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京派文学意象研究

京派是20世纪中国文学史上重要的文学流派之一,以其大量的经典作品和独特的美学理论创建为中国现代文学的成熟和发展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一方面他们在审美的层面发掘出古典文化不衰的魅力,尤其是对传统文学中意象理论的继承和创新,为中国古典诗学理论在现代文学中的发展以及中国民族文化的现代化道路独辟蹊径;另一方面,他们在接受西方现代主义文学思潮的同时将西方现代诗学巧妙地与中国传统诗艺嫁接,创造出具有现代文体特征并表现现代人思想情绪,又不失传统美感的文学形式。意象源于中国古典诗学,是构成中国古典诗歌的重要元素。在意象选择和创造上,京派作家显示出鲜明的流派特征,他们秉承中国古典文学含蓄、和谐的诗学传统,在作品中形成一个以人生意象为中心的庞杂而又层次分明的意象群落,其中的自然意象、时间意象以及人文意象都围绕人生意象展开,京派作品中这四重意象构成了京派文学特有的诗性品格。意象作为一种内心的观照,是京派作家传输自己繁复的情感意识和隐晦的思想观念的需要  (本文共4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师范大学
山东师范大学

师陀乡土小说新论

师陀一生共创作发表了小说、散文、戏剧、诗歌四种体裁271篇文学作品,其中以乡土小说创作数量最多、影响最大,然而师陀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一直处于无名状态。大多数文学史著作以及专论30年代、40年代文学的研究著作,或是对师陀只字不提,或是将师陀划归为京派作家一笔带过。师陀研究领域内部在师陀“是否京派”这个问题上,回答却忽左忽右,莫衷一是。师陀的乡土小说从创作伊始就被刘西渭称赞有“奇特的风格”,然而70年过去了,这种“奇特的风格”到底是什么,依然没有人说清楚。20世纪80年代,由夏志清和胡乔木两个有力平台对师陀小说进行了推介,依然未能改变师陀以无名状态存在的命运,这其中包含了特殊的“接受障碍”现象。这些问题和现象的存在,说明师陀的无名状态不是其艺术成就不够的简单反映,而是关乎其小说文本本身的特殊性,关乎师陀与20世纪中国文学批评标准和文化时空之间对话关系的特殊性。因此,以问题的集中发生地——师陀乡土小说创作为研究入口,对师陀重新进行命名...  (本文共2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年04期
苏州科技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多元视角中的深化——京派文学近30年研究综述

京派文学是指20世纪30年代新文学中心南移到上海以后继续活动于北平的作家群所形成的一个特定的文学流派。他们处在周作人、沈从文的影响之下,虽未正式结社,但在文学事业上有共同的趋向与主张,在创作上有共同的审美理想,在全国文学界具有一定的号召,其代表作家主要有沈从文、林叔华、林徽因、萧乾、汪曾祺、何其芳、李广田、卞之琳、朱光潜、李健吾、李长之等。[1]200-201抗战后随着朱光潜主编的《文学杂志》的复刊,京派再起,[2]但时间很短。由于历史原因,京派文学在20世纪50年代至70年代相当长的时期内都被回避。80年代凌宇的《从边城走向世界》、舒芜的《周作人概观》、钱理群的《周作人论》和《周作人传》既开创了沈从文与周作人两位京派重要成员的研究,也以个案研究的形式开启了京派文学的研究。京派文学作为一个研究整体得到广泛关注是在80年代中后期严家炎先生的《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专章发表与出版以后。《中国现代小说流派史》对京派概念、成员、刊物进行界...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文化复兴与比较文学研究——中国文学的再阐释与现代文化的重构

比较文学的跨文明整合是中国文化重构的重大时代课题与比较研究的科学方法之道,中国文化的复兴与发展,又促成了比较文学的理论自觉与其跨学科整合的系统构筑与学术体系建设。本文从文化复兴与文化重构的关系入手,从影响、渊源、媒介的跨文明整合中探索俗雅文化、古今文化、中外文化原创与发展、还原与复兴中中国文学与中国文化的历史、文化发展与思想、文化线索,从文学、史学、美学、文化学、人类学多方面的跨学科综合中探索中国原创文化的复兴与比较文学发展的内在联系,力图在历史、文化研究与文学史史学体系、史学理论的探讨中形成比较文学的学术体系。这对于中国文化的复兴与重构,中国文学史、思想史的研究,中国比较文学的发展与比较文学理论的研究,比较文学的学科建设,都有着重要的学术意义。对于中国文学全球化的话语重构与知识创新,中国文化的现代化发展与全球化影响、整合,都是十分重要的一环。本文分三大块、五个部分探讨了中国文化复兴与比较文学发展的历史、关系及问题:总论与第一章...  (本文共28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青岛大学
青岛大学

京派作家笔下的意象世界

京派文学在中国文学史上是相对复杂难辨的一个学术征象。它的产生离不开特定的时空文化背景,其队伍构成相对复杂,虽然创作风格各异,但相对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使得他们的作品具有浓厚的东方情调。京派作家善于运用意象,意象作为承载作家感情意识的载体,是京派作家表达自身含蓄内敛的感情想法和隐晦象征的精神世界的需要。他们笔下的意象世界既有对传统文化的追忆,同时与现代性意识的渗入又密不可分。意象具有含蓄凝练、寄意深远等审美特点,是京派作家内心复杂世界和独特审美意识的表达载体和途径。他们笔下的山水、桥、动物、梦、故乡等意象具有鲜明的指意功能,既具有独特的文化内涵和审美情趣,又相互交融构成了京派文学的整体意象系统。他们借助这些意象或在诗意的表达中思考人生,或用幽默的口吻讽刺时事,或在理想中寻觅着精神家园。意象在中国古典文学中属于诗歌范畴。京派作家将富有象征意味的意象引入到诗歌以外的小说、散文、剧本等各种文体中,其在抒情方式、作品风格、叙述语言和叙述结...  (本文共3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文学季刊》与1930年代文学

《文学季刊》及其系列期刊作为三十年代大型的纯文学创作月刊,对推动中国现代文学的发展和成熟做出了重要贡献。这套杂志的创刊活跃了北方文坛,促进了南北文坛的了解,消除了南北畛域,它对京派作为一个创作流派的形成和发展起到了一定的积极作用:它汇聚了京派年青作家,促进了他们之间的交流和了解;推出并发表青年作家的作品,为京派文学的发展及其黄金时代的到来推波助澜,这也意味着它保留了京派发展、壮大、流变的历史轨迹。这套杂志刊载的散文一定程度上变革和丰富了三十年代艺术性散文创作的观念和手段,强调散文的意象与诗性建构,运用叙事学的观念和方法,肯定了散文的虚构性,打破了以往散文凝固不变的创作模式,为具有先锋姿态的散文创作提供了坚实的舞台。在《文学季刊》系列杂志上,“人”是一个历史和时代的关键词,进步作家们力图从精神上启蒙国民,当然政治、经济的解放也是人的解放中的一个重要层面,没有政治、经济的解放不可能建立健全人格,所以,《文学季刊》上发表的作品从两个层...  (本文共2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