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摩登上海的“光”与“色”

作为中国现代文学史上第一个现代主义小说流派,新感觉派在新时期引起了研究者的兴趣。既往的研究或是从都市文学的角度出发,确立新感觉派在都市文学中的地位,或是在海派文学的大范畴中,探究新感觉派的艺术特色。本文在总结近十年来学界在这一领域的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试从现代性、对电影表现技法的借鉴及性别、欲望三个角度对新感觉派构筑的文学世界进行再审视。旨在揭示产生于摩登都市——上海的新感觉派小说创作的现代性,进而引发对现代人性的兴趣和思考。全文由引言、正文、结语组成。引言简述了选择新感觉派作为研究对象的原因,文章的着眼点以及研究的兴趣所在。正文分为新时期新感觉派文学研究述评;现代文学的实验场;目迷五色——新感觉派笔下的女性、男性及欲望三部分。一、新时期,研究述评。根据研究的侧重,以90年代中期为界,将新时期新感觉派的研究分为两个阶段。前一个时期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对流派的形成、作家的生平及作品艺术特色的梳理以及对中日新感觉派文学异同的比较。后一阶段  (本文共4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西北大学
西北大学

论中国新感觉派

二十世纪三十年代,上海已经基本完成了向现代商业城市的转变,发展成为当时的远东第一大都市。伴随着商业的繁荣,新的都市景观逐渐形成,西方娱乐方式和西方文化观念也开始传入。这些分别作用于器物层、制度层、心理层面的因素融合在一起,形成了当时特定的都市社会、文化环境,成为新感觉派孕育和发展的母体。新感觉派作家以“都市巡礼者”的目光审视转型过于迅速的都市客体,产生了既向往又疑惧的复杂审美心态,这种双重心理在面对被选定为都市标志的新女性形象时得以复制。电影院在上海的勃兴,完成了娱乐场所的现代性更替,也吸引了在艺术形式和技巧上非常自觉的新感觉派作家对蒙太奇、镜头运动、视听效果等电影表现手法进行积极地探索和借鉴,形成了作品在结构和形式上的重要特征,如小说结构的空间化、叙述视角的灵活、节奏的多变和突出视听效果等等。尽管新感觉派并没有发表过十分鲜明的流派宣言和创作主张,但综合分析新感觉派作家的创作实践和理论主张,可以看出这一派别已经形成了敏感于时代观...  (本文共6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吉林大学
吉林大学

新文学中一颗闪亮的流星——中国新感觉派兴衰论

在日本新感觉派的影响下,以刘呐鸥、施蛰存、穆时英等人为代表的中国作家也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后期在上海谱写了新感觉主义的篇章。他们第一次真正发现都市的美,并以其对现代都市生活中的个体生命生存状态和情感的关注,以及对小说表现形式和表现技巧的大胆革新,在中国新文学史上留下了重重的一笔。新时期以来,学术界对曾因作家个人及社会诸多原因而长期遭冷遇的新感觉派作家和作品进行了较为深入的个案研究,而且还从整体的角度加以描述和把握。但通过对新感觉派研究的梳理,我们不难发现新感觉派研究仍存在着许多薄弱环节,诸如对新感觉派形成的原因只有泛泛的提及或单方面原因的侧重而缺乏整体阐述;虽然论述了新感觉派衰落的过程,但对其夭亡的原因却鲜有人深入地探究。本文在充分吸取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通过对新感觉派赖以生长的特定时期的经济、社会和文化的土壤以及作家个性、气质等非社会性因素的剖析,来探求新感觉派形成和消亡的内在与外在的因由。一、鸡尾酒时代的记录者:新感觉派形成...  (本文共6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天津师范大学
天津师范大学

中日新感觉派比较研究

在世界文学史上,中日两国新感觉派都是其本国较早出现的现代派,对各自文坛乃至世界文坛产生了不可低估的影响。但是,由于其追求怪异的表现手法,诉求离经叛道的价值观,脱离本土的文学传统等原因,长期被排斥在正统文学史研究的视界之外。80年代以来,随着文学观念的变革和文学阐释空间的拓展,中日新感觉派的研究成为学术界的一大“热点”。或是对两国新感觉派的作家和作品作较深入的个案研究;或是对两国新感觉派的总体特征作宏观勾勒、论述。中国新感觉派受到过日本新感觉派的影响,这已是中日学界公认的事实。但是迄今为止,由于对中国新感觉派接受日本新感觉派影响的曲折性和复杂性了解不够,对中日新感觉派进行比较研究的文章存在着一些偏颇。本文在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考察了日本新感觉派发生、发展及衰落的过程与原因;探讨了刘呐鸥译著《色情文化》对日本新感觉派的介绍及对中国新感觉派其他作家的影响;较细致地分析了中日新感觉派存在的共同点及差异性,并对其原因进行了剖析。  (本文共39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广西师范大学
广西师范大学

突围与倦怠

二十世纪二三十年代上海殖民主义的兴盛带来了资本主义经济的发展和商业文化的繁荣。这种以广大市民的娱乐消费为主导的商业文化不仅给现代人在视角和心理上带来新景观、新感受,而且它还不断促进现代都市人物质欲望以及其他个体欲望的飞升。但由于当时上海都市文化发展的不规则性和受殖民主义文化的影响,使得这种消费文化带有极强的消极因素。新感觉派创作以二三十年代的上海都市为背景,把现代都市景观及现代都市人的生存状态作为一种文化符码纳入自己文学的表现领域,在文化形态上呈现为传统与现代,乡村与都市,物质与精神的融合与对立。同时,新感觉派又受商业文化的影响,在审美对象的选择与审美价值的取向上无不隐含着潜在的商业动机。另外,由于20世纪初中西文化的交流与演进,西方各种文艺理论和文艺思潮大量涌入中国。上世纪后期开始流行于西方各国的世纪末思潮乘虚而入,在中国也找到了滋生的土壤。在世纪末情绪的濡染下,新感觉派创作在一定程度上流露出消极颓废的色彩。新感觉派在他们的都...  (本文共33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文学(下半月)》2008年01期
安徽文学(下半月)

论中日新感觉派小说艺术上的相似性

一、创作主体的新感觉中日小说史上,把感觉作为艺术地反映世界的中轴,并以此构筑文学世界支撑框架的,是“新感觉派”。要使作者的生命活在物质之中,活在状态之中,最直接、最现实的联系电源就是感觉。日本新感觉派代表作家川端康成曾在《新进作家的新倾向解说》一文中说:“以往的人把眼睛和蔷薇当成两个东西,写上‘我的眼睛看红蔷薇’,新作家则把眼睛和蔷薇当成一个东西,写上‘我的眼睛是红蔷薇’。”这既是新感觉派的创作方法,又是新感觉派作家的思考方式。不再是单纯描摹和客观再现,而是完全凭借主观传达,用陌生化的方式传达瞬间的感受。川端康成将这种理论主张付诸于实际的艺术构思和表达中。在《蓝色海·黑色海》中有这样的句子:“芦苇的叶片满眼满目地扩展开来。我的眼成了一枚芦苇叶片。不久,我也成了一枚芦苇叶片。”这里芦苇叶片和我的眼睛是完全不同的事物,不可能合二为一,只是一种典型的感觉的表达。比较而言,中国的新感觉派作家们似乎更喜爱用直观感觉的表达方式,这也许与他们...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