述

2017年3月25—26日,由《文学遗产》编辑部、江苏师范大学文学院、江苏师范大学中国语言文学省优势学科主办的“‘中国文学传统的历史建构’高层论坛”在徐州召开。来自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艺术研究院、江苏省社会科学院、北京大学、浙江大学、南京大学、南开大学、中国人民大学、北京师范大学、中山大学、山东大学、安徽大学、首都师范大学、南京师范大学、山西大学、华南师范大学、中南民族大学、河北师范大学、西安电子科技大学、江苏师范大学等四十多位专家学者参加会议。开幕式上,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所长刘跃进研究员、江苏师范大学党委书记徐放鸣教授、中国古代文学学科带头人李昌集教授分别致辞。刘跃进致辞(由竺青副主编代读)中指出,本次会议是学术界呼应中央《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的一次高级别研讨会,当前传统中国文学的研究要继续扩大视野,深入思考中国文学传统的扬弃继承,发挥中国文学优秀传统在当前文学和文化建树中的积极作用。与会学者围绕...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社会科学研究》1988年01期
社会科学研究

论中国文学传统的变异与继承

凡是谈到中国文学的渊源,无不上溯《风》《骚》。我国先秦文学中的《诗经·国风》和《楚辞·离骚》几乎无可怀疑地被认为是最初体现了中国文学的优良传统。可是它们之被尊为传统的过程,其间表现了儒家的误解,而其误解又显得荒谬而矛盾。这些荒谬矛盾的见解,竟顽固地支配了中国两千年的文学传统观念。 孔子很重视文学的社会功能,他删定《诗经》的目的在于提倡“温柔敦厚”的诗教,而且认为“《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日思无邪”。但是作为《诗经》主要部分的《国风》,其真实情况如后来宋儒朱熹所说:“凡诗之所谓风者,多出于里巷歌谣之作。所谓男女相与咏歌,各言其情者也。”(《诗集传序》)其中还有不少属于“淫奔”之作。我们从先秦典籍所记古人赋诗言志和引诗证事的情形推测,春秋时人们对于诗义已不能准确理解而多失之断章取义了。对诗义作误解,并以自己的社会伦理观念去牵强附会,尤其被视作儒家经典之后,‘哎诗三百》的面貌全非。汉儒解诗仍沿着孔子的误解而更与封建伦理进一步联系起来。《...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