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公司重整计划制度研究

公司重整是指公司无力偿债的情况下,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保护公司继续营业,实现债务调整和公司整理,使之摆脱困境,走向复兴的再建型债务清理制度。公司重整制度作为现代企业制度的最新组成部分,已逐渐成为市场经济国家继和解制度之后防止公司破产的重要法律制度,是各国立法改革的普遍趋势。我国目前尚无真正意义上的公司重整制度。随着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在我国设立一套完备的预防公司破产、促使困难公司再生的公司重整制度已成为当务之急。而公司重整计划制度则是公司重整制度立法构架中的核心内容,进行公司重整必须制定公司重整计划。公司重整计划的拟订、通过、执行等,直接决定着公司重整目标能否实现。因此,公司重整计划不仅是重整人实施公司重整行为的依据,而且是公司重整程序渐趋深入的方针,在整个公司重整程序中起枢纽作用。公司重整计划是公司重整制度的主要内容,它的制定、内容、通过与认可、执行直接影响着公司重整制度的有效实施及功能发挥,在整个重整程序中起着关键性的作用。  (本文共5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学院
华东政法学院

公司重整制度中重整计划的研究

在现代社会中,公司是一国最主要的经济组织形式,构成一国的经济磐石,特别是大公司(如股份有限公司)更是对一国经济发展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可以说如果一个国家的公司大多数都能够善于经营、充满活力,那么该国的经济必然繁荣昌盛;反之,则可能导致一国的经济萧条,各种社会问题也会接踵而至。简而言之,公司因其营利性组织的优秀性和功能的完善性主导了经济的发展,这已被西欧资本主义发达过程所证明。正因如此,如果公司(特别是大公司)在陷入财务困境时,若是仅仅简单地将其逐出市场,接下来的问题可能就比较严重,比如说财产的巨大损失、失业问题、连锁破产问题等;不仅如此,公司处于困境时并不意味着其资产质量一定差,换言之困境公司也是有价值的。正是基于上述理由,对困境公司区分不同的情况而实施拯救是十分有必要的。关于对困境公司的拯救可以采取诸多的措施,然而具体到法律制度层面而言最主要的是破产法领域中设置的和解制度与公司重整制度。然相对于公司重整制度,和解制度对困境公司...  (本文共6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南财经大学
西南财经大学

我国上市公司重整计划强裁制度研究

我国2007年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破产法》)在吸收了国外的先进立法理念以后,引入了重整制度。作为保障重整计划顺利达成、推动债务企业重整成功的手段,新《破产法》赋予了法院强裁权,即在部分当事人反对重整计划时法院可以依据法定条件强行批准重整计划,使债务企业能够顺利完成重整实现再生。正是由于重整程序和强裁制度的引入,使得大量债务企业可以通过破产重整程序避免破产清算,而这其中就包括了上市公司。在《破产法》实施5年多来,已有40家上市公司进行了重整,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上市公司无一例外的重整成功,没有一家上市公司最后因为重整计划未被通过而重整失败转入破产清算程序,在这100%重整成功率的背后,强裁制度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在已经提出重整计划的38家上市公司中就有11家上市公司是通过强裁完成了重整程序。然而强裁权的本质毕竟是公权对私权的干预,必须要慎用,特别是对于上市公司这种具有广泛的社会影响力公众性企业,更加要慎用强裁...  (本文共8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上市公司重整计划批准制度研究

重整计划是重整制度的核心文件,制定、表决、批准、执行重整计划,几乎就是重整程序的主体。法院批准重整计划,是司法权介入重整的一个重要体现,然而,在我国,重整计划批准制度尚存在不完善之处,在司法实践中也有一些走样的地方。本文以实践中的利益格局和利益角逐为分析基点,对上市公司重整计划的正常批准和强制批准制度进行研究,侧重分析了法院在中国政治生态中的地位和其在重整中的应有定位以及二者之间的矛盾。第一部分,从重整计划的制作主体入手,分析了重整计划制作主体的立法例,存在单一制作主体和多元制作主体两种模式。我国不存在竞争性重整计划,实践中一般由管理人来制作,这符合实际需要。在制作重整计划过程中,各方利害关系人的影响力不同,债权人的影响力与其利害关系度不相衬,而债务人几乎起了主导作用。法院应对重整计划的制作、修改进行监督,但不宜横加干涉。对重整计划的表决,表决分组和通过的标准对重整计划的通过有着重要意义,我国立法采取了法定标准,符合司法实际。在...  (本文共5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1980年20期
深圳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公司重整计划制度述论

公司重整制度源起于英国,发展于美国,完善于日本。作为现代企业制度的最新组成部分,它已逐渐成为市场经济国家继和解制度之后防止大企业破产的重要法律制度,是各国立法改革的普遍趋势。我国目前尚无真正意义上的公司重整制度。随着现代企业制度的建立,在我国设立一套完备的预防公司破产,促使困难公司再生的公司重整制度已成为当务之急。而公司重整计划则是公司重整制度立法构架中的主要内容,进行公司重整必须制定重整计划。重整计划能否获得通过,是否切实可行,直接决定着重整目标能否实现。因此,重整计划不仅是重整人实施重整行为的依据,而且是重整程序渐趋深入的方针①,在整个重整程序中起枢纽作用。本文运用比较方法,从重整计划的制定、内容、通过与认可、执行4个方面对公司重整计划加以探讨,以求对我国正在进行的破产立法有所裨益。一、重整计划的制定所谓重整计划就是指由重整人及其他利害关系人制定的,旨在维持公司继续营业,谋求公司再生并清理债权债务关系的协议。重整计划的制定,...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政治与法律》2014年09期
政治与法律

上市公司重整计划执行制度的完善——基于我国上市公司的样本分析

破产重整制度是在克服破产清算制度以及破产和解制度不足的基础上应运而生的积极拯救企业的程序。公司破产重整的关键点是,它所冥思苦想的是公司的继续经营而不是清算。1一般认为,公司持续经营价值高于清算价值,故重整欲达到的目标是预防公司破产,维持公司营运价值。营运价值是一个复杂的概念,通常包括有形资产的价值、无形资产的价值和团队成员之间的协作关系。规范公司重整的法律制度的目标是“阻止任何试图重整那些本应清算的公司的努力;推动任何试图重整那些具有营运价值的公司的努力”。各国破产重整立法就是在遵循这个原则的基础上对重整制度进行设计的。2《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破产法》(以下简称:《企业破产法》)第8章专门规定了破产重整制度。我国上市公司的破产重整所涉利益主体众多,社会影响巨大,一直为各界所关注。据统计,自2007年6月1日《企业破产法》实施以来至2013年12月31日的六年半间,已由我国法院裁定破产重整的上市公司共有43家,这43家样本公司均为股...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