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傅斯年与中国传统文化

传统文化近代化是贯穿整个中国近代思想文化史的主题之一。近代以降,因欧风美雨、西学东渐,近代中国的文化便具有了极强的挑战性与选择性。在西学的传入和中西文化的冲突与融合中,在为中国文化的发展寻找方向的过程中,传统文化的近代化转型问题始终成为人们所关注的焦点。傅斯年是中国近代历史上新旧文化、中西文化冲突与碰撞过程中出现的一为著名的学者,其渊博的传统文化的根基及其六年留学西方的经历,使其在中国传统文化近代化进程中的作用尤为重要。纵观傅斯年的文化观及在哲学、史学、考古学、文学等中国传统文化领域内的认识、实践、影响等内容,我们不难发现傅斯年这一人物在其咔,所起的支撑和传递旗帜的伟大作用。近几年来,学术界虽对傅斯年进行了一些研究,但大都局限于史学方面,对其与中国传统文化的关系则缺乏足够的、系统的探讨。对他的文化观及其在哲学、考古学、文学等方面鲜有提及。有鉴于此,本文即以“傅斯年与中国传统文化”为题,试图从中国传统文化的角度,以文、史、哲、考古  (本文共12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汉大学
武汉大学

傅斯年国家建构思想研究

近代意义的“国家建构”(State-Building)问题,近400年来一直为学者及政治家所注目。大体言之,欧美的国家建构学说形成两大流派,一是社会契约派,较多关注“社会”体系;二是国家建构派,则对“国家”体系倾注更多心血,“统治”是其探究的中心点。中国现代学者和政治家有丰富的国家建构思想,但提出系统构架的人不多,而傅斯年是少有的从学术层面阐发国家建构思想体系的学人。傅斯年“国家建构思想”围绕着社会主体结构、中华大民族、国家、文化、政党、经济、国际观等逐一展开,描绘了一幅中国现代国家文明秩序的基本图像,他的“国家建构思想”、国家的功能性制度设计及其建设,在近代学者中显得十分突出,值得我们探讨和研究。傅斯年自认一生都推崇社会主义,而他认同的是以人道主义为核心的自由社会主义。人道主义即社会主义是他的思想发明。在这一社会结构的思想主体中,他年青时曾传播以平等为标识的苏俄社会主义,中年后赞扬罗斯福新政和英国工党的国有化政策,将英美十九世...  (本文共18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6期
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从革命语境到学术语境:近七十年大陆学界傅斯年及史语所史学研究的脉络与走向

傅斯年及其主持的史语所是现代中国学术史上的一个重要存在,1949年以前居于主流地位,1949年迁台后仍是一方重镇。当下,不惟台湾史学界将傅斯年奉为开山祖,以史语所为楷模和典范,大陆学界对傅斯年及史语所也尊崇备至,甚至视之为中国现代学术的巅峰。众所周知,1949年后在大陆学界马克思主义史学位居首席,其他学派无与并立者。而近年来学术史书写中傅斯年及史语所地位的上升可谓意味深长,具有一定象征意义。大陆学界关于傅斯年及史语所研究的演变,与不同时期整个史学风气的转换密切相关。本文拟对近七十年来大陆学术界关于傅斯年及史语所的研究轨迹做一勾勒,(1)不仅梳理总结这项研究取得的具体进展,而且借以窥测近七十年来大陆史学风气之转移,以及不同学派之间的力量消长。一、1949年后至改革开放前:以批判为主调1949年以前的史学界,尽管山头林立、派别众多,但以胡适、顾颉刚、傅斯年为代表的史料学派无疑居于中心地位,占有丰厚的学术资源,掌控着学术话语权。194...  (本文共18页) 阅读全文>>

哈尔滨师范大学
哈尔滨师范大学

傅斯年高等教育办学理念研究

傅斯年是我国近现代声名显赫的教育家和教育实践家,从学生时代便对教育针砭时弊,终其一生都在为中国高等教育事业发展出谋献策,尤其是他的教育理念与实践为构建我国近现代高等教育的理想蓝图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青年时期的傅斯年就树立了以“教书匠”终其一生的教育理想,他希望通过不断的教育实践与改革实现这一理想。通过历史回顾,可以看到这位教育实践家实现理想的心路历程,在他的职业生涯中先后执教于中山大学、西南联合大学、北京大学与台湾大学,做过北京大学的代理校长,后又担任台湾大学校长。正所谓厚积才能薄发,傅斯年在执教于中山大学与西南联合大学期间积累了丰富的教育经验,在代理北京大学校长与台湾大学校长期间将教育理想与教育经验转化为教育实践。北京大学与台湾大学能够成为享誉全球的知名大学与傅斯年的努力密不可分。他运用办学理念指导并实施了大量的高等教育改革与实践活动,其在长年从事的教育事业过程中形成了大学自治的高校办学理念、学研并行的办学理念以及求真务实的...  (本文共7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傅斯年历史教育思想研究

著名史学家、教育家和社会活动家傅斯年,在其55年的生命历程中,创办了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曾担任北京大学代理校长和台湾大学校长。在长期的史学研究和教学活动中,他不仅提出了“史学便是史料学”观点,成为中国史料学派的代表人物,而且形成了丰富的历史教育思想。运用历史学、教育学等学科的相关理论,对傅斯年历史教育思想进行研究后,发现在傅斯年历史教育思想的形成和发展中,传统文化的熏陶是其史学教育思想之源,同时他也学习和借鉴了近代西方史学思想特别是兰克学派的史学思想,长期的史学研究和教学实践,进一步丰富和深化了他的历史教育思想。傅斯年历史教育思想内涵丰富,包括对历史教育的内容、目的和功能的揭示以及对历史教学方法、历史教材的编纂、教学主客体等的阐述。傅斯年历史教育思想的特点鲜明,对当前的历史教育改革、中学和大学历史教学与研究以及历史教科书的编纂等都具有深刻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本文共7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江西师范大学
江西师范大学

傅斯年史学思想探析

二十世纪初年,因欧风美雨、西学东渐,西方各种新史学观念纷纷传入中国。在西方史学输入和中西史学碰撞与融合的过程中,中国封建史学逐步走向没落,中国应当建设怎样的史学,怎样建设史学,即中国史学现代化的问题成为二十世纪上半期摆在中国学人面前的一大难题。于是,各派史学大师纷纷登上史学舞台,通过辛勤探索,在史学理论、史学方法等方面,取得了可喜的成绩,傅斯年便是其中的一位。傅斯年就是在中国近现代史学上中西史学碰撞与融合的过程中,中国传统史学逐步走向解体、现代史学即将产生的过程中涌现出来的一位著名的史学大家。其在青少年时期就具有渊博的传统文化知识,又留学英德六年,中西文化兼具,可以说是学贯中西,其深受乾嘉学派、胡适实用主义、进化论、兰克史学、新史学派等的影响,具有深厚的史学功底。归国后,主持创办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力求史学的科学性与客观性,高度重视史料的收集与整理,主张拓宽史料的范围,提出带有争议的口号“史学即是史料学”,并立志要“建立科...  (本文共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