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海德格尔存在论技术观研究

海德格尔技术观在其后期哲学中占有重要地位。他把技术与形而上学、现代性等问题联系起来,运用现象学的方法,在存在论意义上对技术及其本质进行分析和研究,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技术观。考察海德格尔的技术观具有极大的理论和现实意义。海德格尔继承和发展了现象学。他在《存在与时间》当中运用了现象学方法,在后期哲学中依然坚持现象学的精神,采用现象学的方法对技术进行分析。他以现象学的方法和态度追问技术,把现象学“走向事情本身”的方法运用在揭示为现代技术所遮蔽的东西的过程中,希望通过回到古希腊来寻找技术的源头,通过对存在真理的探索,挽救在现代技术控制下的人类精神危机。海德格尔哲学虽然历经转向,其思想核心依然是存在问题。他把技术问题和存在问题联系在一起,对技术的思考也以探索存在真理的显现为目标。海德格尔从存在论的角度对技术进行了分析。他对技术本质的追问是从对传统技术进行批判开始的。他从词源学的意义上分析了技术在古希腊所具有的源初含义,把解蔽看成技术的本质,  (本文共6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大连理工大学
大连理工大学

从海德格尔到鲍尔格曼技术哲学经验转向研究

20世纪80年代以来,技术哲学掀起了一场经验转向运动。鲍尔格曼技术哲学的经验转向是这场经验转向运动的一个代表性的向度。与其它向度相比,它具有两方面的独特之处:一是它为人们提供了分析技术发展中生存问题的经验视角和实践的拯救方案;二是它聚焦在关注和实现自然、传统、社会、文化、政治、经济、伦理和历史等诸多价值上,为技术多元价值设计提供了重要指导。在为技术多元价值设计提供指导的意义上鲍尔格曼技术哲学的经验转向也是技术哲学的“伦理转向”不可取代的。同时,鲍尔格曼技术哲学的经验转向是以海德格尔存在论现象学技术哲学为直接理论来源实现的,所以本文将研究从海德格尔到鲍尔格曼技术哲学的经验转向。论文从现象学技术哲学的始源点出发,首先阐述了海德格尔和鲍尔格曼技术哲学共同的形而上学基础,据此论文分析了海德格尔技术哲学的形而上学走向;论文结合现实的技术发展,从理论层面分析了经典技术哲学的不足,探讨了技术哲学经验转向的理论根据与现实基础;在此基础上,论文阐...  (本文共10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师范大学
四川师范大学

技术时代的艺术

技术时代的艺术:论海德格尔的技术-艺术观》一文以海德格尔批判、克服形而上学与现代性危机为出发点,探讨了形而上学何以使古希腊人的“技艺”在技术时代分裂为同源却对立的“技术”与“艺术”,并据其同源性入手,以存在论的观点揭示了“技术-艺术”的实质。从对“技艺”的剖析及对“技术”、“艺术”实质之揭示再到对“栖居”(诗性)的阐发,本文把握技术时代(现代)之精神实质,展露技术对现代社会的“摆置”及艺术(诗性)在技术时代的不堪处境,阐明技术时代实乃“夜半时代”的实情,指出“栖居”之于技术时代的必要性及其深远意义。首先,本文对古希腊人的“技艺”一词经罗马人的转译从源初意义上的“解蔽”、“让显现”减缩为突显“效果因”的“真理”作出分析,接着解释了“真理”在形而上学的完成过程中逐渐被理解为“表象正确性”的深层原因,最后从形而上学的完成阐述了技术时代的特征及其必然性。接着,本文从海德格尔存在哲学的基本观点出发,以技术时代的深刻危机为着眼点,根据技术与...  (本文共9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科技大学
华中科技大学

