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落地的麦子不死

从1920年9月30日张爱玲在上海出生到1995年9月在美国洛杉矶随风而去,她的一生既清纯又繁复,既热闹又荒凉。张爱玲的早熟早慧,那种缘于家庭出身与处境的对人生的感悟,以及那个时代对她的影响,共同形成了张爱玲特殊的文学世界。在1943—1945年的上海,张爱玲创作出惊人的《传奇》与《流言》,她从非理性、情欲的角度,从人本性的缺失中写出普通人的生命传奇,以独特的心理审视了人们赖以生存的基本的情感关系:亲子关系和性爱关系,写出的是无爱的婚姻,无情的亲情。在张爱玲的前期小说中,已经大致完成了她对人生的基本理解。尽管创作时间不长,但这些内容皆来自张爱玲生命体验最深刻的部分,因而具有震撼人心的力度。这是张爱玲作品的主要魅力所在。细究之,她作品中的人物皆是“不彻底的凡人”,在这些“不彻底的凡人”上寄寓着作者悲天悯人的情绪和失落者心态。解放后,面对变化了的社会环境,她在努力寻找自己对人生对人性的理解与社会现实环境要求之间两相适应的契合点,寻找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跨世纪(时文博览)》2009年24期
跨世纪(时文博览)

落地的麦子不死

在这女孩身上,我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也来自农村。也有那股泥土里长出来的憨实,和那种打不死的勇气。怀揣梦想第一次见到麦子时,她来理发店应聘洗头工。正给我修剪头发的店长,看看瘦小的麦子,连连摇头:小姑娘,我们虽急需人手,但也不用童工!麦子出示身份证,证明自己年满十八岁。稍作询问之后,店长本欲留下这女孩,可得知她工作经验为零时,再次摇头。麦子平静地收起身份证。向店长欠身道别。这时,有位老外要理发,可发型师听不懂他说什么,两人都急得冒汗。麦子大方上前,用英语跟老外对话,继而告诉发型师:天太热,他想理个光头。眼前这一幕,令众人瞠目结舌。店长问麦子:你既有这种本事,为何要来做洗头工呢?麦子坦率告知,她今年中专毕业,学的是计算机和英语,目前,还没有找到接收单位。父母种田辛苦,还要奉养爷爷奶奶,她不忍再向家里要生活费,因此,想先找份能解决吃住的工作。店长沉吟片刻终于点头,麦子开心地笑起来。后来,我去这家店做了几次头发护理,渐渐与她熟悉起来。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意林文汇》2010年01期
意林文汇

落地的麦子不死

第一次见到麦子时,她来理发店应聘洗头工。正给我修剪头发的店长,看看瘦小的麦子,连连摇头:小姑娘,我们虽急需人手,但也不用童工!麦子出示身份证,证明自己年满十八岁。稍作询问之后,店长本欲留下这女孩,可得知她工作经验为零时,再次摇头。麦子平静地收起身份证。向店长欠身道别。这时,有位老外要理发。可发型师听不懂他说什么,两人都急得冒汗。麦子大方上前,用英语跟老外对话,继而告诉发型师:天太热,他想理个光头。眼前这一幕,令众人瞠目结舌。店长问麦子:你既有这种本事,为何要来做洗头工呢?麦子坦率告知,她今年中专毕业,学的是计算机和英语,目前,还没有找到接收单位。父母种田辛苦,还要奉养爷爷奶奶,她不忍再向家里要生活费,因此,想先找份能解决吃住的工作。店长沉吟片刻,终于点头,麦子开心地笑起来。后来,我去这家店做了几次头发护理,渐渐与她熟悉起来。在这女孩身上,我仿佛看见了当年的自己,也来自农村,也有那股泥土里长出来的憨实,和那种打不死的勇气。一次,我...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牡丹江师范学院
牡丹江师范学院

审美与批判:论王德威的现当代文学批评

王德威是当前海外华人文学批评的领军人物,其批评文本新见迭出、风格独具。本文意在对其现当代文学批评展开研究,归纳概括其文学观与批评观、批评特色、批评角度、批评方式,总结其批评启示。王德威视文学以诗意的个体表达反思历史,视批评借修辞的创造铺展历史问题,在此观念基础上,形成了其融文学立场与社会立场于一体的批评立场,生成了其诗意地审美与独立地批判并重的批评特色,实现了批评的审美、社会、伦理等多元价值。探掘作家个体叙事的文学审美因素本身的意识形态颠覆意义,是王德威有机交融审美与批判的批评角度所在。通过科学、专业的批评方式强化批评的学术性,为其审美判断、社会批判提供了有力的支撑。通过审视王德威的批评实践,既可反观当下批评或脱离社会、或脱离文本的不足,更可映照现行批评理论对于文学批评的立场、目的的论述重视不够,对于批评家的个体风格、作家论等批评文体的写作规则研究不足,显示出批评理论有待开拓补足的空间。  (本文共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曲阜师范大学
曲阜师范大学

传人性之奇

曲阜师范大学研究生学位“论文论文题目;_回_面 回’回至自IsN,FMerMWe一论张爱玲的文学创作研究生姓名:王 听学 科、?  (本文共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大学
西北大学

论张爱玲的女性意识

本文借鉴性地运用西方女性主义文学批评理论,结合中国历史文化各方面的实际特点,通过对中国现代女性文学的简要回顾,指出张爱玲在中国现代女性文学史上,从五四时期的自发女性写作到自觉女性写作的里程碑式意义,即由觉醒期的狂热到冷静的审视和内省,及建构女性隐性主体的努力;同时指出张爱玲的女性意识是成熟的女性意识,是超越男女两性对立思维,扬弃狭隘的性别意识,以包括性别意识又超越之的超性别意识关注男性文化中人的生存状态,尤其是对现代女性的生存状态进行了敞明与澄清;并呼吁使人性得以健康发展的新的女性文化之建立。在分析其女性意识的深刻与独特的同时,也指出其消极人生观所带来的沉溺性话语造成的悲剧消解与隐匿凋闭。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福建师范大学
福建师范大学

中国现代女性文学的一道独特的风景线——从张爱玲的前期作品谈其女性写作

张爱玲(1921-1995)中国现代女作家。原名张瑛,出身名门。1939年考入英国伦敦大学,因二战改入香港大学。1942年返回上海,开始以文谋生。在《泰晤士报》、《紫罗兰》、《万象》等报刊杂志发表大量作品。张爱玲擅于将西方小说艺术与中国传统小说结构相结合,以上海、香港为背景描写两性关系、婚姻关系。作品具有独特的艺术魅力。其前期作品结集为小说集《传奇》、散文集《流言》,影响深远。张爱玲于1952年赴香港,1954年发表长篇小说《秧歌》、《赤地之恋》。1955年赴美,1977年发表《红楼梦魇》。1995年逝于美国洛杉矶。本文从女性文学批评的角度对张爱玲的前期作品进行研究,揭示了张爱玲女性写作的独特表现:以上海、香港十里洋场半官半宦人家的女性生活为故事背景,深入透视剖析女性心理,成功运用月亮、镜子两种具女性内涵的意象,对女性内在的奴性意识做了全面自觉的曝光。张爱玲通过写作实现了对女性自身传统意识根本的扬弃和批判,超越了“五四”新文学中...  (本文共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