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英语习语的认知研究

习语是任何语言必不可少的一部分,很难想象有一种没有习语的语言。“单单考虑有大量习语存在于每种语言之中这一点,习语的意义就非常之重大。”Weinreich(1969)由于习语的这一重要地位,历来有众多的语言学家对习语展开研究。他们(如:Chomsky,Nunberg,Cruse)或研究习语的语义和句法特征,或研究习语的使用功能(如:Fernando),亦或提出各种习语处理方式假说(如:Schweigert,Gibbs,Cacciari)。前两部分研究学者主要从语言学的角度探讨习语,后者侧重习语的心理处理方式而更多的可归于心理学研究范畴。尽管研究的角度各异,他们的观点大致可分为“不可分解观”及“可分解观”两大类别。“不可分解观”持有者认为习语在句法和语义上是任意的,习语是不可分解的;“可分解观”持有者则认为习语是可分解的,习语的各构成部分对习语的整体意义做出贡献。他们各执一辞,互不相让,并各自用实验证明自己的观点的正确。本文从认知的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
华中师范大学

构式视角下的汉英习语变异研究

习语是民族语言的精华,也是客观外界和民族文化的概念化表现,其形成经历了长期的历史积累和沉淀。各民族中都有大量的习语存在。它们形式多样、结构凝练、数目众多、表达力丰富,非其它语言表达式可替代。许多国内外学者都已将研究目光投向习语这种特殊的意义组合体,并在多种方向取得了显著的成果,比如从修辞学、文体学、语义学等方面的研究。这些研究都为我们提供了宝贵的借鉴价值。然而,随着科技的发展和社会的进步,新概念、新事物以及新的社会现象等都在不断地涌现和更替,随之而来的是不断出现的新的语言表达。互联网技术的普及和发展以及网络文化的流行,更促使着这些新的语言表达正在并且还将以我们难以想象的速度传播与发展。在这一过程中,习语作为语言表达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也被人们赋予了许多新的用法,形成了诸多的变体。这些习语的变体如同习语本身一般形态多样,且意义丰富,具有研究价值。时至今日,已有很多学者将研究目光投向这种新奇独特的非常规语言使用,比如从语言学、认知、...  (本文共20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安外国语大学
西安外国语大学

英汉人体部位习语认知对比研究

“习语”是每一个语言学习者都非常熟悉的术语,但对它的定义或内涵我们不。因为每个专家和不同的字典对它的定义不完全一致。有些字典里不包括警句和谚语,仅仅指成语。例如牛津高阶英汉双解词典定义习语为“成语”。有些则相反。此外,他们对习语的定义侧重点各异。有的强调结构,有的强调语义,有的强调功能。本文中的习语是指由两个以上的单词或四个字符(汉语成语)所组成的固定短语,其语义具有隐含性,不是构成词各意义的简单相加。本文主要研究英汉有关身体部位习语。这里的英语习语仅仅指固定短语,不包括谚语和警句。而汉语习语指的是固定的四字格结构。习语是人类语言文化的结晶,正确地使用习语会给我们的话语及交际增添无穷的色彩。然而,习语语义的隐含性、深刻性和固定性,给人们的理解和运用带来了困难。这种困难常常导致跨文化交际中的语用失误乃至交际失败。我们认为要从根本上解决在跨文化交际中因习语的误解与误用所造成的语用失误问题,交际者必须深刻了解两种语言中对应习语的异同及...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英语研究》2010年03期
英语研究

英语习语变体的认知研究

国内外很多语言学家从多方面研究过英语习语变体的现象,但是只有认知语言学能够从根本上为英语习语变体提供理据。本文运用认知语言学几种概念理论从不同的角度来阐释英语习...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2016年01期
黑龙江生态工程职业学院学报

英语习语的文化认知机制解读

认知语言学认为习语是语言演变进程中社会背景及历史文化内涵的体现,与人类的认知紧密相联。从概...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2018年03期
西安外国语大学学报

概念隐喻和转喻互动下非透明英语习语的认知研究

英语习语的非透明性是指习语意义无法直接等同于构成成分的字面意义之和,其非透明性蕴含了复杂的认知形成过程,可以基于概念隐喻和概念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