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四杰与初唐诗歌的新变

本文从初唐时代政治局势及文化氛围出发,分析了四杰诗歌创作的特点和成就。并试图从四杰个案的研究中发现诗体的演变轨迹,寻找唐代诗歌精神——“唐音”的形成原因,并最终探寻中国诗歌的发展规律。高宗朝自由而又略显豪奢的文化氛围对士人的刺激是巨大的,它使文艺日益娱乐化,同时也使文学逐渐摆脱政治影响,获得新的生机。德行与文艺之争使得四杰处于出仕与潜沉的两难境地,并最终造成了四人的人生悲剧,也成就了一代诗人。四杰文学成就是在继承扬弃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取得的。四杰与宫廷诗人上官仪、许敬宗之间存在着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上官体、许敬宗诗歌是新的历史条件下文艺表现时代精神的尝试。从对偶、比兴手法到艺术精神,他们对四杰都有所影响。四杰对歌行体母题进行了改造,改变了其对女性玩弄态度,歌颂真挚平等的爱情,提高了歌行的品位。在艺术特点上,四杰歌行体受赋的影响,具有诗赋交融特点:篇制恢宏,敷叙精巧,以气驭诗,辞藻华丽。在用韵上,四杰歌行体多用律句,以诗入律。四杰五言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文史知识》2017年10期
文史知识

歌行体

歌行体是中国古代诗歌的体裁之一,从乐府诗中发展而来,与近体诗相比,形式自由多样,富于变化。其篇幅可长可短,韵脚可平可仄,句式或为整齐的五言、七言,或为杂言,并保留了乐府诗记人、叙事、抒情、议论融为一体的特点。宋代著名词人姜夔在《白石诗话》中说:“体如行书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明代学者胡震亨在《唐音癸签·体凡》中则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考试周刊》2017年71期
考试周刊

歌行体研究

一、对歌行名称的争论“歌行”之名来自汉乐府已成共识,但“歌行”在初现时并非固定的名词。据《乐府诗集》中资料记载,“歌”、“行”、“歌行”字样在汉乐府中都已经出现。“歌”出现了50余次,“行”20余首,“歌行”有4题,这里的歌行并不是一个固定的名词,也不是我们现今所认为的诗体学意义上的歌行。古代不少诗人学者都对“歌”、“行”的含义,以及联称为“歌行”的原因作出过解释,如:唐人李善注《文选·饮马长城窟行》篇题时说:“行,曲也。”宋人姜夔说:“体如行书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这一说法,并不被后人接受。明代李之仪说:“方其意有所可,浩然发于句之长短、声之高下,则为歌;欲有所达而意未能见,必遵而引之以致其所欲达,则为行。”直至清代,对于歌行之名的含义仍是争议不断。如吴修龄《围炉诗话》中载:“姜白石《诗说》云:‘守法度曰诗,载始末曰引,体如行书曰行,放情曰歌,兼之曰歌行,悲如蛩螀曰吟,通乎俚俗曰谣,委曲尽情曰曲。’余忆《珊瑚钩》之说不...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4年08期
名作欣赏

论韦应物歌行体诗歌

韦应物成长于开天盛世,经历了“安史之乱”,乱后多任地方中下级官员,对社会的盛衰巨变和民生疾苦有深刻体认。他在中国诗歌史上以平淡自然的山水田园诗著称,被视为田园诗人陶渊明和山水诗人谢灵运的继承者,如明代何良俊说:“唐人中五言古诗有陶、谢遗韵者,独韦左司一人。”①韦应物描写山水田园的五言古诗的确取得了很大成功,以致淹没了他在其他诗体、其他题材上的成就。其中,歌行体诗歌就是这样一类作品。从这些诗歌中我们可以看到一个关心现实、忧国忧民的韦应物。这正是一个经历战乱、有思想的士大夫更应该具备的品质。而他在歌行“气骨顿衰”的时期选择含有兴讽意味的歌行体诗歌来反映现实,更见出其精神的可贵。这种精神被稍后的白居易发现,他在《与元九书》中指出:“如近岁韦苏州歌行,才丽之外,颇近兴讽;其五言诗,又高雅闲淡,自成一家之体,今之秉笔者谁能及之?”②《与元九书》是白居易系统阐述其诗歌理论的文章,其中重要的一点是强调诗歌的讽喻功能。关于唐代的讽喻诗,白居易认...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乐山师范学院学报》2009年03期
乐山师范学院学报

概论“歌行体”在我国古代诗体发展中的流变

中国诗歌发端于上古,发育于夏商周三代,拓展于汉魏,蔓延于六朝,繁荣于唐、宋、元。最初的诗歌,是和音乐、舞蹈“三位一体”的,在以后的发展中,诗与音乐、舞蹈逐渐分离,成为单纯的艺术形式,其体裁在传承中不断发展创新,形成了自由诗、格律诗、乐府、五言、七言等各种样式。“歌行体”便是融合了各类体裁的特点并又形成自身独特优势的诗体。歌行属于古体诗的一类,学界共识是歌行源于汉乐府,然而究其根源,歌行的最初出现可以一直追朔到远古时代的《弹歌》和《击壤歌》。一、“歌行”名称由来所谓“歌行体”,是后人据沈约《宋书·乐志四》所载“舞曲歌辞”之题有“歌“行”“歌行”等字样,而给予这类乐府诗的一种称谓。这种称谓的实质,若借用明人胡震亨《唐音癸签》的话来说,就是“其题或曰歌,或曰行,或曰歌行”。[1]“歌行”的名称早在汉代就已出现,葛晓音女士曾在《初盛唐七言歌行的发展———兼论歌行的形成及其与七古的分野》一文中提出:“歌行的样式虽然是在六朝到初唐漫长的时期...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黄河》2009年02期
黄河

歌行体、政治诗与底层关注——关于寓真歌行体诗及相关问题的漫议

1、旧体诗挑战新文学史的学科变革张发(《黄河》杂志主编)寓真在高级法院工作多年,“左手拿刀杀人,右手拿笔写诗”。他与我们文学界的人打交道,是以一个诗人的面目出现的。他一面当法官,一面又在几十年中不断写诗,出了五六本诗集:《绝句二百首》、《律诗小集》、《寓真词选》、《寓真新诗》,现在我们又看到了这本《寓真歌行集》。还要值得一提的是,寓真对聂绀弩旧体诗的深刻的研究,他的这一新作,发表在最近一期的《中国作家》杂志,已经在学界引起关注,认为这是在牛年春节献给大家沉甸甸的、分量很重的一部作品。他的辛勤耕耘的成果,确实令人高兴,值得深入研究。卢瑜(原山西省委宣传部部务委员)记得在2005年举行过一次寓真诗词研讨会,那一次的规模较大,来了不少全国和省内的名家,大家对寓真的诗歌作了充分的肯定。现在是2009年新春伊始,整个文化产业出现了好的发展势头,这将极大地有利于文学创作。文化产业的核心是创意,创意的真正源头是在文学艺术。创意就是灵感,比如说...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黄河》2009年0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