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纪末的感受、世纪末的景象—试谈《李尔王》的艺术世界

莎士比亚可以说代表了整个文艺复兴文学的最高成就,历来是文学家和文学评论家关注的焦点。《李尔王》是他的突出成就之一,本文试图从梳理前人研究成果入手,在此基础上,对《李尔王》予以进一步解读。文学离不开社会生活,社会生活从根本上决定着作家的审美经验和创作意向,而作家的审美经验和创作意向则直接决定着作品的艺术世界。以此为据,本文认为莎士比亚世纪末感受的审美经验决定了他对李尔故事的陌生化处理,反映了他的创造意向,突出了世纪末日的悲剧意识。本文着重从对《李尔王》的文本分析和莎士比亚的审美经验两个方面来突出《李尔王》艺术世界的世纪末景象和莎士比亚独特的世纪末感受,并认为《李尔王》艺术世界所展示的混乱世纪末景象是莎士比亚伤痛的审美经验在他的悲剧作品中的折射。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外国语言文学研究》2008年02期
外国语言文学研究

从语用学视角解读《李尔王》中的“言”与“意”

1.引言威廉.莎士比亚(William Shakespeare,1564-1616)的作品,一直被认为是英国文学中的瑰宝。其中,悲剧《李尔王》(King Lear,1605)被认为是作者最伟大的作品之一。《李尔王》是一部情节曲折、人物互相穿插、语言复杂多变的作品——这些无疑增加了观众和读者理解此剧的难度。笔者认为,如果将《李尔王》的理解简单地锁定在对故事情节、人物特点等的分析上,很难洞悉其所具有的意义。换句话说,《李尔王》本身就是一部含义隐晦的戏剧,它的意义被遮盖在表面的戏剧语言之下。莎士比亚对语言的运用是多角度的,它们在戏剧中具有重要的作用。考察《李尔王》中的戏剧语言,是我们解释李尔等戏剧人物的途径之一,也能够让我们更深入地理解作品和剧本暗含的价值倾向,探求戏剧语言运用与意义之间的联系,从而挖掘出在表层语言背后所承载的情感意义。“意”离不开人物的情感,人们可以用语言来表达真实的情感,即言为心声;也可以将真实的情感隐藏在语言的背...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2017年07期
黑龙江工业学院学报(综合版)

论莎士比亚对文艺复兴人本思想的突破——以《李尔王》为例

在诸多版本的外国文学史中,莎士比亚都被看做是近代文学的代表人物。近代性,这里指的是自文艺复兴以来人类理性光辉的彰显。然而,真正的巨匠绝不会囿于自己所处的时代,其必定对所处的时代有所突破。莎士比亚就是这样,其《李尔王》就很好地体现了这一点。有学者认为《李尔王》是一部英国封建时代宫廷斗争的戏剧。若仅仅如此,这部作品根本不可能具有如此高的地位,其必有更为深远和广阔的原因。实际上,在《李尔王》这部作品中,重点并不在于莎士比亚对人类理性光辉的歌颂,而在于其对近代性的突破,这里的“突破”,笔者要论述的是从人性到神性的突破,而突破点在于李尔王疯前与疯后的对比,疯之前代表着人类理性,疯之后代表着神性。海德格尔作为思想巨匠,其著作中诸多阐释了近代性的狭隘性,而要恢复古希腊的神性传统。故从海德格尔的思想来分析莎士比亚的《李尔王》,可以更好地理解其作品的精髓。一、近代理性的局限在《李尔王》这部作品中存在着清晰的分界线,那就是有仪式性质的荒野里的那场暴...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河北学刊》2017年04期
河北学刊

