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对文训诂之考察

从唐代孔颖达明确提出“对文”这一术语并自觉用于训诂实践,迄今已历千余年。在相沿习用中,“对文”这一训诂术语一直存在着内涵与使用上的不规范问题。本文试探析“对文”与其它相关训诂术语如互文、析言、连文等互有纠葛的表现及原因,并拟提出对其加以规范的见解。“对文”大量存在于古代文献中,它有正对、反对等不同形式,在意义上也具有相对、相反、相近、相类、相同、相关等特点,成为训诂学者常用的方法之一。备受后人称道的高邮王氏父子在高邮王氏四种中利用“对文”解决了大量训诂及校勘中的疑难问题,如纠正误注、鉴别旧注之优劣、校勘舛误、训释虚词、判定句子成分或词性、破假借明本字等,成就显著,影响深远。他们对“对文”的理解和运用丰富发展了传统训诂实践,值得我们全面深入地加以研究和借鉴。但是,利用“对文”训诂也需要一定的条件来保证,故不可简单套用。  (本文共4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学语文》2007年20期
中学语文

“罚薄”而非“薄罚”——兼谈文言文相对为文现象释义的利用

高中教材《语文读本》(人教版必修第一册)所选《五蠹》一文中有“故薄罚不为慈,诛严不为厉”一句,查张觉译注的《韩非子全译》(贵州人民出版社,1992年版)、郭锡良等编写的《古代汉语》(北京出版社,1982年版)、人民教育出版社的《古代散文选》(1962年版),“薄罚”均作“罚薄”。因为“罚薄”与下一句的“诛严”前后对应,“罚薄”是处罚轻微,“诛严”是惩办严厉。这种前后对应的词语,训诂学上称为“对文”或“相对为文”。《读本》上的句子大概是校对有误,但它引发我们思考一个问题,注意到“对文”这种语言现象,对它的作用加以分析归纳,对引导学生析句释义,提高文言文词句的读解能力是很有好处的。从结构形式上看,文言文中常见的相对为文有以下两种情况:1.句内前后对用①虽倍赏累罚而不免于乱。(《五蠹》。——两个偏正结构相连,“倍”与“累”对用,“赏”与“罚”对用。②人民少而禽兽众。(《五蠹》)——“少”与“众”对用。③是去监门之养而离臣虏之劳也。(《...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滁州学院学报》2007年05期
滁州学院学报

《读书杂志》“相对为文”的语境运用初探

《读书杂志》是清代著名的小学家王念孙在校读古史、诸子、汉碑以及集部若干篇目时所做的读书札记。全书共八十二卷,余编二卷。这是部训诂学巨著,阮元曾赞道:“一字之证,博及万卷,折心解颐,使他人百思不能到”[1](P387)在校释古籍时,王念孙并不是孤立地看待某个字词、句子,而是把字、词、句、段放在具体的语言环境中,从所处的语境入手去考察,从语境角度校释古籍已经成为王念孙训诂、校勘的一条原则。“相对为文”(又称“对文”、“相对”、“对”)作为一个修辞术语,在《读书杂志》中广泛运用。它指的是两句或多句在文义上的相互照应或在文例上的形式统一,是文章整齐、和谐的美学追求的反映,也是古人讲究对偶、韵律等行文特点的概括。据笔者统计,《读书杂志》中,“相对为文”(“对文”、“相对”、“对”)共出现了328次,这在《读书杂志》将近5000条例中,其频率相当高。也就是说,王念孙已经在自觉地运用这一术语来训诂、校勘了。本文引例据江苏古籍出版社2000年版...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修辞学习》1998年05期
修辞学习

略说王念孙“相对为文”的语境观

一定的上下文对言语有一定的制约作用.这就是我们今天所说的语境概念。唐孔颖达《五经正义》已开始用语境作为区分词类的辅助标准①,清程璐田也说,“属文有义,当于上下文求之邸.认为言语信息隐含于语境之中。王念孙本粉“拱之本文而协,验之他卷而通”矛的原则,运用“比例而知”,的类比互证训沽方法,在校幼古籍、斟酌语义时,始终把语境作为立论的重要参照体系。训沽学校劫学的几个典范例子—《诗》“终风且.硒训终为既,援引同书五个“终……且……”同构句例.证明其承接关系:《礼记》“此若义也”讯训若为此.罗致他书七起“此若”平列用例,证明是复语形式;《老子》“夫佳兵者”,校佳字形讹.列举同卷四个“夫唯……故……”共现形式,证明本作佳(古唯字)—就是王念孙用上下文推类相求,比例而知,得出的令人信服的结论。 王念孙“上下文”概念的外延较广.下自字句箱章,上至题旨情境,儿乎无所不包。胡奇光先生认为,这正是王念孙追求内容与形式统一所体现的完美境界,“合两者而观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四川中医》1985年04期
四川中医

13.“减”疑为“淢”

《金匡要略·血痹虚劳病》篇曰:“脉弦而大,弦则为减,大则为扎,减则为寒,乳则为虚,虚寒相转,此名为革。”句中的“减”字,医家注说不一,大凡有四:①“减即意味着虚软”;②“重按则现衰减”;③“主阳气减少”;④唯李今庸教授独具见解,认为减与乳相对为文,均言脉象,“减”当为“紧”之借字,不可作“减少”之“减”(见《山东中医学院学报》1978年第l期)。虽未言“减”与何字混淆,但提出了一个关键问题-一 “减”、“花”相对为文指脉象,怎能用“减少”之义来训之?笔者赞同李教授所说,并疑 “减”为“域”(沙域)之误。理由有三: 一、减、域字形相近,传写混误可能。在《说文》中“减”作气咸”,与“域”皆从水,篆体两字很相似。医圣之书,历代传抄者甚众,不是出于一人之手,难免传写差错。 二、“域”与经文“弦、寒”之义意合。((说文》:“域,疾流也”。段玉裁注:“急疾之流也”。又注:“毛诗‘筑城伊域,,借域为恤。”恤,沟渠也。《说文》:“十里为成,成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古汉语研究》1940年10期
古汉语研究

释“鄙”、“固”

释“鄙”、“固”杨宝忠“是以古之易财,非仁也,财多也;今之争夺,非鄙也,财寡也(高中语文课本第三册《五蠹》)”课本注:“鄙,低下,粗俗。”按:“鄙”字与“仁”字相对为文,“鄙”就是“不仁”的意思。《淮南子·本经训》:“毁誉仁邱不立。”其中“毁”与“誉”相反,“仁”与“鄙”亦相反。又《齐俗训》:“故仁鄙在时不在行,利害在命不在智!“仁”原作“仕”,依王念孙说改。王说见《读书杂志》卷十三《论衡·命禄篇》:“《淮南书》曰‘仁鄙在时不在行…字正作仁。其中“利”与“害”相反,“仁”与“鄙”亦相反。《汉书·董仲舒传》:“性命之情,或夭或寿,或仁或鄙”,其中“夭”与“寿”相反,“仁”与“鄙”亦相反。此皆为“鄙”即不仁之证。“仁”为“爱人”,“鄙”则为“自爱”。“爱人”故轻财好施,“自爱”则贪鄙吝啬。因而古书中“鄙”又可与“贪”连用,也可与“吝”连用。《韩非子·问田》:“知明夫身,而不见民萌之资利者,贪鄙之为也。臣不忍响贪鄙之为,不敢伤仁智之行...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