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为了所有人的教育

全纳教育是20世纪90年代兴起的一种新国际教育思潮,在目前欧美的许多国家,有关这一思潮的理论探讨已经有了相当的气候,而且在立法、体制和实践方面也形成了一些模式化的做法。相形之下,我国对全纳教育这一领域的系统理论阐发则相当薄弱和稚嫩。因此,本文就试图从理论层面对这一在国外日渐愈发关注的思潮做一系统探讨,希望能够促使这一研究论题在我国得到系统性的关注。另外,全纳教育在我国的变式——随班就读之发起主要是一种自下而上的实践总结,而缺乏深层次的理论铺垫,因此有些特殊教育专家试图为随班就读搭起一个理论框架,建设一个随班就读教育学,在这里也希望本论文能够对此有所助益。本文第一部分将对全纳教育兴起的背景和发展过程做一详述。在西方,全纳教育是特殊教育领域内“回归主流”和“统合教育”教育模式和思想的逻辑延伸,但是全纳教育已经跳出了特殊教育领域的范围,涉及到了普通教育领域。在欧美,全纳教育研究的新进展是:像英国全纳教育专家布思和埃因斯考等学者已经跳出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教育科研》2011年05期
上海教育科研

“全纳教育”与“融合教育”关系辨析

近些年来“,全纳教育”、“融合教育”等字眼频繁地出现于教育理论与实践领域,并成为了当前教育研究中的热点问题之一。然而,对于全纳教育和融合教育概念本身的界定,特别是两个概念之间的相互关系等问题却缺乏深刻探讨。以至于在很多情况下,教育研究者以及教育实践者将这两个概念等同于同一个概念,不假思索地随意使用。或者是认为这两个概念都是自1994年《萨拉曼卡宣言》之后影响我国的“Inclusive Education”思潮的不同翻译方式,从而在翻译表述上争论不已,难有定议。概念的澄清与界定是对其进行深入研究的起始环节和基本前提,概念上的混淆必然会影响我们对全纳或融合的更深层次的理解与探讨,更容易导致实践领域的混乱与不清。很明显,近些年来由于理论研究者对于这两个概念的争论或随意使用,在实践领域已经产生了消极的影响。处于教育实践领域的一线工作者,对于教育的未来发展趋势,以及他们目前参与的各种全纳或融合实践究竟是何种教育,全纳教育还是融合教育,抑或...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现代特殊教育》2017年07期
现代特殊教育

送教上门支持保障体系的构建与完善

一、对送教上门概念的解读在普通教育中,“送教上门”可以说是由来已久。教育史上最早的“送教上门”便是家庭教师。在普及九年制义务教育的过程中,也出现过马背学校、帐篷学校、渔船学校等类似“送教上门”的形式。但是,特殊教育领域提出的“送教上门”是与全纳教育和“零拒绝”这两个理念密切相关的一种教育安置方式。1990年12月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残疾人保障法》第22条明确规定:“普通教育机构对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的残疾人实施教育。普通小学、初级中等学校,必须招生能适应其学习生活的残疾儿童、少年入学。”这段话的意思是,一方面号召普通学校接受残疾人入学,另一方面又设置了残疾人入学的门槛,即“具有接受普通教育能力”。也正是这样的门槛,曾使得一些残疾儿童被排除在普通学校的大门之外。这种“符合上学条件再上学”的观念,与“零拒绝”是对立的。什么是“零拒绝”?这是在教育公平的价值观基础上提出来的特教理念——我们没有任何权力、任何借口,拒绝有身心障碍,哪怕...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特殊教育》2009年12期
中国特殊教育

我国职前教师教育中全纳教育的现状及对策研究

全纳教育的概念是基于全民教育的理念提出的,强调学校应当接纳所有的儿童,为所有儿童的良好发展奠定基础,不论其性别、民族、智力、生理或心理。全纳教育最早主要是在特殊教育领域内开展实验,我国于20世纪80年代后期开始进行针对视力、听力、智力等残疾儿童的“随班就读”实验,到现在全国范围内实行了“随班就读”政策。全纳学校的教师,既要有全纳教育的理念,还需要掌握必要的特殊教育理论和技能。我国1994年颁布的《残疾人教育条例》明确规定,“普通师范院校应当有计划地设置残疾人特殊教育必修课程或者选修课程,使学生掌握必要的残疾人特殊教育的基本知识和技能,以适应随班就读的残疾学生的教育需要。”本文着眼于全民教育和教育公平的视角,主要从课程和教学两方面检视我国职前教师教育中全纳教育的开展状况,并提出相关建议。研究方法主要是文献分析、观察法和访谈法。通过文献分析梳理全纳教育的概念内涵、相关政策、实践现状、成就及挑战;运用参与式课堂观察法和访谈法在西部一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教育研究与实验》2010年03期
教育研究与实验

从理想到现实——实证主义视角下的全纳教育及其对中国的启示

全纳教育是当今世界教育领域的一个重要理论和教育思潮,由于研究的视阈不同,人们对其内涵的认识也存在着差异。笔者试图从实证主义的视角来审视全纳教育发展的哲学基础,期望为我国的教育工作者解读全纳教育提供一个新的视角。一、实证主义的内涵及其对特殊教育的影响“就‘实证的哲学’(positive philosophy)而言,最早由法国著名的空想社会主义者圣西门提出,而真正赋予它生命,并使之成为一种哲学则归功于他的学生和他的秘书孔德。”[1]孔德是实证主义的鼻祖。受近代西方实证科学的影响,孔德认为随着牛顿时代的到来,人类的对社会的认识已经走过了神学或幻想的阶段(1300年以前)和形而上学或抽象的阶段(1300~1800年),进入了崭新的科学实证阶段。在这一历史阶段中,人类的真正任务就是如何寻求真正的科学、真正的知识。孔德将在自然科学中取得成功的方法和模型应用于自己的理论,认为哲学的根本任务是对科学的本质进行探索,采用假说手段将基础事实结合起来...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湖北科技学院学报》2015年05期
湖北科技学院学报

关于全纳教育背景下农村地区特殊教育儿童随班就读的几点思考

一、全纳教育背景下随班就读的涵义(一)全纳教育的内涵全纳教育的核心理念是“零拒绝”,它把教育看作个人和社会发展的基本要素。全纳教育是通过学校资源的整合,让更多的特殊儿童和普通的儿童融合在一起来接受普通教育。因此,普通教育应体现教育公平的特点,为全社会的儿童提供不同学习模式的、公平的教育。教育公平是人类社会永恒的经典话题,它既是对受教育者权利的保证,又是对受教育者享受平等的教育资源的保证,这不仅针对正常儿童,更包括非正常儿童的教育公平性的研究与实践。(二)随班就读的概念及其对象的界定根据我国的国情以及在全纳教育的思潮的影响下,我国开展了对特殊儿童的随班就读工作。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随班就读实际上就是全纳教育思想在我国的特殊教育实践环节的一个具体体现。随班就读,顾名思义,是一种将特殊儿童放在正常的一个小社会环境里——学校进行学习,从而让学生学会生存、学会学习、学会和谐与人相处以及与人合作的做人和做事的方式和方法。一些偏远、落后、没有良...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