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南宋风雅词派研究

在中国文学发展史上,词这种文学样式,在宋代蔚为大观,可谓空前绝后。大家、名家辈出,姜夔即为其中的一位。在南宋词坛,姜夔的地位仅次于辛弃疾。他不但以其骚雅峭拔的词风,自拔于传统的婉约、豪放之上,而且还开启了南宋中后期的风雅词派。但是由于历史和观念的原因,词学界对以姜夔、史达祖、吴文英、周密、王沂孙、张炎等人为代表的风雅词派,还未形成客观、全面的认识和评价。基于此,本文拟对南宋风雅词派作一番细致而全面的分析、论述。全文共分为五个部分。第一部分:论述南宋风雅词派的得名由来。姜夔在词史上有着开宗立派的作用和地位,针对这个问题,词学界已经基本上取得了大致的认同。但对这一词派的具体称谓,却是众说纷纭,各执己见。据不完全统计,数目达十一种之多。笔者以为,“南宋风雅词派”的这一命名最为恰切。究其原因大致有二:一、从体现他们审美理想和审美主张的创作理念来看。这派词人受到南宋理学及当时词坛上所兴起的“复雅”之风的影响,相继提出了一系列的雅化理论,而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宋元之际风雅词派研究

风雅词派经历了南宋和元代前后两个发展时期,本文所要着重探讨的则是前后两期的衔接段即宋元之际的风雅词派。由于时世变幻、地域文化之差异以及词体自身发展等原因,宋元之际风雅词派在承续姜夔词的同时,亦出现了许多新变,而这种新变突出地表现在该词派对骚雅审美理念的偏离和对清空审美风格的突破。风雅词派在宋元之际是相当活跃的一个词派,其对元代词坛之影响主要表现在对稼轩词派余响粗豪叫嚣风气的批评与拨正,和直接引起了雅词的复兴。这些都是很值得注意的。  (本文共7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暨南大学
暨南大学

宋季及元风雅词派流变研究

姜夔创立的风雅词派在词学史上意义重大,但论者却多在南宋的范畴内进行研究。实际上,朝代的更替并不能割裂词风的发展和延续,风雅词派在元代仍有延续,张翥、张雨等人即是元代风雅词人的代表。本文主要对宋元风雅词派词人、作品、创作观进行研究。在文本细读的基础上,钩稽相关材料,以求条理化,并通过在个案研究的基础上,体现出群体性的共同特点,及其演变、发展之轨迹,以求达到全面描述并总结这一词派由宋及元的相关创作理论。限于篇幅,本文主要对宋元之际的风雅词人进行了基础性的研究工作。本文第一章从总体上论述了风雅词派的创作观。主要考察了南宋风雅词派的得名原因、形成条件,总结了风雅词派六个主要的创作观,包括从俗到雅、音韵和谐、炼字炼意、间架结构、唐诗入词、咏物用事、兼取众长等。接下来的几章,对宋元之际具有代表性的风雅词人、作品及创作观进行了论述,主要包括周密、王沂孙、张炎这三大家。如第二章对周密的审美观、词学思想、词作内容和艺术风格进行的研究,第四章对张炎...  (本文共2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时代文学(下半月)》2011年04期
时代文学(下半月)

南宋风雅词派命名辨析

“派”、“流派”这两个词语,很早就在我国典籍中出现了。据东汉许慎的《说文解字》,可知“派”与“流派”是同一个意思,都是指水的支流。但用“派”来概括文学创作的派别,大约在南北宋之交才开始。吕本中的《江西诗派宗社图》、杨万里的《江西宗派诗序》、刘克庄的《江西诗派小序》等,可以说是对文学流派自觉认识的标志。对词这种文体,宋人虽有不同风格类型的区分,却并未给词人冠之以某“派”的称呼。明人张南湖于万历间著《诗余图谱》,其“凡例”之后附识曰:“词体大略有二,一体婉约,一体豪放。婉约者欲其词情蕴藉,豪放者欲其气象恢宏。盖亦存乎其人。如秦少游之作,多是婉约;苏子瞻之作,多是豪放。大抵词体以婉约为正。”张南湖将词概括为“婉约”、“豪放”二体,侧重谈的仍是两大类风格,并未称之为两大流派。对宋词流派的明确划分,始于清初的王士祯。他说:“张南湖论词派有二:一曰婉约,一曰豪放。仆谓婉约以易安为宗,豪放惟幼安称首,皆吾济南人,难乎为继矣。”王士祯不仅将张南...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2007年05期
宁波大学学报(人文科学版)

