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纪末的感受、世纪末的景象—试谈《李尔王》的艺术世界

莎士比亚可以说代表了整个文艺复兴文学的最高成就,历来是文学家和文学评论家关注的焦点。《李尔王》是他的突出成就之一,本文试图从梳理前人研究成果入手,在此基础上,对《李尔王》予以进一步解读。文学离不开社会生活,社会生活从根本上决定着作家的审美经验和创作意向,而作家的审美经验和创作意向则直接决定着作品的艺术世界。以此为据,本文认为莎士比亚世纪末感受的审美经验决定了他对李尔故事的陌生化处理,反映了他的创造意向,突出了世纪末日的悲剧意识。本文着重从对《李尔王》的文本分析和莎士比亚的审美经验两个方面来突出《李尔王》艺术世界的世纪末景象和莎士比亚独特的世纪末感受,并认为《李尔王》艺术世界所展示的混乱世纪末景象是莎士比亚伤痛的审美经验在他的悲剧作品中的折射。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芒种》2012年15期
芒种

再现人文主义理想的“考狄利娅”

一、纯粹的人性小女儿考狄利娅是莎士比亚在悲剧《李尔王》中塑造的最美好的形象之一。她一身兼有美貌、温柔和坚强的性格以及不屈不挠的意志。当然也如同莎士比亚笔下别的女主人公一样,具有鲜明的自由个性。在她身上全面生动地体现着人文主义理想,丝毫看不到那种仰人鼻息、恭顺从命的奴才相。在第一幕第一场,我们看到高居所有人之上的李尔王专横暴虐并且刚愎自用,以为他作为一国之君的威严是建立在自己品德比别人优越的基础之上的,大臣们歌颂他伟大,李尔王便确信他不仅作为国王是伟大的,而且作为一个父亲也是伟大的,对他统治国家的使命深信不疑。当他要分国土给女儿们时,他还要根据女儿们的甜言蜜语来判断她们的孝顺程度,以满足自己作为封建帝王的虚荣心。虚伪凶残的大女儿高纳里尔和二女儿里根为了能把父亲的国土和政权早日抓到手,尽展溜须谄媚之能。在李尔王面前,大女儿蜜语称自己对父亲的爱无法用言语表达,胜过自己的眼睛、整个的空间和广大的自由。“超越一切可以估价的贵重稀有的事物,...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权威出处: 《芒种》2012年15期
《四川外语学院学报》2005年01期
四川外语学院学报

对爱的真切呼唤——论莎士比亚《李尔王》中的基督教倾向

一文艺复兴同基督教的关系密切,如果看不到这一点就不能深刻理解莎士比亚戏剧,特别是大悲剧《李尔王》。文艺复兴是个需要爱,同时也产生爱的时代,它给教会带来的显著变化之一是对理性的肯定。莎士比亚在《李尔王》中提出了人类命运、人生意义、价值观和社会不平等带根本性的问题,他在《李尔王》中通过“爱”的获得与“失落”呼唤爱的全面回归。而这种呼唤爱、寻找爱、认识爱、感受爱、体验爱、享受爱的过程,正是基督教思想,具体到圣经在莎士比亚的《李尔王》中有比较全面的反映。对这些根本性问题的阐释,其出发点与落脚点都离不开《圣经》中的基督教思想对《李尔王》的影响。《圣经》英译的高潮发生在16世纪。1568年,在帕克大主教主持下出版了著名的《主教圣经》,并被规定为英国教会正式使用的英译本,①其时莎士比亚正好4岁。它的出版影响遍及英国家庭,自然也包括信仰基督教的莎士比亚家庭。据统计,莎士比亚的38部戏剧中直接引用和化用圣经达几百处,影响如此广泛,并不是他有意宣扬...  (本文共6页)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15年08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论《李尔王》的反英雄形象

