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保险人对船舶污染海事请求抗辩的法律研究

船舶污染事故一经发生,即会使多方主体的利益遭受严重损害,引起巨额索赔。保险人作为船舶污染损害赔偿法律关系的重要一方,究竟是否负有损害赔偿责任,负有多大的损害赔偿责任,需要根据具体的法律制度来加以确定。我国现在的关于船舶污染损害赔偿的法律制度极不健全,彼此不能衔接,互相冲突之处很多,学界、业界和司法机关于此更是观点各异,反复无常。法律规定的不明确和法律适用的不确定,必然导致当事人权利义务的不明确和不确定。不难想象在这种背景下保险人对船舶污染损害抗辩拒赔或少赔的空间是非常大的。本文着重分析了在现有法律制度下,保险人抗辩权利的享有和保护,同时也对保险人在HNS公约和燃油公约法律框架下的抗辩问题进行了研究。另外,在船舶污染损害赔偿领域,抗辩常常不仅仅是保险人的权利,有时还是其必须认真履行的义务。保险人违反抗辩义务,必须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总之,在船舶污染损害赔偿领域,保险人的抗辩问题是突出存在着的。如果能够通过一种灵巧的法律机制,使保险  (本文共8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上海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海事请求类型化下船舶扣押管辖权审视

一、船舶扣押:“维护航运正义的唯一途径”?肇始于2008年的国际航运业低迷,至今仍然举步维艰,整个航运业复苏的春天渐行渐远。由此引发航运业拖欠运费、租金之风盛行。而作为保全债权实现的强制性措施——船舶扣押,一度成为海事请求人所热衷的救济措施。(1)“扣船逼债”作为一种财产保全措施流行于航运业。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中国海事审判白皮书》显示,从1984年到2014年,全国海事法院共扣押船舶7 744艘次。[1]“海娜号”邮轮韩国被扣押案即属于此背景下的典型案例。发端于罗马法而发展为颇具有英美法特色的“对物诉讼”,被英国海事法学者Christopher Hill誉为“维护正义的唯一途径”。[2]“对物诉讼”在航运实践中不断演化,最终形成了比较成熟和流行的船舶扣押(arrest of ship)制度框架。船舶扣押是一把双刃剑。船舶扣押可以为债权人提供强有力的保全手段,亦可能由于不恰当或者随意实施船舶扣押而产生负面影响或者损害。(1)...  (本文共15页) 阅读全文>>

《中国航海》2001年02期
中国航海

诉前船舶扣押若干问题

诉前船舶扣押是一种诉前保全措施 ,是海事法院根据海事请求权人的申请 ,为保全请求人的海事请求权及嗣后裁判内容得以执行 ,而对有关船舶进行扣押的财产保全措施。由于诉前船舶扣押比一般的保全措施更为有效 ,而在航运实践中被广泛采用。以前 ,我国诉前船舶扣押的法律依据是 1994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海事法院诉前船舶扣押的规定》 ,但是在实践中存在一定的问题 ,需要进一步的规范和完善。对此 ,新颁布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已经进行修改和完善 ,但其颁布实施仅不足一年 ,在司法实践中乃有一些值得探讨问题。我们主要针对诉前船舶扣押中的海事请求权 ,船舶扣押范围 ,重复扣押以及船舶的活扣押等问题进行探讨。1 诉前船舶扣押的海事请求权通过实施诉前船舶扣押从而使扣船申请人提出的海事请求得以实现 ,而海事请求是扣押船舶措施所要保护的客体 ,也是扣押船舶的主要依据 ,扣船申请人如果不存在一定的请求 ,申请扣船也就失去了基础 ,因此申请...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大连海事大学
大连海事大学

论海事请求的优先顺位

在海运实践中,围绕船舶、海上货物运输及海上作业会产生不同的海事请求,当这些请求所针对的标的同一时,就产生了“竞存次序”的确定问题。不同的顺位产生不同的清偿结果,进而影响到不同海事请求所代表的船方、货方、船员等不同关系方的利益。因此,确定海事请求之间的优先顺位,是平衡和解决海运实践中不同关系方的利益冲突所要面临的首要问题。我国现行立法对这一问题的规定不够完善,导致司法实践中不同法院对相同或者相似问题处理出现不同结果,从而不利于海事司法的统一,不利于利益关系方的利益保护,也不利于航运事业的发展。本文将海事请求分为三大类,受偿顺位依次为:(1)针对为海事请求人共同利益而支付的费用产生的海事请求,(2)受船舶优先权、船舶抵押权和船舶留置权这三种担保物权担保的海事请求,(3)一般债权。本文以民商法的理论位依据,借鉴相关国际公约和外国立法例,着重分析和论述了三类海事请求之间受偿顺位的冲突和同一类海事请求之间受偿顺位的冲突,在此基础上提出了完...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企业导报》2012年08期
企业导报

浅谈船舶扣押实质要件中的海事请求

一、海事请求的意义《1952年扣船公约》和《1999年扣船公约》均规定,船舶只能因海事请求而不能因任何其他请求而被作为保全措施扣押船舶,所以确定可据以申请扣船的海事请求的范围是十分必要的。一般来说,基于海商法调整的运输关系或船舶关系而提出的请求,均可统称为海事请求,这是广义的海事请求。而可扣押船舶的海事请求,则是狭义的海事请求。船舶是一种财产,本应可以成为保全任何民事请求的保全措施的标的物。然而,由于作为海上运输工具的船舶一旦被扣押,往往会涉及或损害第三人的利益。长期以来关于可扣押船舶的海事请求的范围做出某些限制的争论,一直都没有停止过。在起草《1952年扣船公约》的时候,“关于可扣押船舶的海事请求的种类,在起草公约的过程中,国际海事委员会的会员国之间曾存在不同的观点”。《1952年扣船公约》的最后文本在第2条规定:“悬挂某一缔约国国旗的船舶,可因任何海事请求而在任何缔约国管辖的范围内被扣押,但不得因其他请求而被扣押。”同时第1...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天津航海》2000年04期
天津航海

申请扣押船载货物的主体与范围

(中华人民共和国海事诉讼特别程序法》已于1999年12月25日由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九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三次会议通过,并自2000年7月1日起施行。本法第三章第三节第四十四条规定“海事请求人为保障其海事请求的实现,可以申请扣押船载货物。申请扣押的船载货物,应当属于被请求人所有”。第四十五条规定“海事请求人申请扣押船载货物的价值,应当与其债权数额相当”。此两条法律规定界定了申请扣押船载货物的主体,并为海事请求权人申请诉前扣押船载货物的范围提供了法律依据。1海事请求人是申请海事法院扣押船载货物的主体 申请诉前扣货的海事请求人主要是承运人,其他债权人为行使其海事请求权也可以申请海事法院扣押债务人的货物。司法实践中,承运人申请诉前扣货的案件比较多,承运人申请诉前扣货的原因,主要是由于未收到应获得的运费(租金)、滞期费、共同海损分摊费等费用引起的。2申请扣押船载货物的范围 承运人申请扣押的船载货物应当属于被请求人所有。如何确认船...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