技术的意义—海德格尔技术观与马克思技术观比较研究

技术使社会发生了巨大变革,技术也成为了现代性的标志之一。在技术对人类生活产生巨大影响的同时,海德格尔和马克思都对技术现象与技术本质产生过思考、追问与分析。本文旨在对两位大哲学家的技术观进行比较、分析梳理,从而使我们对海德格尔和马克思的技术观有一个更为系统的了解。本文分析了海德格尔对技术的追问,并揭示了海德格尔认为现代技术的本质是座架,是一种限定、强求和控制,使事物放弃本真的存在,而进入一种非自然的状态。马克思则认为技术的本质是工业,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杠杆,同时技术又是一种自身异化和劳动异化的活动。从两者的共性上来说,海德格尔和马克思在承认传统技术的工具性前提下,都对技术带来的负面影响进行了批判,尽管二者之间存在着本质区别。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论海德格尔对《纯粹理性批判》的现象学解释

海德格尔是一位有创见的哲学家,是二十世纪最重要的哲学家之一。我国对海德格尔思想的研究已持续多年。但对海德格尔与康德哲学思想的关系研究得还不够充分。海德格尔重视康德的《纯粹理性批判》,他对康德的解读是在他的现象学方法引导下进行的。本论文就是有关海德格尔这方面思想的研究。本论文分三个部分。第一部分论述了海德格尔为什么重视解读《纯粹理性批判》。海德格尔认为,他的代表作《存在与时间》被人误解了。通过解读《纯粹理性批判》,海德格尔一方面是为了消除人们对《存在与时间》的误解,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自己的思想定位到哲学史上。第二部分论述了海德格尔如何通过解释《纯粹理性批判》来论述自己哲学体系。对海德格尔来说,现象学是一种方法的概念,是让人从显现的东西本身那里如它从其本身所显现的那样来看待。基于这种认识,他认为形而上学的本质决定了它不是关于经验的科学,而是关于验前知识的科学,即以“存在”为对象的存在论。因此,《纯粹理性批判》不是关于知识的理论,而是...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南师范大学
华南师范大学

海德格尔的诗性拯救

在海德格尔看来,传统的形而上学把存在者视为存在,从而遗忘丁存在。形而上学本质上就是主体形而上学,它使世界成为主体的图象,使人处于无根状态。而科学和现代技术的发展加速和加深了人这一状态。在海德格尔看来,人的本质归属于存在,存在就是天、地、神和人的四方整体之纯一性。这种存在是作为语言的存在,语言是存在的家。海德格尔的语言本质上就是诗。因此,海德格尔的思想本质上是诗性的。真正的诗乃是存在的道说,我们应倾听诗的道说,诗意地栖居在这片大地上。诗意地生活就是劝说我们要有对物的泰然任之和对神秘的虚怀敞开的生存态度和生存方式。因此,唯有诗才能使我们栖居在片大地上,诗意地生活成为我们的拯救之希望。这种思想对于技术化了、形式化了的我们时代来说是非常重要的。但海德格尔的思想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它并没有克服形而上学;它没有找到一条把诗意地生活与现实生活协调起来的恰当途径;它把人的拯救交给少数诗人,从而容易走上信仰之路。  (本文共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技资讯》2005年24期
科技资讯

浅评海德格尔的技术观

一、技术工具性规定的批判何为技术的本质,这是海德格尔技术观中对技术进行追问要解决的重要问题。海德格尔认为,在揭示技术本质之前必须进行一些准备工作,即对通行于世、流俗的技术观的剖析与批判。在海德格尔看来,对技术进行追问首先需要明晰技术的概念。那么什么是技术?虽然海德格尔研究技术所采用的是“现象学的释义学”方法:只问其根源即技术的本质是什么,而不问何谓技术既技术是什么,但他在追问技术这一思之道路之始,明确否定了人们意识中普遍接受的及一直以来非常流行的关于技术及技术本质的概念理解。首先海德格尔提出自己的基本观点,他认为技术不同于技术的本质,就好比如果我们要探求花的本质,不能把平日我们所见的具体实在的花理解为花的本质,海德格尔这一观点的提出,让我们在进行技术本质追问之始,必须明确技术追问这一思之道路的对象性,即仅仅理解什么是技术是不足以形成对技术本质的追问,技术与技术本质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不能两者混淆理解。同样,技术本质更不同于技术因素...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