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郁达夫小说与明清性爱小说

在中国现代小说史上,郁达夫性爱小说占据着独特而重要的位置,对它的研究也历久不衰,高峰叠现。但是,郁达夫小说与本土文化,特别是与明清性爱小说关系的研究却始终处于低谷状态。相关论文少,且论述笼统,推测大于论证。基于此,本文试从文化视角切入,以价值观为起点,从价值观、性别观、情欲观等三个方面,集中探讨郁达大小说的文化内涵及其与明清性爱小说的文化联系。全文包括引言、主体、结语等三个部分。引言:初步论证了郁达夫小说与明清性爱小说历史联系的必然性。郁达夫小说作为外来文化影响的直接产物,能以现代经典存世,其身后必然有着深厚的本土文化支撑。郁达夫虽然深受外来文化浸染,但他毕竟是中国人,对本土文化有浓厚的兴趣,有着深厚的传统文化修养,因而在他身上积淀了复杂的本土文化因素,而且他对现代小说与明清小说的继承关系也有所自觉。另外,论述其必然联系时涉及到性爱概念及性爱小说的研究范围,故而在此予以明确界定。笔者以为,“性爱”既不同于本能,亦与爱情有所区别,  (本文共3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涪陵师范学院学报》2006年01期
涪陵师范学院学报

传统的投影 现代的写生——试谈郁达夫小说与明清性爱小说的性别意识

研读明清性爱小说时,笔者有趣地发现:郁达夫小说的性别表态与深层倾向并非只是来自于欧风美雨,也有着中国传统文化与文学的基因。作为长期留学日本、新味十足的郁达夫,虽深受外来文化熏染,但毕竟是在浓厚的中国文化氛围中成长起来的,江南的山水风习与绵延流传的明清文化都被整合进郁达夫的文学意识中,这决定了其小说创作必然会受到本土文化、文学的制约与影响。郁达夫对明清性爱文化与文学曾十分留意,对自身创作与明清小说的精神联系也有某种程度的自觉。“有一天在一家旧书铺里买了一部《西湖佳话》和一部《花月痕》。这两部书是我有意看中国小说的时候和我相接触的最初的两部小说。”[1]又:“我在去国之前,曾经做过一篇模仿《西湖佳话》的叙事诗。”[2]而且,郁达夫的性爱写作确实受到了明清小说的启发,有意要接续“游荡文学”的传统。他曾经谈到,“游荡文学,在中国旧日小说里很占势力。不过新小说里描写这一种烟花界的生活却是很少。……为什么独有这一个烟花世界我们不应当描写呢?...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辽宁师范大学
辽宁师范大学

劳伦斯与郁达夫作品性爱主题比较

劳伦斯和郁达夫分别是中英现代文学史上饱受争议却极富才华的作家。对性爱在两性关系及社会进步中的重要地位,他们都在各自的作品中进行了大量的阐述和反夏思考。相似的人生经历,相似的创作方法,相似的表现主题和相似的文学命运使得他们具有极强的可比性。本文就以二者作品中的性爱主题为切入点来比较分析不同国度的两位作家在相似主题表现出的种种相似和相异,以及由此而体现出的中西美学与文化精神中某些相似和相异的特质。  (本文共2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众文艺》2019年08期
大众文艺

郁达夫文学作品中的“颓废”主义解读

“颓废”是生命从成熟向衰败逐渐迈进的一个过程,和积极、激进等词汇是截然相反的。郁达夫作为现代文学中的典型代表,不论是作家还是其文学作品,都被业界认为是颓废的,在《沉沦》中就已经初步显现出颓废情绪的基调,在其他作品中更是平添一种颓废感和颓废心理1。从现实意义上来说,这种颓废心理恰恰是对现实社会黑暗的一种心理感受,作家在颓废情绪中释放自己的紧张心理,塑造出典型的人物形象,同时在文学艺术领域中形成一种独特的“颓废美”。一、郁达夫文学作品中的颓废郁达夫在青年时期经历生活贫困,中年时期不幸的家庭婚姻,同时国家处于内忧外患的状态,现实动荡,创作出的作品比较忧郁和感伤,不仅表达出生活的现状,同时也彰显出作者内心柔弱,不敢正视现实,不敢与现实中的黑暗相抗争。郁达夫的文学作品,所塑造的人物形象都带有一种强烈的颓废色彩,将自身颓废情绪延伸到小说人物形象中,在小说人物形象塑造中增添了一种真实性。中国现代文学作品虽然融合有很多的现代元素,但其中的颓废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东坡赤壁诗词》2018年06期
东坡赤壁诗词

郁达夫故居

尚存黄卷有余香,字里行间感慨伤。也许是非连国事,那知行止竟身亡。青灯养志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文教资料》2016年17期
文教资料

浅析郁达夫的内心世界

郁达夫,一位生前与死后备受争议,被很多人斥之为“颓废派”的作家,中国现代文学因郁达夫更增其璀璨的奇色异彩。郁达夫认为“文学作品,都是作家的自叙传”,因而他常常在作品中抒发主观感受,或在某种人物身上投下自己的影子[1]。纵观郁达夫的作品,所刻画的各个主人公的身上体现着他对复杂心态的刻意追求,既热切又迷茫,既奋进又颓废,既明快又悲伤。为何这样一位才华横溢的作家会在自己的作品中处处投下颓废的影子?这样一个矛盾的问题只有到他的内心世界中去探求答案,寻找他心理矛盾的根源。在郁达夫的作品中,可以较为完整地看到他当时的内心世界中的痛苦、矛盾与挣扎。一、迷茫的前途文学是人学,文学要表现人生,揭示人性、人格、人情,而文学家在创作时都会受到所处时代的影响和局限。郁达夫的小说在近代中国广阔的社会背景下展开了人生绚烂多姿的画卷,栩栩如生、呼之欲出的那些千姿百态的人物在人生的舞台上或歌或泣,生的苦闷,沉沦的悲哀,追求时的惶恐,构成了人生百态图。在这些人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学刊》1989年06期
语文学刊

郁达夫小说创作的悲剧性

班扮〔介退‘毛,进‘矛之:布七浦、之‘令心绮小魂月,之分硬婉、亡‘奋己万、台匀,,出补乙召、心‘今耐且百病缠身,又飘零在客,总是长嘘短叹、哭己怜人。这种悲凉的气氛、凄切的情调,在郁达夫的笔下相当浓重,他摄取生活总是乐于此道,而且擅于咀嚼其中的苦味。这是一个浪漫主义作家对生活独特体验的结果。也是郁达夫对小说的悲剧性有意识追求的结果。 郁达夫的小说自叙性很强。因而,他自身生活和命运的悲剧性遭遇便构成了其小说的悲 容。 达夫从小生活在贫困之中,现实生活的灰暗和平淡养成了他孤寂、沉静的性格,而且 日郁郁寡欢。这种性格伴随着他的生活也铺就了文学创作的底色。在他的眼里,很难相信 界上有善人·只觉得“凄切的孤单是人类从生到死的一道实味。”他把这种孤独着做是艺 的酵素乃至艺术本身。他的童年没有绚丽的色彩。青年时代,他留学日本。作为弱国子民,在那个荒淫残酷的军阀专权的岛国里,倍受歧视。《沉论》忠实地记录了当时的情况。小说借一个中国留日学生的忧郁性...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