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世纪末的感受、世纪末的景象—试谈《李尔王》的艺术世界

莎士比亚可以说代表了整个文艺复兴文学的最高成就,历来是文学家和文学评论家关注的焦点。《李尔王》是他的突出成就之一,本文试图从梳理前人研究成果入手,在此基础上,对《李尔王》予以进一步解读。文学离不开社会生活,社会生活从根本上决定着作家的审美经验和创作意向,而作家的审美经验和创作意向则直接决定着作品的艺术世界。以此为据,本文认为莎士比亚世纪末感受的审美经验决定了他对李尔故事的陌生化处理,反映了他的创造意向,突出了世纪末日的悲剧意识。本文着重从对《李尔王》的文本分析和莎士比亚的审美经验两个方面来突出《李尔王》艺术世界的世纪末景象和莎士比亚独特的世纪末感受,并认为《李尔王》艺术世界所展示的混乱世纪末景象是莎士比亚伤痛的审美经验在他的悲剧作品中的折射。  (本文共45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文艺家》2017年07期
中国文艺家

一个没有救赎的世界——《李尔王》的悲剧性审美蕴含

前言莎士比亚作为欧洲文艺复兴时期著名文学家,一生创造了大量文学作品,其中最为著名的文学作品四大悲剧,莎士比亚最为伟大成就就是《李尔王》,该部文学作品充分展现出莎士比亚思想观念。但是研究人员在进行文学评估内,《李尔王》是评价人员高度关注并且青睐的作用,截止到目前位置,研究人员相继分析研究,明确阐述自身理念。一、《李尔王》故事概述在《李尔王》文学作品内,主人翁为一名叫做李尔王的国王,该名国王在不列颠具有十分显赫的地位,治理整个不列颠国土。但是,李尔王在进入到年迈年龄段内,李尔王并不想要在统治这个国家,进而决定测试女儿对于自身的爱,将自身国土划分给这三个女儿。李尔王在划分国土内,大女儿及二女儿全部都表示出自身过于国王的赞美,深度李尔王的热爱,只有小女儿由于为人诚实,进而说了真话,也就是将自身的爱分为国王及丈夫一人一半。李尔王听到这个回答之后,勃然大怒,进而决定取消小女儿继承自身遗产的权利,并且将小女人赶出家门[1]。李尔王在将国土分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北方文学》2017年27期
北方文学

心灵的洗涤——从暴风雨场看李尔的心理变化

《李尔王》一直被评论界认为是一出复杂的大悲剧,而在当今评论中,肯定它是莎士比亚最伟大的悲剧这种倾向越来越明显,有人甚至认为它是一部人类思想发展的史诗。总之,《李尔王》有别于莎士比亚其他的悲剧,它的博大精深,复杂难解,模糊虚幻,这也是莎士比亚非常成熟的一部反映人类精神的普遍性和永恒性的悲剧。当今的评论界认为“李尔的一生通过错误走向至善。从最开始有社会理想到丧失,再到重新获得这个过程。李尔王的悲剧不仅在情感上使人感染,而且发人深思,反省着包括自身的人类生存的问题。”我认为李尔的变化主要还是受人文主义的影响以及他的极端个人主义的思想的影响。一李尔存有些社会理想主要体现在他追求人文主义的和谐、温暖、理想的无冕之王的和平生活。在资本主义畸形的发展中,李尔以自我为中心的情况下仍然追求女儿对他的爱,表现出他追求家庭的和谐稳定。李尔分国的原因也是为了避免在他统一国土中争权夺利,造成纷乱。体现了莎士比亚人文主义思想中的“反对封建制度中诸侯纷争”[...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电影评介》2012年03期
电影评介

寻找失落的亲情——《李尔王》现代启示录

文化唯物主义莎评的奠基人多利默指出:“欲望就是死亡”。《李尔王》为这句话作了很生动适当的注脚:对绝对爱的盲目渴望、对人间财富的无极追求、对至高权力的无限崇拜,点燃剧中主人公一个个走向悲剧结局的道路。而在这一路悲情上演过程中,我们看到的感到的却是亲情失落的悲哀。《李尔王》是一部浓缩的亲情悲剧,剧作家通过剧中两种自然观(社会观)的冲突来传达了这一主题。传统的自然观,从基督教神学家奥古斯丁(Augustinus,354-430)到英国神学家胡克(Hooker,1554?-1600),都认为自然是由神意指挥的有序机体,是传达神的意志的工具,而人是自然中的一部分,因此,人的思想行为都要符合自然规律即神的意志。胡克认为:“人的至善至美的天性是上帝根据自己的样子创造出来的,他的活动方式也和上帝一样”(Rubinstein:9)。李尔和葛罗斯特坚定不移的信奉这种正统的观念。既然自然是人类行为的规范,人类就必须适应这种安排,比如“要信奉上帝”、“...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四川戏剧》2009年02期
四川戏剧

《李尔王》中的“孝”与“爱”

在中国的《李尔王》研究中,有一些学者从伦理的角度曾经对《李尔王》译文中大量使用“孝”字与莎剧《李尔王》的演出中有意无意地突出“孝悌”提出了疑义和否定。面对中西方文化的巨大差异,我们可以发出这样的疑问,西方有没有类似中国的“孝”?回答是否定的。我们知道,“在艺术中戏剧是最接近哲学的。……剧作家是最接近哲学家的”。①这种接近造成了隐含在戏剧中的哲学和伦理的倾向。况且,中国戏曲的伦理性特点非常突出。受此影响,我们在翻译、演出、评论莎士比亚的悲剧《李尔王》的时候,自然就在自己的脑海里用“孝”与“不孝”来理解剧情。恰恰是这种根深蒂固的中国传统观念,使我们很容易将《李尔王》一剧中的主要意象或悲剧产生的原因归结为“不孝”。许多著名莎学家在其莎学著作中也称:“李尔由女儿不孝而引起疯”,②就是最好的例子。如果考镜源流,我们会发现,对于亲子关系,孔子与亚里士多德的伦理观有惊人的相似之处。《威尼斯商人》第二幕第二景中有“了解自己的孩子的父亲才是聪明的...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大众文艺(理论)》2009年22期
大众文艺(理论)

愚人非愚——浅析《李尔王》中弄人一角

莎士比亚这位举世公认的伟才一生作品繁多,每一个又都如明星一样耀眼卓著,在这众多的明星中当属莎翁的悲剧最令人称道。莎翁的悲剧集中反映了其高超出众的艺术手法,深远普遍的主旨内涵,以及悲天悯人的人文精神。在这些悲剧中,《李尔王》被公认为莎翁创作生涯的集大成者。《李尔王》中的人文气息最为浓厚,其普遍的现实社会意义,宽容博爱的情感都是其不同于其他悲剧,而又高于其他悲剧的地方。《李尔王》的故事情节分主次两条脉络展开:一条是李尔和三个女儿的感情纠葛,另一条则是葛鲁斯特父子的关系变化。从这两条情节发展线来看,弄人绝非主角,对于故事情节的发展也没有推波助澜的作用,然而弄人的确是整部作品中十分出彩的一位,算得上是莎翁画龙点睛的妙笔。弄人,在英文中是“Fool”,亦指傻子、愚人。他们一般来自社会底层,不受尊重,只是贵族们借以消遣的工具。然而,剧中弄人的讲话时而荒诞可稽,时而又是至理名言,直接反映了莎翁的赞颂之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弄人就是莎翁的“代言人...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