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麦克卢汉的媒介文化观

本文以加拿大传播学者马歇尔·麦克卢汉的媒介文化观作为研究对象。麦克卢汉独特的媒介理论使他成为传播学界最难有定论的人物。他在60年代获得巨大声誉,随后又沉寂二十年,在90年代中期,重新得到学术界的瞩目,这两次声名显赫都有深刻的历史原因和社会背景。麦克卢汉的“地球村”和“媒介即讯息”等思想早已深入人心,而对于同样重要的媒介功能观、媒介艺术观、媒介进化观(媒介四定律)却没有引起足够的重视。本文详细地阐述了这些理论,并把麦克卢汉和法兰克福学派、英国文化研究学派的理论进行比较,指出他们之间在研究范式上的分歧,从而归纳出麦克卢汉媒介研究中的独特价值。并进一步指出在新形势下,对麦克卢汉理论进行再认识的重要性。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后现代社会的“仿像”与“内爆”

让·鲍德里亚是法国著名的后现代理论家和社会学家,八十年代中后期在西方掀起研究热潮。但是在我国,鲍德里亚思想的介绍和研究还是零星而稀少,系统介绍鲍德里亚的专著还没有。现有的研究比较侧重在社会学和哲学领域,多介绍其“消费社会”和“后现代”理论,很少对其媒介文化观作系统梳理。但是鲍德里亚也是一位出色的媒介文化研究者和批评者,他对媒介文化的认识独树一帜,有很深的现实意义。本文主要运用文献综述法、定性分析法、比较分析法(如:通过他与麦克卢汉、本雅明等人的比较)等方法,对鲍德里亚独特的媒介文化观进行梳理和总结。鲍德里亚认为当代大众传媒是促成后现代社会形成的一种重要力量,正是大众传媒的极权和独自与媒介信息的“迷狂”造成了大众“沉默的多数”,而大众的沉默体现的是一种“弱者的战术”,他们用这种迂回的战术来抵抗媒介的独白和信息的泛滥。在鲍德里亚看来,意义在传媒中“内爆”,日常生活在媒介中“内爆”,大众传媒在大众中“内爆”,文化已经“内爆”,于是整个...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媒介与社会变迁

约书亚·梅罗维茨(Joshua Meyrowitz)是继麦克卢汉、英尼斯之后,美国20世纪80年代新起的第二代“媒介理论家”。梅罗维茨的理论新颖独特,他对“媒介与社会关系”的课题研究具有很深的现实意义。但是在我国,梅罗维茨的介绍和研究简略而粗浅,大多只是摘引1985年他早期“媒介情境论”的部分观点,没有系统论述;更为遗憾地是,梅罗维茨1985年之后的关键理论及其代表作品未能引进国内,致使我们无法全新领略这位大师的智慧光芒。本文主要运用文献综述、定性分析、比较分析等方法,对梅罗维茨的媒介文化观进行梳理和总结。梅罗维茨的媒介文化观系统而完善。他认为电子媒介影响社会行为的机制是:电子媒介对情境重组,导致了新情境的产生,情境变化使社会角色行为发生相应地变化。在梅罗维茨看来,媒介语境对社会秩序产生了两方面影响:微观上,它多样的传播方式使人们的心理经验既分割又统一;宏观上,它重塑了社会结构和社会角色。梅罗维茨同时指出,后现代的电子媒介传播解...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互联网交往形态的演化

互联网的迅速发展和普及,不仅在全球范围内重新定义了媒体与社会,而且也以其开放性、大众化、交互性、匿名性、时空跨越性与技术上的低门槛等优势,重新定义了人们的生存和交往方式,从而引起社会主导媒介的兴衰更替,对社会的媒介环境以及生存演化于其中的社会文化产生了重大而深远的影响,使人与互联网的关系越来越密不可分。互联网交往打破了以精英为主导的传统媒介交往方式,重构着社会的权力构成、文化构成、人们的社会认同感及生存方式,并且随着互联网交往形态的演化,其影响力更为深远。然而,人们一方面享受着互联网所带来的高效、便捷和自身价值实现的快乐,越来越依赖互联网,一方面也深受网络交往中出现各种问题的困扰。互联网交往所引发的社会问题与它所开创的数字化生存优势一样令人瞩目。因此,如何解析互联网交往给人类社会带来的深刻变化及人与互联网的复杂关系,探讨互联网交往形态的塑造和演化机制,寻求更好地发挥互联网作用的策略,成为构建和谐的人与媒介关系的重要课题。本论文采...  (本文共2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
厦门大学