一、导言在20世纪,《哈姆雷特》的地位逐渐被《李尔王》所取代,《李尔王》取而代之成为莎士比亚笔下最伟大的悲剧。“都绎王朝的终结,斯图亚特国王的加冕,日益扩张的资本主义,重新激化的宗教矛盾,社会和政治的动荡都成为《李尔王》一剧的现实背景。在这个特定的历史时期,希望与绝望共存、向善与作恶互补、进步与野蛮并立、人性与兽性相辅,用一种令人动情的又催人反省的和声,奏响了莎士比亚悲剧的主调”。[1]正是《李尔王》所蕴含的无穷魅力,吸引着一代又一代的学者从不同批评视角去探索其中的内涵。本文从反英雄的层面探讨《李尔王》,对以李尔王为首的反英雄形象的内在人格意义进行一番反传统的剖析,重新审视《李尔王》中所传达的悲剧色彩。二、莎士比亚与反英雄纵观西方文坛,从古希腊神话文学中所诞生的第一个“半神”英雄原型形象至今,这个“半神式英雄”就一直支配主宰着西方文学的人物塑造,不同文学时期中的英雄形象都可以看做是这个“半神式英雄”的不同“变体”,也正是这些英雄...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语文建设》2014年14期
语文建设

试析《李尔王》中主角的悲剧艺术

一、悲剧《李尔王》的基本情节在莎士比亚悲剧作品中,以伦理故事而驰名的《李尔王》主要讲述的是不列颠统治者李尔王悲剧的一生。曾经他血统非常高贵,地位极其显赫。而当这位国王步入年迈,他秉着生性多疑的特点,决定将他的国土按照其女儿对自己的爱来进行划分。这位国王父亲感受到的只是他的大女儿和二女儿那种极其夸张的爱,并且这位父亲非常喜欢这样的夸张;而当他诚实善良的小女儿考狄利亚对他很真诚地说实话的时候,李尔王却因此而发怒,这位小女儿将爱平分给父亲和丈夫,换来的却不是领土和继承权,却落得了一个远嫁法兰西的下场。小说中傲慢的国王父亲,也被大女儿与二女儿逐出宫门,在这样境遇下的国王渐渐丧失了意识,成为疯子。戏剧主人身上表现出了两种迥然不同的主旨,即普通人的个人尊严和国家的独立主权相互交织在一起。李尔王其实在读者心目中更是那些忙忙碌碌,为生计奔波的无名小卒的典型。从整个戏剧情节来看的话,人自古就喜欢甜言蜜语的阿谀奉承之词,而喜欢说实话、敢说实话、不会...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4年05期
安徽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莎士比亚剧作《李尔王》中的悖论手法

自 2 0世纪以来 ,因其无以论比的崇高和悲剧美而堪称“只可读不可演”的杰出悲剧《李尔王》 ,被普遍认为是莎士比亚最伟大创作。其中 ,戏剧巨匠莎士比亚以其独特的艺术手法在刻画李尔王、弄人及二者对立统一的矛盾关系时 ,创作了一系列悖论式的矛盾与冲突 ,从而勾勒出一个充满悖论的世界 ,使其成为世界悲剧史上不朽典范。  悖论 (paradox)作为一种修辞术语古已有之 ,原指表面上自相矛盾而实质上包含真理的陈述。悖论不仅是一种语义陈述的特征 ,而且是一种文学结构上的特征 ,通过“对语言进行违反常情的使用 ,或以‘暴力’扭曲语言的原意 ,使之变形 ;或把逻辑上本不相干甚至对立的语言联在一起 ,使其相互碰撞和相互作用 ;或借助于一些表面看来并不恰当的比喻”[1] 等手段创造悖论 ,可以造成文学语言与结构上的不协调和不一致。而这种不和谐进而产生了丰富且多层面的涵义。莎翁笔下的李尔王及其弄人便可堪称其中楷例。一、李尔王  第一 ,国王李尔王既...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