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界科学中心的转移研究与我国科学发展状况分析

科学的不平衡发展中存在世界科学中心的转移,世界科学活动中心(以下简称世界科学中心)的形成与转移作为一种社会历史现象或社会历史过程,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极大兴趣和高度重视。世界科学中心转移规律,包括世界科学中心的概念、世界科学中心转移的时间与空间特征、影响世界科学中心转移的社会条件、科学中心转移规律的社会意义等众多内容。目前,对于世界科学中心的转移,各国学者已从宏观的和统计的角度进行了一定的研究,提出了它转移的一般历史过程,即意大利(1540—1610 年)、英国(1660—1730 年)、法国(1770—1830 年)、德国(1810—1920 年)、美国(1920—)。但目前,对于世界科学中心的制约条件与形成模式,则既缺乏深入、系统的研究,又存在着一些误解。世界科学中心的形成条件与模式是一项内容复杂、规模庞大的课题,它涉及到历史上作为世界科学中心的那些国家的思想变革史、教育发展史、经济特别是工业发展史、科学技术史、军事战争史和社  (本文共1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科学管理研究》2004年03期
科学管理研究

世界科学中心形成的一般模式与我国的对策

目前,理论界认为,一个国家在一定时期所取得的重大科技成果超过同期世界重大科技成果总数的2 5 %及其所拥有的著名科学家也超过了同期世界著名科学家总数的2 5 % ,那么,这个国家就成为这一时期的世界科学中心。分析近代以来意、英、法、德、美等国家成为世界科学中心的具体条件,概括世界科学中心形成的一般模式并探讨我国今后应采取的对策或措施,对于我国制定和实施“科教兴国”与“国兴科教”的战略,促进我国科学技术、教育、经济和社会的协调统一发展,具有突出的理论意义和实际价值。1 近代以来意、英、法、德、美等国家成为世界科学中心的具体条件  近代以来,一些国家先后成为世界科学中心的具体条件是极其复杂的,限于篇幅,本文仅就思想的解放促进教育和科学技术领域转变观念、进行改革和力求发展这一思路进行简要的分析。1 1 意大利成为世界科学中心的具体条件自公元1 1世纪中叶以后,大学教育在意大利兴起并迅速发展,使越来越多的人从对宗教神学的崇拜和迷信转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科学管理研究》2007年04期
科学管理研究

“三大中心”转移与“汤浅现象”的终结

科学、教育、经济随着人类社会的产生而产生,随着其发展而发展。自古以来,科学知识、教育和经济增量不断波动,在迄今为止的300年内,“科学发展则同前一代人遗留下来的知识量成比例,因此在最普通的情况下,科学也是按几何级数发展的。”〔1〕按照历史的发展,科学知识、教育知识和丰富的产品在各个不同的地域不是平均分配,亦不是永远被一个国家所独占的。相反,在一定历史时期,总是某些国家拥有较少,发展缓慢,而另一些国家则拥有较多,发展较快,当这种发展优势状态达到某种程度时,这个国家或地区就成为这一特定时期的中心。图1世界科学活动中心转移时序图1世界科学中心的转移1929年,英国著名科学史家W·C·丹皮尔在《科学史及其与哲学和宗教的关系》中提到了“世界科学的中心”这个词语,但他未明确界定,也没有归纳世界科学中心转移的顺序。1954年,英国著名物理学家、科学学创始人之一、贝尔纳(J·D·Bemal,1901~1971)在其87万字的科学史巨著《历史上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中国基础科学》2015年06期
中国基础科学

坚定信心 发奋图强 建设世界科学中心

“世界科学中心转移轨迹的启迪:科技创新与人才团队培育问题浅析”一文引用日本学者汤浅光朝的学说,分析了近代5个世界科学中心形成和转移的机制,同时针对我国现在科研工作中存在的问题提出了中肯和建设性的意见,读后感触良多,发人深省。在赞成吕有勇教授主要观点的同时,对汤浅光朝的学说也产生了一些质疑。一、对汤浅光朝假说质疑的提出汤浅光朝梳理了400年来的历史脉络,通过总结历史经验提出了世界科学中心形成和转移的机制。他认为有5种机制与世界科学中心的形成和转移有关,即文化振荡、社会变革、经济的快速增长、新型学科群的崛起和科学家的集体流动,并提出科学中心的转移大约80年为一个周期。他的学说从提出到现今经过了半个世纪,而这50年来的实践并没有印证过他提出的“规律”,或者说由于时间的跨度不够,还没有来得及印证他提出的“规律”。所以将其总结的机制称之为“假说”而非“规律”似更为准确。汤浅光朝的假说是以历史事实为依据归纳总结得出的,似乎是无可辩驳的规律。...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中国基础科学》2014年04期
中国基础科学

世界科学中心转移轨迹的启迪:科技创新与人才团队培育问题浅析

“鉴往知来”的涵义在于提醒我们理性而客观地认识过去才能准确预测未来。近400年来,世界科学中心有过几次大的转移,揭示了一条基本规律,即社会发展的每一个历史时期,总会有一个国家在世界科学的发展历程中处于优势地位,引领世界科学和技术发展的方向和潮流,经过一段时期后这一发展优势会转移到其他区域。而且,历史的事实证明自然规律发展的方向和潮流是不可阻挡的。近400年来,世界上5次科学中心的形成分别是在意大利、英国、法国、德国和美国。科学中心的形成对这些国家的科学技术和经济发展具有里程碑的意义。科学中心地位的确立标志着一个国家整体实力和对未来人类活动的影响力。直至今日,上述5个国家在科学技术、经济实力、文学艺术诸多领域一直引领世界发展的潮流。20世纪60年代,日本学者汤浅光朝曾对科学中心转移的成因和机制做出系统的分析和阐述,被称为“汤浅现象或规律”,他认为有5种机制与世界科学中心的形成和转移有关:文化振荡、社会变革、经济的快速增长、新型学科...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肇庆学院学报》2007年06期
肇庆学院学报

大学在世界科学中心形成中的作用

恩格斯曾经指出:“社会一旦有技术上的需要,则这种需要就会比十所大学更能把科学推向前进。[”1]在这里,恩格斯虽然强调的是社会技术需要对科学的推动作用,却也明显地揭示出大学是推动科学进步的重要力量。1962年,日本科学史家汤浅光朝运用统计方法,发现了世界科学中心转移的量化规律,引起学术界的极大兴趣,被誉为“汤浅现象”。他发现:“如果定义一个国家的科学成果数占全世界总数的百分比超过25%为科学兴隆期的话,那么科学兴隆期按以下顺序转移:意大利(1540-1610年)、英国(1660-1730年)、法国(1770-1830年)、德国(1810-1920年)、美国(1920-×年)。[”2]无独有偶,我国学者查有梁借用汤浅光朝的研究思路,经过统计分析,发现近现代世界范围的教育发达期也在转移,其转移顺序为:意大利(1430-1620年)、英国(1631-1706年)、法国(1764-1824年)、德国(1776-1906年)、美国(1889...  (本文共1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