莎剧《李尔王》与《旧约·约伯记》异同之比较

在把莎剧《李尔王》(1)与《旧约·约伯记》(2)进行文本对照之前,很有必要对俄国文豪列夫·托尔斯泰晚年所写长文《论莎士比亚及其戏剧》中对莎剧《李尔王》的评论作一简单的描述。在莎士比亚创作的剧作《李尔王》之前,曾有过一部名不见经传的同名剧《李尔王及其三个女儿的真实编年史》(即《李尔王》,以下简称“老李尔”)。托尔斯泰对这部旧剧“老李尔”钟爱有加、推崇备至。与之相比较,他一点儿也瞧不上莎剧《李尔王》,觉得它愚蠢、啰嗦、空洞、粗俗、不自然、无法理解,全篇充斥着难以置信的事件、癫狂的胡言乱语、沉闷的笑话。另外,像年代错乱、无关的东西、下流的东西、过时的场景设置,以及其他道德和审美方面的错误,比比皆是。一言以蔽之,托翁认定莎剧《李尔王》是“剽窃了那部更早、更好却不知作者是谁的旧剧《李尔王》”,剽窃之后还给搞砸了。不仅如此,《李尔王》把莎士比亚所有剧作中的缺点、毛病都占全了。由于这些缺陷,莎剧非但不能称之为戏剧艺术的典范,甚至连人所公认的最...  (本文共5页) 阅读全文>>

《戏剧文学》2017年03期
戏剧文学

不同的模式与共通的贪婪残暴——以《李尔王》《摧毁》为例看莎士比亚戏剧对凯恩戏剧的影响

当代英国剧作家萨拉·凯恩的戏剧因为其不同于传统戏剧模式的试验性,被认为与欧洲现代戏剧传统更相关。其充斥着暴力和禁忌的舞台使其戏剧或者被冠名“直面戏剧”,或者被认为是阿尔托“残酷戏剧”理念的实践。这些对凯恩戏剧的理解固然不错,但是,论者们忽略了,或者弱化了凯恩戏剧与英国伟大的戏剧传统的关联,特别是受莎士比亚戏剧的影响。凯恩戏剧延续了莎士比亚诗意表现的人性关怀,以及对时下社会的关注。莎士比亚时代是理性逐步确定其合法性的年代,而凯恩则处于理性“红利”的时代,即当代资本主义消费时代。理性合法性的确立带来了今天的科学时代,也带来了资本主义的蓬勃发展,直至当代全球化的资本主义消费时代。对理性工具化的质疑和批判,构成了发轫于20世纪初期的现代主义和后现代主义思潮的核心内容。如果说文艺复兴时代的莎士比亚在其戏剧中提醒人们过于依赖理性给人类带来的危险,凯恩则延续了这个古老的主题。《摧毁》与《李尔王》两剧在剧情发展上存在相关性,而就其所暗示的人类生...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海外英语》2017年05期
海外英语

父亲抑或父王,这是一个问题——论《李尔王》的伦理意蕴

作为莎士比亚四大悲剧之中最富有争议的一部,关于《李尔王》的讨论自其公演之日起便从未停止。以往的关于《李尔王》层出不穷的解读主要侧重于剧中人物命运的分析,众多学者将李尔的悲惨结局归因于其个人的性格缺陷,这一论断产生了较大影响。李尔的悲剧命运究竟根源何在?这是研究《李尔王》所无法回避的问题。文学作为对特定历史阶段伦理观念和道德生活的独特表达形式,那么对文学作品的解读必然不能超越其创作的时代。回归到历史的伦理现场,本文揭示了导致《李尔王》这部家国悲剧产生的根源不是女儿们的不孝,也不是李尔的性格缺陷,而在于父权和王权的双重作用下,李尔扭曲了关于自身双重伦理身份的认知,并在家庭伦理层面以及社会政治伦理层面做出了错位的伦理诉求,从而导致了自身的悲剧结局。通过描述这样一个家国悲剧,莎士比亚深刻揭示了他对于伦理道德的思考,表达了他关于人作为个体,该如何践行自身的伦理职责,维护家庭和社会的伦理道德秩序的关切和思考。1王权下的父爱第一幕第一场是我们...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