麦克卢汉嫡系继承人德克霍夫媒介思想述评

当今,互联网时代媒介技术日新月异,对个人和社会的影响与日俱增。面对这样的现实,我们很有必要进行认真的理论研究,从理论的高度上把握媒介与社会的变化。以麦克卢汉为代表的多伦多传播学派在西方传播学史上开创了以媒介技术史解析人类社会文明发展史的研究传统。其第三代的代表人物,被誉为“麦克卢汉嫡系继承人”的德里克·德克霍夫继承了以麦克卢汉为代表的多伦多传播学派的媒介理论,并在互联网时代的背景下,发展多伦多传播学派的观念和视野,代表了多伦多传播学派的最新发展。以德克霍夫为代表的多伦多传播学派的最新发展,给同样在互联网时代的我们带来许多重要启发。本文主要分为以下八个部分:第一章是本文的绪论,分别对文章的研究背景、研究现状、研究方法、研究意义和局限进行了阐述;第二章介绍了德克霍夫及其学术活动成果,阐明其作为麦克卢汉嫡系继承人的学术地位;第三章通过对多伦多传播学派的学术精髓以及麦克卢汉的主要媒介思想进行阐释,揭示德克霍夫媒介思想产生的学术渊源;第四...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教文汇(中旬刊)》2018年02期
科教文汇(中旬刊)

媒介文化环境下青年思想政治教育功能的实现

1辩证认识和分析媒介文化在媒介文化环境下,当代青年愿意接受新的事物和观点,愿意尝试新的生活方式;他们思维独立,富有批判精神和创造激情;但媒介文化信息容量大,致使其无暇深入思考,对于很多信息仅仅只是留意标题,细节内容知之甚少。如果青年没有得到正确有效的引导,可能在认知有限的情况下,对获取的媒介文化信息做出肤浅的分析和片面的判断。基于此,青年思想政治教育者应积极地应对媒介文化对青年的影响,引导青年读解、分析和破译媒介文化的文本讯息以及对媒体的再现和话语保持一种批评的态度。1.1媒介文化的正确解读对媒介文化的解读,首先在于解读媒介文化的意识形态性质。大众媒介是阿尔都塞所言的“意识形态国家机器”实施主体“召唤”的工具,媒介文化则是意识形态的主体“召唤”的现实文化环境,个体在这种现实文化环境中感受到的文化,是媒介文化建构的特定意识形态的文化现实。其次,对媒介文化的霸权力量的解读。媒介文化具有一股文化霸权的力量,“文化霸权”中的“霸权”与我...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戏剧之家》2018年11期
戏剧之家

媒介文化理论研究:概念、现状与问题

一、媒介文化的概念辨析作为一个概念,“媒介文化”在最近二三十年才频繁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西方研究界主要是从20世纪90年代以后,以此为研究对象的专著才不断问世。在中国内地,媒介文化研究慢慢经历了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尤其近十年来该研究越来越受学者青睐。1995年,美国学者道格拉斯·凯尔纳(DouglasKellner)在其《媒介文化》一书中对“媒介文化”一词进行了有意识的学术概念构建,即“媒介文化”这一概念既可表示文化工业的产品所具有的性质和形式(即文化),也能表明它们的生产和发行模式(即媒介技术和产业)。它避开了诸如“大众文化”(mass culture)和“通俗文化”(popularculture)之类的意识形态用语,同时也让人们关注到媒介文化得以制作、流布和消费的那种生产、发行与接受的循环。当代英美学术界著名大众文化理论家约翰·费斯克在此基础上更倾向于从消费实践角度看待媒介文化,他认为媒介文化是动态的,对消费者而言,有相对自...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