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抗日战争时期高校内迁探析

一九三七年,伴随着“芦沟桥”事变的爆发,中国进入了漫长的八年抗战时期。由于日本侵略者有意识的以大学等文化教育设施为破坏对象,中国的高等教育面临着生与死的抉择。面对侵略,中国思想、文化、教育界异常活跃,在救亡图存的主题下形成了席卷朝野的抗战教育思潮大讨论,国民党政府以及教育界也采取了相应的应对措施,其中各大高校自1937年夏开始的大规模的内迁运动就是最重要的举措之一。抗战时期的高校内迁,从本质上来说,是为抗日救亡、复兴民族而进行的一场史无前例的中国高等教育事业和知识精英的大转移,从形式上看,它源起于日寇对中国高等教育事业的破坏;从实质上来看,这种被迫的选择又蕴含着积极应对;从时间上看,其历程伴随着抗日战争始终;从结果上看,高等院校的内迁摧毁了日本帝国主义毁灭中国教育的梦想,保存了中国教育的精华,使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不致因抗战而中辍。同时,广大师生积极参加抗日战争,以各种形式宣传和参加抗日救亡活动,支持了长期抗战,为抗日战争的胜利以  (本文共6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7年02期
信阳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毛泽东“又联合又斗争”思想的历史生成及当下意义

“又联合又斗争”是抗日战争时期毛泽东在深刻分析和总结大革命时期、土地革命时期建立统一战线经验教训的基础上,在面对民族资产阶级的“二重性”以及国民党重掀反共浪潮的背景下,提出的一个重要的战略策略思想。它为实现建立、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和取得抗日战争的最后胜利,做出了突出贡献。同时,该思想也在推进社会主义革命、建设和改革事业中发挥了积极作用。在新形势下,特别是在我国推进“一带一路”的战略背景下,面对新形势、新任务,统一战线仍将围绕中心、服务大局,继续发挥重要的法宝作用。为了更好地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又联合又斗争”的策略仍有存在的必要性。只是,此时“联合”与“斗争”的对象性质、形式等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一、毛泽东“又联合又斗争”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毛泽东关于“又联合又斗争”思想的形成和发展有一个不断完善的过程。在该过程中,毛泽东对“联合”与“斗争”的对象、方式、辩证关系、程度等的理性认识和具体运用,随着抗战的推...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内蒙古教育》2014年03期
内蒙古教育

从如今的幼儿园想到过去的“保”“育”院

我国现在的幼儿园,原来叫保育院,例如抗日战争时期,我国就有53个保育院,分布在大陆各省及香港地区,一共教养了28900多个失去父母或父母无法照管的儿童。国务院原总理李鹏就是延安保育院里的保育生。我感到“保育院”这三个字,比如今的“幼儿园”名字好,幼儿园只是一批幼儿的园地,没有突出“保”字和“育”字,没有突出大人的职责和义务,所以弄得如今不少的幼儿园老师不是打孩子、罚孩子,就是暴力虐待孩子。这当然是一个笑话,这些事只能与老师的素质、修养及其责任心有关,与幼儿园这个名字是没有多大关系的。说到对孩子的关心和爱护,我想借机谈谈“保”和“育”这两个字,看看古人造这两个字时的动机或目的。先说“育”字吧。甲骨文的“育”字左边是个“女”,也有的写作“母”,草书的“母”只比“女”字多一点,无论“女”和“母”,都能说得过去;右下方是个倒着的“子”字,表示胎儿头朝下,“会意”胎儿刚刚出生;倒“子”下面很多“点儿”,表示胎儿出生时身上带的血水和胎液。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6年06期
湖北师范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沉潜与激情的学术守望——评《灾难·屈辱·倒退和抗争——抗日战争时期湖北沦陷区历史研究》

近日,徐旭阳教授所著《灾难·屈辱·倒退和抗争———抗日战争时期湖北沦陷区历史研究》一书,由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全书横断纵剖,分八章共42万字,主要论述了抗战时期日伪在湖北沦陷区的殖民统治情况,是一部史料价值与学术价值兼具的湖北抗战史力作。本书有如下几方面的特点。一、独具眼光的研究视角作为从事区域抗战史研究的学者,作者选取了湖北作为研究对象,别具手眼。首先,湖北在全国抗战史上具有重要的战略地位。它拱卫了以四川为主的西南大后方,是敌我争夺的交接地带,尤其是进入相持阶段后,湖北成为正面战场的最前线,武汉则是日军调兵遣将的大本营和发动战役进攻的出发阵地。其次,湖北沦陷区既有与东北沦陷区不一样,又有与华北、华东不完全相同的特点。诚如作者所归纳的:“一是整个抗战期间,湖北全省并未全部沦陷,而是呈现出国统区、沦陷区和解放区三大区域犬牙交错的局面”;“二是日伪控制的不平衡性”。再次,以鄂人治鄂史,可谓人地两宜。作者生于斯,长于斯,相当长一个...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河西学院学报》2017年01期
河西学院学报

抗日战争时期甘肃的外侨管理

抗战时期甘肃外侨主要居住地是以兰州为中心,陇东、陇南和陇中为主要活动区域,并逐渐深入边远地区。抗日战争时期在甘活动的外侨人数从1935年的223人,[1]到1948年全国统计各省外侨人数中甘肃的535人。[1]571由于人员往来,活动等不可控因素,外侨在甘的人数是一直变化的。但是其活动的地域范围较抗战之前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从各县上报的外籍人口调查表中可以看到:甘肃地区的外侨主要分布在陇东、陇南和陇中地区,靠近东部地区,自然环境相对优越,交通相对方便的地方。而兰州是抗战时期甘肃外侨寄居的中心地,大多数外侨选择在老兰州的小沟头五十二号、畅家巷十二号、兰柏道路、官园前街、山字石内地会和中山路等城市中心的主要街巷为落脚点,这符合人类迁移的基本规律,交通和生活条件便利、从业机会多、开展社会活动方便等,同时这种分布也便于甘肃当局对在甘外侨的管理。一、统一管理早在1914年甘肃地方当局就开始将外侨作为城市户政管理的一部分,对其所属的国籍、人...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党史文苑》2017年18期
党史文苑

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党对人民群众的思想政治工作探析

一、抗日战争时期我们党对人民群众进行思想政治工作的原因从内因上来看,这是由我国当时社会各阶层的状况所决定的。自古以来,中国就是一个农业大国,农业人口占中国人口的绝大部分。其次则是工人阶级。而民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等其他社会阶层人数所占比例相对较少。所以,当时人民群众整体文化知识水平不高,思想觉悟程度有限。再者,中国社会各阶层间阶级差异性较大,且思想不统一,因而我们党必须加强思想政治工作,统一人们的思想。从外因上分析,自鸦片战争以来,我国遭受了列强近一百年的欺侮,许多老百姓已对列强侵略思想麻木。面对日本帝国主义大举进攻,我们党必须从思想政治工作入手,唤醒人民群众的斗志,使各族人民携起手来,共抗外敌入侵。另一方面,列强的侵略也导致国门大开,各种思想纷纷涌入中国,致使广大人民群众尤其是知识分子阶层对未来的道路感到迷茫。所以,为了避免人民群众受到消极乃至腐朽思想的侵蚀,走上正确的抗日救国之路,树立正确的人生观和革命观,加强党的思想政治工...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