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郭嵩焘的文化思想

郭嵩焘文化思想内容丰富,自成体系,其形成和发展与郭嵩焘的文化背景密不可分,有一变迁的过程。从时间上看,大致可分为三个阶段来考察:接触西学以前为早期,主要是以中国传统文化为主;以出使国外为一界限,又可分为两个阶段,是对西方文化认识深入的过程。这三个阶段并不是截然分离的,之间有着前后的继承和发展关系。从内容上看,其文化思想发展主要表现在哲学基础、人文教化、中西学术思想、人心风俗以及政治文化思想这几个方面。本文试从以上纵横两方向结合来对其文化思想进行梳理,以求能准确的把握其思想。在未接触洋务之前,郭嵩焘走的是传统士大夫之路,潜心于经史,深受传统文化的熏陶。他对传统文化并不是照搬照抄,而是有着自己的见解。及至接触洋务接触西学后,郭嵩焘的思想进一步发展,他继承了王夫之的“道器观”,将之改造为以文化为内涵的“道器观”,作为中西方文化认识的哲学基础。他对西方文化的认识经历了由“本末论”到“道器多元论”的过程。1875年郭嵩焘首次提出西方立国“  (本文共4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郭嵩焘洋务观研究

洋务运动,是湘军与太平军作战过程中,由仿造西方枪炮和船舰开始,进而引进西方自然科学而进行的一场自强运动。当大多数士大夫固守华夷之辨而对西方深闭固拒时,对湖湘理学有深厚研究的湘军首领曾国藩、郭嵩焘等人把洋务当做当时之急务,治国平天下之一大端。曾国藩和郭嵩焘把湖湘学派所强调的“义理与事功”并重的特征给予充分的发挥,把军国大事都列为格物之范畴和外王之事业中。由于曾国藩去世较早,于洋务理论尚无太多的探讨。郭嵩焘的后半生几乎与洋务运动相始终,并且以理论思维见长。郭嵩焘对洋务倾尽心血,他的洋务观包含了政治、经济、文化和外交等方面的深入探讨,是一个本末兼有的自强理论体系。郭嵩焘的洋务观与湘学有着很深的渊源。他发挥湘学的创新精神,把王夫之的“天下惟器”、“道丽于器”的哲学观与晚清现实相结合,提出了在“西洋入中国诚为天地一大变”的情况下,改变为政之道。基于此,他不是仅对晚清之诸多衰败现象进行肤浅的批判,而是穿越历史,从晚晴回溯到三代,对专制制度下...  (本文共1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湘潭大学
湘潭大学

论郭嵩焘的道器观

在“西洋之入中国,诚为天地一大变”的时代背景下,道器、体用等复为热门的话题,究其原因无非是怎样对待东西文明以及如何寻求抵御外侮的方法,这成为当时争论的焦点。而此时随着国门的被打开,西学东渐的脚步不断地加快,在文化领域内新旧之间、中西之间的矛盾也更尖锐,冲突也更剧烈。在此背景下,郭嵩焘时刻关注着“洋患”,积极投身到种种社会实践中,并不断地总结着处理洋务的经验、教训,为其道器观的形成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特别是他的欧洲之行,使他的道器观从直观、感性认识层面上升到理性认识层面,这是其道器观发生转变的重要转折点。郭嵩焘在继承批判传统“道器”观的基础上,提出了富有时代内涵的新的道器观——道器多元论,即西方道器兼备,世界是“道器多元”的。郭嵩焘的道器多元论直接影响和决定了其对夷夏之辨的认识,使他的夷夏观不仅突破了传统的夷夏之辨,而且蕴含了鲜明的时代特色,指出被广大士大夫阶级称为“夷狄”的西方国家拥有更先进的文明,因而他主张全面地学习西方的政治、...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开大学
南开大学

晚年郭嵩焘研究

郭嵩焘作为中国近代一位洋务派思想家和第一位驻外公使,具有独特的地位和作用。他从湘军建功而崭露头角,奠定了他一生事业的基础;而随后的三年出使经历,使他有机会走出国门,通过对西方社会的实地考察,更加坚定了他向西方学习的信念,思想更趋先进,见解日渐深邃,也使其以更加理性的眼光来重新审视当时中国社会。出任公使成为他一生最为辉煌的时刻,也是中国开始走向世界,逐步抛弃传统观念,与西方进行平等交流与对话的一次尝试。而他出任公使的三年经历了种种的打击和挫折,来自于外在的压力和内心的苦楚,使其不得已引身自退。本文研究把郭嵩焘的晚年界定于他自1879年出使归来后归隐湖南家乡,直至1891年病逝这段时期。郭嵩焘正式退出政治舞台后,并非像一般赋闲官员那样过着逍遥自在的生活,他身在江湖,而心仍停留在庙堂之上,时刻关心国家时局。他并没有因来自于社会、政治的压力而屈服,仍坚持己见,建言献策,表现出极大的道德勇气和博大的政治胸襟。内忧外患的时局在刺激着他,如其...  (本文共27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南京航空航天大学

论郭嵩焘对西方政治制度的考察和思考

郭嵩焘生活的年代,正值中国处于内忧外患,由传统向现代转化之中。作为近代中国第一位驻外公使,郭氏在历史中拥有独特地位,起到独特作用。出使英法,使他有机会实地深入考察西方社会。通过考察,郭嵩焘坚定了向西方学习的信念,思想更趋先进,见解日趋深邃,更使他用理性的眼光审视中国社会。郭嵩焘从儒家传统视角出发,并结合多元的道器观和求真务实的知行观,考察西方政治制度。他主要考察了西方的议会制度、政党制度、司法制度、文官制度等。在此过程中,他将西方的政治制度与古代中国传统的议事、朋党、党争、司法、选官等现象和制度相比较,批判中国传统政治制度,向往西方“君民兼主国政”的政治制度。他将俄国和日本定为向西方社会学习的榜样,激励中国向泰西学习。虽然,郭嵩焘歆羡西方政治制度,但他并未明确提出直接学习西方政治制度的主张。他认为中国虚骄之气盛行、人心风俗败坏,无法直接进行政治制度改良。要想实现政治改良,必须先从人心风俗入手,改善中国的社会文化环境。西洋归国后,...  (本文共9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首都师范大学
首都师范大学

郭嵩焘笔下的英国形象

旅行是了解异域的最直接的方法。鸦片战争之后,中国开始走向世界,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了探索西方的旅行,并且留下了大量的游记。这些游记翔实记录了中国人对异域的了解和中国走向世界的心路历程,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本文是以清政府派驻英国的第一位大使——郭嵩焘的游记为材料,主要运用跨文化的视野和比较文学形象学的理论方法,在文本细读的基础上,通过分析郭嵩焘笔下的英国形象,了解清朝驻外使节对西方的探索,也进一步考察中西方文化碰撞中,中国知识分子的心态及对自身文化的思考和认识。本文共分为四个部分。导言部分介绍了郭嵩焘其人及其使西的历程,梳理了国内外研究状况,并提出本文的研究方法和思路。第一章《郭嵩焘笔下的英国形象》从多个侧面分析郭嵩焘笔下的英国形象,具体分为国民形象、政治形象、科教形象、民俗形象四个方面。通过梳理郭嵩焘对西方伦理道德、政治制度、科技教育及社会风俗四个方面的论述,探讨郭嵩焘如何建构一个“政俗皆美”的英国形象。第二章《郭嵩焘笔下英国形...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