非豪非婉 别立一宗——南宋清雅词派刍议

姜夔(1155-1221),字尧章,号白石道人,江西鄱阳人。以词名世,在南宋词坛上与辛弃疾、吴文英诸人齐名。曾“三薰三沐师黄太史氏”[1]的他,不满于当时流行于词坛的软媚无力的清真余风,引江西诗派清劲瘦硬的笔法入词,从而为南宋词坛带来一缕清雅之风,词风因之一变。在其影响下,后继者如张炎、周密、王沂孙等人,自觉地效法白石,创作雅词,一时蔚为大观。正如清代朱彝尊《黑蝶斋诗余序》所云:“词莫善于姜夔,宗之者张辑、卢祖皋、史达祖、吴文英、蒋捷、王沂孙、张炎、周密、陈允平、张翥、杨基,皆具夔之一体;基之后,得其门者寡矣。”[2]张炎诸人自觉地追随白石,在审美趣味、审美爱好以及创作风格上与之十分近似,从而形成了一个新的词学流派。然而,对于以姜夔为首的这样一个新兴的词派,应该怎样称谓呢?迄今为止,学者们虽然早已注意到了此词派的存在,但在此问题上仍然治丝益棼,众说纷纭,尚未形成统一的观点。清代谢章铤《赌棋山庄词话·卷九》云:“宋词三派,曰婉丽,...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12年05期
南京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

论张先于格律—风雅词派有开创之功

宋词研究领域有所谓格律词派、风雅词派,前者主要就形式体制而言,后者主要就内容旨趣而言;但从它们的研究对象来看,名称虽异,所指实近。从创作实践看,对格律的恪守苛求,和对词句的推敲锻炼,往往是同步进行的;更进一步,词旨、词境的提高需要精美的形式和修辞,而精美的形式和修辞也确实能促进词情、词意和词境的雅化。既如此,不妨合并为“格律—风雅词派”。格律派的核心人物是周邦彦,风雅派的核心人物是姜夔;但对于宋代格律—风雅词派而言,周、姜仅为两大关键性人物,周之前,姜之后,都有一些重要词家值得细加讨论。北宋前期的张先(990—1078),即可谓该派的开创者。兹特为拈出以论之。一、“韵胜”的自觉追求与格律—风雅词派的形成北宋前期,令词发育充分,已无太多拓展空间,而慢词则方兴未艾,亟需开发。在两宋词史上,张先和柳永一样,都是最早自觉创新词调并大量填写慢词的重要词家。张先作词以小令为主,后渐多染翰长调,如《泛青苕》是自度曲,双调,108字,上、下片各...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咸宁学院学报》2007年04期
咸宁学院学报

论宋元之际风雅词派的居所词

风雅词派是活跃南宋一朝并继续进入下一朝即元代的一个重要词学流派[1]。该词派经历了南宋和元代前后两个发展时期,而本文所说的则是前后两期的衔接段即宋元之际的风雅词派。作为一个词派,往往不仅在创作宗旨和审美理念上趋于一致,有的甚至在意象的选择和运用上也有许多惊人的相似之处,宋元之际风雅词派就是如此。居所,顾名思义指的就是居住场所,包括家庭住所和赏玩亭园。宋元之际风雅派词描写的居住场所可以说“包罗万象”、异彩纷呈,从描写的数量上说亦是不少,下面不妨看看南宋风雅词派和宋元之际风雅词派的居所词对照表:南宋风雅词派宋元之际风雅词派词人姜夔吴文英张炎周密陈允平王沂孙仇远数量3 27 31 9 4 1 130首46首(注:本表统计数据主要根据南京师范大学《课题组》研制的全宋词检索系统,部分来自手工统计)合计虽然两者在总量上差距并不大,但值得注意的是,南宋风雅词派在一百多年的时间和宋元之际风雅词派在五十多年的时间上,显然是不可同日而语,并且在南宋...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