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论别除权

文章共分五个部分。第一部分别除权概述,介绍了别除权的概念与特征、别除权与有财产担保债权的关系、别除权与破产债权的关系、别除权的行使与破产程序的关系。文章认为:1、“有财产担保债权”与“别除权”有本质区别,是债权和担保物权的关系,不能混同使用。2、破产人以其财产为自己债务提供担保时,债权人享有别除权,其债权也属于破产债权。3、别除权的行使不受破产程序的限制,但与破产程序紧密相关。第二部分别除权的基础权利,文章认为,抵押权、质权、留置权、优先权可在破产法上享有别除权,而定金不适用别除权。第三部分别除权人的破产申请权与债权申报等问题,文章认为,1、别除权人享有破产申请权,但破产人以其财产为他人担保时,别除权人无破产申请权。2、享有别除权的债权也须在法定期限内申报,否则不能优先受偿。3、关于别除权人在债权人会议中的地位,我国破产法一方面规定其对债权人会议的议案无表决权,另一方面又规定债权人会议的决议对其有约束力,权利与义务不相对应,显然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重庆大学
重庆大学

论别除权的基础权利及其权利实现

别除权是指权利人因其债权设有物权担保,而就破产人的特定财产所享有的优先受偿权利。别除权制度最初产生于德国,其后逐渐发展到其他国家。由于对别除权的不同认识,各国对别除权概念的规定也不尽相同。关于别除权,我国先后使用了两个概念。在第一部破产法即原《破产法》中,使用的是“有财产担保的债权”;在现行破产法即新《破产法》中,使用的是“担保权优先受偿权”。虽然“担保权优先受偿权”部分修正了“有财产担保的债权”在概念内涵及外延上的缺陷,但仍不能充分反映别除权的范围与特征,也不具备别除权概念的概括性与内容的丰富性,因此我国今后的破产立法应采用“别除权”概念。作为对破产人的特定财产所享有的权利,别除权是以成立于破产申请之前的特定权利作为基础权利。这些基础权利主要是指担保物权,包括抵押权、质权等。别除权的行使虽然原则上独立于破产程序,但仍受破产程序的制约。对于以质权等为基础权利的别除权来说,担保物权的成立以移转占有标的物作为成立要件,标的物的灭失将...  (本文共3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山东大学
山东大学

论别除权制度

别除权是债权人不依破产程序,而由破产财产中的特定财产或者法律规定单独受偿的权利。别除权不是破产法创设的实体权利,而是破产给予某些既成的实体权利的特殊待遇。别除权是大陆法系国家破产法的称谓,英美法系国家的破产法,称之为有财产担保的债权。我国破产法采用英美法系的说法,亦称之为有财产担保的债权。笔者试图通过对破产法中的别除权的历史沿革中探讨相关问题,并寻求完善别除权之最佳方案。全文分四个部分,共37880余字。一、别除权立法的价值取向,论文认为影响别除权立法的价值取向的因素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破产预防体制,二是破产救济体制。综合以上影响别除权调整模式的因素,各国破产预防制度对别除权的价值取向可分为三种:别除权极端保护模式、别除权极端限制模式、别除权限制与保护相结合的综合模式。二、两大法系代表性国家破产法上的别除权。论文以两大法系具有代表性的国家(英国、美国系英美法系国家,法国、德国、日本系大陆法系国家)的别除权立法的价值取向和制度...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学院
华东政法学院

别除权研究

破产法存在的基本目标是将破产人的财产公平地分配给所有债权人和有关权利人。然而,在实践中,对于破产财产的分配,破产法并不是笼统的将所有债权人和相关权利人的请求额按比例平均分配的,而是根据不同的权利性质加以区别对待的。别除权就是在破产程序中存在的一种很特殊的权利。一方面,它具有独立性,它的行使不受有关破产程序的限制,另一方面,相对于普通债权的清偿它具有优越性,别除权人可以享有随时、单独、优先受偿的权利。因此,在破产法中对别除权的界定与行使,不仅对于债权人来说意义重大,而且也有利于公平维护破产债务人的正当利益。我国现行破产法对别除权的规定内容甚少,有关司法解释也仍有不少问题,对别除权的深入研究,无疑将有助于相关立法和司法制度的完善。本论文包括五大部分,第一部分,别除权的概述,介绍了别除权的概念与特征,别除权与有财产担保债权、破产债权的关系以及别除权的行使与破产程序的关系。文章认为:1、有担保的财产应属于破产财产的范畴,有财产担保的债权...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郑州大学
郑州大学

别除权研究

破产法存在的基本目标是将破产人的财产公平地分配给所有债权人和相关权利人。然而,在实践中,对于破产财产的分配,破产法并不是笼统上将所有债权人和相关权利人的请求额按比例平均分配的,而是根据不同的权利性质加以区别对待的。别除权就是在破产程序中存在的一种很特殊的权利。一方面,相对于破产程序,它具有独立性。它的行使不受破产法关于“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后,对债务人财产的其他民事执行程序必须中止”,“人民法院受理破产案件后,债务人对部分债权人的清偿无效”规定的限制,也不受债权人会议与债务人达成的和解协议的限制。另一方面,相对于破产债权的清偿它具有优越性,别除权人可以享有随时、单独、优先受偿的权利。因此,在破产法中对别除权的界定与行使,不仅对于债权人来说意义重大,同时也有利于公平维护破产债权人的正当利益。然而,我国现行破产立法对别除权的规定内容甚少,有关司法解释也仍有不少问题,且法律效力层次较低。对别除权的深入研究,无疑将有助于相关立法和司法制...  (本文共3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哈尔滨商业大学
哈尔滨商业大学

破产别除权的行使与限制研究

2007年施行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企业破产法》)改变了我国破产立法的现实状况,使我国拥有了一部真正意义上的市场退出法。破产别除权作为破产法上一项重要的法律制度,其规定也更加的合理和具有科学性。但是,《企业破产法》有关破产别除权的行使和限制方面的规定,操作性较弱,有待于立法的进一步完善,也有赖于学者对此进一步研究和探讨。本文以我国企业破产法关于破产别除权的规定为蓝本,深入探讨破产别除权的行使与限制,并对我国破产立法中别除权的行使和限制提出完善的建议。本文首先梳理了破产别除权的基础理论,对破产别除权的概念、性质、基础权利及立法价值进行了详细的论述;接着对破产别除权行使的条件、特点、行使冲突进行了探讨,指出我国破产别除权行使的规定存在着不足,并提出完善的建议;最后破产立法理念的转变,导致这种优先受偿的权利受到限制,并且此种限制是必要的,破产法对其限制主要体现在程序权利上的限制及实体权利上的限制,然而破产别除权限制...  (本文共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