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四杰与初唐诗歌的新变

本文从初唐时代政治局势及文化氛围出发,分析了四杰诗歌创作的特点和成就。并试图从四杰个案的研究中发现诗体的演变轨迹,寻找唐代诗歌精神——“唐音”的形成原因,并最终探寻中国诗歌的发展规律。高宗朝自由而又略显豪奢的文化氛围对士人的刺激是巨大的,它使文艺日益娱乐化,同时也使文学逐渐摆脱政治影响,获得新的生机。德行与文艺之争使得四杰处于出仕与潜沉的两难境地,并最终造成了四人的人生悲剧,也成就了一代诗人。四杰文学成就是在继承扬弃前人经验的基础上取得的。四杰与宫廷诗人上官仪、许敬宗之间存在着的千丝万缕的联系,上官体、许敬宗诗歌是新的历史条件下文艺表现时代精神的尝试。从对偶、比兴手法到艺术精神,他们对四杰都有所影响。四杰对歌行体母题进行了改造,改变了其对女性玩弄态度,歌颂真挚平等的爱情,提高了歌行的品位。在艺术特点上,四杰歌行体受赋的影响,具有诗赋交融特点:篇制恢宏,敷叙精巧,以气驭诗,辞藻华丽。在用韵上,四杰歌行体多用律句,以诗入律。四杰五言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建筑工人》2012年03期
建筑工人

建材“四杰”吟

砂子吟本是山中客,历经万古流。磨却棱与角,舍身献高楼!石子吟青山绝顶来,悠然望远松。轰然尘世落,身碎骨亦铮!水泥...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成都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1990年04期
成都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四杰总章参选考

王杨卢骆同聚长安参选,得李敬玄扬誉。而裴行俭则以“士先器识而后文艺”一语否定四杰。这一公案,千余年来一直艳称于文坛。近些年的学术研究中,不少文章都涉及了这一事件。有的据以考订四杰行踪;①有的据以推定四杰的得名;②有的据以考证此事的讹伪,否定对四杰“浮躁浅露”的评价。③由此可知,这一事件的是非真伪,直接关系到四杰生平考证和评价。澄清这一事件,对四杰研究的进一步深入,应该是有意义的。 付璇琮先生《唐代诗人丛考·杨炯考》一文中,以专章篇幅进行了考证,得出四杰成亨中期长安参选的结论。上述的文章,大多以付考的结论为基础。付先生考证的途径有两条:一、裴行俭担任吏部侍郎的时间;二、四杰聚集长安的行迹。应该说,这种考证方法是严谨的。但付先生的结论,却有值得推敲的地方,某些文章中出现的争议,也集中在这些地方。比如骆宾王的行踪。按付先生自己的考证,骆既然“大约于上元元年(674)前后返长安”。则咸亨(670—673)中期,应不可能到长安参选。 造成...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探索》1987年05期
探索

简论初唐四杰作品中的一个主题——兼谈四杰的人品问题

初唐四杰(卢照邻、骆宾王、王勃、杨炯)的作品有一个共同的主题,那就是对生命不永、繁华难持的咏叹。这种咏叹有时被他们用深沉、悲凉的口吻出之,有时则以嘲讽、挪揄的口吻出之,构成了他们作品的一个重要内容。自来,人们对诸如四杰的生平事迹、诗歌创作成就研究较为深入,但在将四杰的诗、赋、文作为~个整体,综合考察其创作这一点上,做得还不够,由此,造成了他们对大量存在于四杰作品中这一主题的忽视。为了更全面、准确地把握四杰创作的思想内涵,加深对四杰作品的切实理解,有必要对此问题作一些探讨。 四杰都是少擅高名、才华横溢的美少年,志向很大,自期更高,且生性敏觉易感,哀乐过于常人,他们对时间的感受特别强烈,故作品中时时道及这一话题。那么,四杰对时间的敏感,对岁月流逝的感喟,乃至作品中共有的这个生命不永、繁华难持主题是如何形成的呢?结合四杰的生平遭际,揣摩其情志意趣,可以看到,这一主题的形成决非偶然,它是四杰从现实生活得到的人生经验和真切感受的艺术再现。...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探索》1987年05期
《江淮论坛》1996年02期
江淮论坛

论四杰诗歌的昂扬基调与壮大之美

一自唐代立国到四杰登上诗坛的半个多世纪中,经过“贞观之治”的大康已呈现出强盛的国力与炫赫的国容,而且其政治核心在于“去奢省费,轻徭薄赋,选用廉吏”(《贞观政要》卷一),贞观重臣“虞、李、岑、许之俦,以文章进,王、魏、来、褚之辈,以才术显,咸能起自布衣,蔚为卿相”(卢照邻《南阳公集序》)。这样清明的政治局面与任贤的政治措施,自然使得土人心理产生一种凝聚力与进取欲。从文学表视角度看,由于宫廷文学传统的延承,贞观君臣匡时济世的怀抱只能圆纳于颂圣与说教的刻板形式之中,然而作为“循躬思励己”、“提剑郁匡时”这类带有新的时代色彩的精神,却在思想文化领域得到一脉延承。比如太宗有意在道家哲学中灌输“经邦致治,及林还淳”思想,当时著名道士孙思遂即与之唱和,并以倡言“羽翼三圣”、“拯衰救危”(李世民《赐真人孙思邂颂)})而受到赞赏,其后众多文士如孟说、来令文以及四杰中的卢照邻皆从孙思通学,“执师资之礼以事焉”以旧唐书·孙思遗传》)。当然,四杰的功业...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文史哲》1990年05期
文史哲

论四杰辞赋与唐初文风

初唐四杰辞赋是其文学成就,同时也是唐初文学创作的一个不可忽视的组成部分。后世多认为,王、杨、卢、骆为“一时之体”,这大体符合实际,然而作为“一时之休”的四杰创作,无疑既应包括他们的诗文,又应包括他们的辞赋。而四杰辞赋与其诗文一样,既产生于上承六朝、下启盛唐这样一个特定的文学发展阶段,其所表现出来的某些特色,以及这些特色与当时文风或文学趋向的某些联系,就很有值得我们注意之处。 一般说来,即使是较为重要的文学发展阶段,其文学创作也不能不往往既带有过去时期的某些印痕,而同时又带有未来时期的某些征象。这种新旧因素的比重,往往也就决定着一个阶段的文学进展状况.产生于特定时期的四杰创作,也具有这种双重的性格。四杰诗文姑不论,就四杰辞赋的内容及风格看,大体说来,虽尚未尽脱六朝余风,然而在某些方面却已经开始透露出盛世之音,表现出特定文学阶段的创作风貌.四杰赋现存30余篇,在其全部诗文中所占比例并不大,但特色颇为明显。首先,这些赋作咏物写怀,抒情...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