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WTO争端解决机制价值研究

价值研究是一项古老的法学研究方法,而将其应用于WTO争端解决机制则是一种全新的尝试。本文以价值研究的基本方法为工具,以WTO规则为素材,指出并论证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价值并予以评价。全文以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价值的概念作为逻辑起点,以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法律程序性、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价值透视及评价、WTO争端解决机制诸价值间的一致性及冲突及其协调作为必要环节纵向展开。第一部分:是对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性质予以界定。通过分析GATT1947规则的性质之争,乌拉圭回合对GATT1947规则性质的终局裁判,WTO规则的法律性质,《关于争端解决规则与程序的谅解》的程序法性质以及程序的界定,指出WTO争端解决机制为法律程序。第二部分:是对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价值透视及评价。通过程序价值论的兴起,以及对价值、法律价值和法律程序价值的具体考辩,指出了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价值包括内在价值和外在价值。第三部分:WTO争端解决机制诸价值的一致性及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WTO贸易政策灵活性机制研究

由于从相互作出具有约束力的承诺中可获取利益,国家加入国际制度和签订国际贸易协定。与其他国家合作的愿望进一步促使国家签订规制贸易行为的国际法,并最终保持国家对这些国际贸易法律的遵守。WTO就是这样的国际贸易协定。同时,所有国家违反这些承诺都可能存在利益,特别是在条约制定者未规定的外来冲击发生之后。近乎所有的国际贸易协定都并入某种形式的“保障”条款,这使得国家可免责于谈判中商定的义务。一方面,这样的例外条款很可能会侵蚀国际贸易协定的可靠性和贸易自由化效果。过于容易援引的灵活性工具会鼓励自利行为并导致合作的失败。为实施和执行灵活性机制的措施也很可能通过影响WTO规则下的产品和服务之间的竞争关系而扭曲贸易。另一方面,通过为国家的政策制定者增加某些自由裁量权,这些灵活性工具也增加了国际贸易协定的灵活性。由于灵活性机制起到允许暂时性松开束缚的“安全阀”作用,包含例外条款的国际制度能产生更为持久和稳定的合作性国际体制。条约谈判者面临的主要挑战...  (本文共31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津财经大学
天津财经大学

WTO争端解决机制裁决的执行问题研究

WTO争端解决机制为解决WTO成员之间的贸易争端、保障WTO多边贸易体制的健康运行作出了巨大的贡献。作为WTO争端解决机制最后一道程序的执行制度,其重要性不言自明。司法裁决能否得到有效执行,正是考察一个法律体系的争端解决机制是否完备、能否有效运转的一个重要衡量标准。然而,在WTO争端解决的实践中,执行制度暴露出了许多问题和缺陷,只裁不行的案件屡见不鲜,这使得WTO成员不得不重新审视这一制度。目前,如何对争端解决机构裁决的执行机制进行修改,已成为热门研究领域和世界贸易组织谈判的议题之一WTO较GATT而言对执行程序规定了明确的时间界限,通过监督机制、补偿程序、报复程序,尤其是交叉报复程序加大了DSB裁决的执行力度,但也难以避免存在自有缺陷,譬如合理期间容易恶意利用,执行监督程序规则过于简单,交叉报复对发展中国家欠公平等等,这就使得这一机制本身非但不能促进争端解决,反而会引发一系列其他问题,因而对其改革势在必行。DSU谈判历时多年,...  (本文共5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海洋大学
中国海洋大学

非政府组织参与WTO争端解决机制的法律问题研究

WTO争端解决机制是在GATT争端解决机制的基础上建立和发展起来的,它的建立为快速解决WTO成员国间的贸易争端提供了一条行之有效的准司法途径。WTO成员方一直是WTO争端解决机制的参与主体,非成员方通常被排斥在外。非政府组织的兴起给传统的国际法律秩序带来了重要影响和挑战,许多非政府组织不断提出以“法庭之友”的身份参与争端解决程序,提交“法庭之友”意见书,试图影响专家组和上诉机构的裁决。目前对于专家组和上诉机构能否接受或考虑非政府组织以“法庭之友”身份提交的书面陈述在实践方面和理论方面均有一定的分歧。因此研究非政府组织参与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价值、参与的方式等问题,具有一定的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本文采用了文献分析、实证分析、价值分析、比较分析等方法,对非政府组织参与WTO争端解决机制的价值、方式及制度障碍等问题进行了系统性研究和全面论述。首先,对非政府组织和“法庭之友”进行了界定。然后,通过对非政府组织参与WTO争端解决的实证分析...  (本文共6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苏州大学
苏州大学

WTO争端解决机制能演化为“世界贸易法院”吗?

被称为“WTO皇冠上的明珠”的争端解决机制是WTO最成功的地方。WTO的争端解决机制不仅具有外交方法解决争端的性质,而且具有法律方法解决争端的性质;司法方法是其主要特色,但是司法方法主要体现在技术上和表面上。专家组只是在其技术方面,展示了较强的国际司法特性;上诉机构不是上诉法院,只是一个法律复查程序。“强制管辖权”仍然是国家同意的结果,与传统的国际法院或国际法庭并没有太大的区别。WTO不是超越各国主权之上的“世界国家”,是一个解决各成员国在让渡主权基础上的经济贸易争端组织。美国“301条款”和美国的“主权大辩论”完全是美国的霸权主义在经济领域的表现,是对争端解决机制向“世界贸易法院”演化的最大挑战,是对WTO体制和DSU程序最大的挑战,是对WTO争端解决机制向“世界贸易法院”演化的最大障碍。  (本文共5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武大国际法评论》2006年02期
武大国际法评论

论WTO争端解决的谈判法理和程序构建

经过艰苦卓绝的人世谈判后,我国仍然在继续进行与WTO有关的各种谈判:一方面,我国参加的各项WTO事务,包括与有关成员之间的关税减让、市场准人和争端解决,以及新成员的加人和WTO所组织的贸易政策审议,从本质上说,都是某种形式的双边或多边谈判;另一方面,我国正在积极参与WTO多哈发展议程各项议题的谈判,其谈判的前景能否幽而转明,一直备受关注。 为此,国内各有关领域的学者一直在密切关注谈判议题的进展,并进行了相当程度的分析和研究。这类研究对于我国确定对待某项谈判议题的政策和策略提供了有价值的参考和帮助。这种帮助特别体现在如何确立某项谈判议题与我国的国家利益之间的关联性方面,实际上,这也是对谈判议题进行研究的主要价值和根本问题。不过,与对谈判议题的研究相比,我们较少注意到对谈判本身的研究。例如,与WTO有关的各项谈判存在哪些形式?是否具有不同的性质?各种谈判有何相同、相异和相关?进一步说,针对不同类型的谈判,可以使用什么谈判战略?如何在...  (本文共38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