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工业与城市发展研究

自近代以来,成都城市发展受到现代工业发展的深刻影响。1949年以前,成都现代工业起步晚、发展缓慢,基础相当薄弱,从而制约了城市早期现代化进程。20世纪50年代以后,随着工业化的全面启动和快速推进,成都城市发展也走上振兴之路,现代化水平不断提高。但是,由于推行计划经济体制带来的负面影响,成都城市化与工业化在20世纪60-70年代里出现了严重背离。城市化滞后于工业化。改革开放以后,成都工业化与城市化在市场经济体制下得到初步结合,但由于工业化质量较低等因素的制约,城市化仍然滞后于工业化。成都工业与城市发展的历史证明:工业化是城市化的根本推动力,城市化对工业化具有反作用。以此为指导,成都21世纪初叶工业与城市发展既要紧紧依靠提高工业化质量推动城市化,又要大力加快城市化进程促进工业化,实现二者的良性互动。  (本文共8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财经大学
西南财经大学

统筹城乡背景下的新型城市化发展研究

城市化是社会生产力的变革所引起的人类生产方式、生活方式和居住方式发生转变的过程,是非农产业和人口集中化、集约化、高效化以及传统乡村社会向现代城市社会演变的自然历史过程。在此过程中,一方面,城市不断集聚人口和产业,城市文明日益提升,城市规模扩大、数量增加;另一方面,城市不断辐射和带动乡村,城市文明日益扩散。因此,从理论上讲,个国家或地区城市化水平的提高,意味着有更多农村人口转移到城市,在农业产出不变的情况下,由于农村劳动力减少,农民收入会相对提高,与城市居民的收入差距会呈现缩小趋势。但从中国的实践来看,改革开放30多年来,尽管城镇化进程呈现加速发展的势头,城市化水平由1978年的17.92%较快提升至2010年的49.68%,与此同时,城乡居民收入差距比值却从1978年的2.56扩大到2010年的3.23。城乡发展差距的扩大,必然加深城乡之间的矛盾,严重制约中国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在这一背景下,立足于中国国情和新时期经济社会发展...  (本文共26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安徽省城镇化与农业现代化协调发展研究

城镇化是人类文明进步和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历史过程,是近现代以来推动人类社会前进的引擎和文明进步的综合性尺度,也是21世纪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重大主题之一。中国的全面复兴已经是可以触摸的现实,而伴随着中国全面复兴进程的,无疑将是人类历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次城市化浪潮。目前政府的政策层面和中外学者的研究层面,已经把城市化看成了中国现代化的必由之路和本世纪中国最大的变化特征。中国城市化及与此主题有关的重大理论与实践问题,将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成为影响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影响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目标顺利实现的重大战略性问题。农业是国民经济发展的基础,就我国的大国特征、资源禀赋、发展水平及其未来趋势而言,我国农业的发展始终要面对确保国家的粮食安全与提升农民生活水平的永恒主题。如果我国的农业不能保障国家的粮食安全,全世界都没有办法养活我国的十几亿人口,中国发展的稳定性要受到威胁:如果我国的农民不能通过增收来改善生活质量,农村的现代化进程必然受到影响,...  (本文共18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央民族大学
中央民族大学

西部民族地区城镇化发展研究

城镇化是人类社会经济发展的必然产物,是当今世界上重要的社会、经济现象之一,它推动着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社会结构、城乡空间布局和居民生产、生活方式的质变,并在不同的国家或地区以及不同的历史时期内形成不同的推进特点和发展特色。由于城镇化的推进过程实际上就是区域内社会经济发展与进步的演变过程,因此城镇化水平的高低就成为衡量一个国家和地区社会、经济、文化、科技水平以及国家和地区社会组织程度和管理水平的重要标志。西部民族地区城镇化是我国城镇发展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国家城镇化推进战略中的重要方面,直接影响着国家的城镇化进程、城镇化水平以及城镇体系结构,影响着西部民族地区社会经济的向前发展,是我们进行中国少数民族经济发展战略研究必须重视的大问题。实际上,尽管我国人民生活总体上已经实现了由温饱到小康的历史性跨越,但是东西部之间发展的不平衡性依然存在,而且巨大的发展差距仍在加大;西部民族地区的城乡二元性结构问题日益突出,滞后的城镇化已经成为西部经...  (本文共2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西北农林科技大学

城乡结合部和谐发展研究

当前,中国工业化进程不断加快,城镇化水平加速提高,市场化体系继续完善,国际化趋势更加显著,总体上已进入以工促农、以城带乡的发展阶段,进入加快改造传统农业、走中国特色农业现代化道路的关键时刻,进入着力破除城乡二元结构、形成城乡经济社会发展一体化新格局的重要时期。城市化和城市空间的蔓延已成为当今世界城市发展总的趋势,在城市蔓延的过程中,大城市周边城乡结合部处于“城市之尾、农村之首”交接地带,是城市—乡村地域体系基础上衍生的一种新型过渡性区域,是城市快速扩张的重点区域。大城市周边的城乡结合部凭借大城市的经济、市场、区位、技术等方面的支撑优势,农村功能向大城市功能过渡,担负着实现农业现代化、标准化、市场化、信息化、法制化、城镇集聚化、社会信息化、城乡文明化的多重职能,是农业经济发展的前沿区,是农村向城市转化的示范区和承载地,是大城市发展不可逾越的关键环节。城乡结合部和谐发展不仅对推动城市经济发展、提升城市人口集聚功能、加速城市化进程等方...  (本文共18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当代安徽淮河流域工业发展研究

安徽淮河流域(以下简称“本区”)工业发展与变迁的历史是我国相对落后地区尤其是中部地区工业化的缩影,反映了在中央和地方政府的领导下的当代安徽淮河流域人民群众奋发图强建设家乡的光辉历程。研究这段历史,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本区工业建设所取得的成就,并总结出经验,将之发扬光大。通过发现其中的问题与不足,我们又可以从中汲取教训,从而更好地加快本区经济与社会发展。本区具备发展工业的资源基础,然而由于起步晚,发展缓慢,其历史起点较低。新中国成立以前,本区工业始终处于“开而未发”的状态,主要以传统手工业为主,以机器生产为标志的现代工业严重滞后并发展速度缓慢。新中国成立后至改革开放前,中央及安徽地方政府在本区创建了一批现代工矿企业,为本区工业建设奠定了基础。通过三年经济恢复以及社会主义改造的完成,社会主义经济制度在本区基本建立。50年代初,沿海工业企业内迁以及苏联对华工业援建使本区工业发展获益匪浅。1965年开始的“小三线”建设使本区六安、金寨、霍...  (本文共3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