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关于城镇贫困人口的人类学研究

贫困一直以来都是困扰现代社会的一个老难题。如果说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都是由于少部分人对广大劳动人民的残酷剥削和压榨而形成的贫困,那么在社会主义国家的贫困似乎是不可理解的;如果说社会主义国家的贫困是因为发展不足,经济落后而暂时出现的问题,那么在中国经过了近二十年的快速发展,经济水平有很大提高的前提下,贫困人口不是减少了而是增加了的情况,更是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经济增长并不会“自然而然”地带来社会发展,单凭市场不可能消除贫困,也不可能获得公平和平等,而这二者是发展的基石。由此看来,贫困不仅是经济问题,更是社会问题;研究贫困不能仅靠经济学家,更应该由人类学家、社会学家来对此问题做出共同努力。都市人类学一直都致力于研究城市生活中存在的各种问题,为都市中的弱势群体代言,以期城市中的人们能更好地生活,城市能更好地发展。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失业、下岗人员以及他们的赡养人口为主体的城市贫困群体迅速膨胀,一时之间举国关注、议论纷纷。  (本文共9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民族学刊》2017年04期
民族学刊

仪式、礼物与狂欢——“微时代”网络社群红包的人类学阐释

近年来,微端社群红包的流行表征着一种新近网络文化的兴起,也隐喻着“微时代”以更为“世俗化”的姿态降临。在“微动力”的渗透下,通过手机微端APP给他人发送“红包”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时尚而悄然风靡;如“微信”、“QQ”以及“支付宝”等手机应用中的红包游戏,已成为人们生活中习以为常的娱兴消遣方式。新媒介的使用不仅使文化的生产和传播有了不同于以往的路径,也建构了一个新的知识视域和“地方性”群体(local population)。在人类学的视域下,微端社群红包作为一种具有社会属性的文化产物,是否也关涉着集体空间的行为仪轨?当其作为一种人类学意义上的“礼物”交换,如何解读它所连带的符号象征与情感意涵?“抢红包”的背后是一种流动性互惠原则的实践,还是一种群体性的狂欢?一、身份的融入:仪式与礼节微端社群的红包游戏一般发生在社交APP中如“微信群”或者“QQ群”等,红包的“发放”与“领取”,作为一种“策略性互动”往往也是个体获得集体性认同及其社群...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民族丛刊》2016年06期
黑龙江民族丛刊

从多学科参与到人类学“一枝独秀”:“中国身体”研究述评

身体研究最早起源于哲学。在希腊哲学家柏拉图眼中,身体是灵魂的坟墓,除视觉被赋予正面价值外,身体的其他因素均被负面化。笛卡尔提出了现代的“身心二元论”,对身体加以贬低,认为身体是心灵的铁镣。因此,身体一般被视为低于精神的存在,长期被以二元对立为框架的人文社会科学所忽视。20世纪70、80年代,作为学理问题的身体逐渐引起学界的关注,与此相关的讨论扩大为东西方思想传统的现代对话,“身体”开始以一种新的范式出现。在后现代主义时期,关于身体的研究内容和意义也变得复杂起来,人类的体验在很多方面都可以通过身体被表现出来。后现代女性主义把身体研究推向了高潮,将身体引入到女权主义运动的政治和社会后果,并在此基础上形成了独特的研究视角。如今,“身体”已成为当代哲学和社会科学的一个重要概念。本文试图对中国情境下的身体研究(下称“中国身体”研究)进行梳理和评述,呈现多学科视角下“中国身体”研究的本土化过程,并重点探讨国内人类学视域下的“中国身体”研究,...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5年01期
广西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乔健先生从事人类学研究六十周年座谈会

~~乔健先生从事...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学报》2014年01期
湖北第二师范学院学报

从山下晋司的著作回溯日本观光人类学的发展

1974年,在墨西哥城召开的美洲人类学研讨会上,“观光”①作为研究课题在文化人类学中首次登场。那时,有一些学者已经做过相关的研究,但没有进行过较为组织性的研究工作。这次研讨会的成果,由Valene Smith编辑了一本名为Hosts and guests:the an-thropology of tourism的论文集,在这本观光人类学最早的论文集出现之后几年,20世纪80年代,在美国“观光人类学”作为文化人类学研究的一个分支学科被确立。山下晋司(Yamashita Shinji),1948年生,东京大学综合文化研究科教授(2013年退休),人类学家。他从越境的视角,关注旅游与移居,研究全球化背景下新的社会发展和文化的创生。早在1976年到1978年,他就在印度尼西亚的苏拉威西岛进行过有关托拉查人(Traja)的田野调查,20世纪70年代,苏拉威西岛就被政府引入了观光开发项目,山下晋司在研究当地托拉查人传统文化的时候,曾经感觉观...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4年01期
厦门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海洋人类学:概念、范畴与意义

海洋文明是人类文明的重要组成部分,人类对于海洋的探索和开发亘古久远。作为与大陆文明相对应的一种文明类型,海洋文明是人类在漫长的发展历程中,通过各种实践活动,与海洋紧密互动而形成的。因为海洋环境存在差异性,世界各地的不同族群对于海洋的开发、利用和适应也不尽相同,由此也就形成了多样性的海洋文化。作为一门尊重和倡导文化多样性的学科,人类学对于海洋族群与海洋社会文化的关注和研究由来已久,并最终发展出海洋人类学(Maritime Anthropolo-gy)这一独立分支学科。可以说,作为一门兼跨人类学与海洋学的重要分支学科,海洋人类学在推动人们对于海洋的认识、开发和利用等方面具有重要意义和价值,尤其是对于当下中国的海洋发展战略更是不可或缺。本文拟从追述人类学的海洋研究入手,介绍海洋人类学的概念发展,界定海洋人类学的研究范畴,并对这一重要分支学科的学科意义略加阐释,从而为构建具有中国特色的海洋人类学学科提供借鉴。一、海洋人类学的由来及概念界...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