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中控制权研究

关于控制权的内容、性质、主体及行使等问题,目前学界颇有争议。本文以UNCITRAL运输法草案中控制权的规定为基础,结合各国现行相关法律规定,对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中的控制权问题进行研究分析,提出如下观点:第一,控制权是指在运输过程中,在承运人责任期间内,依据运输合同,指示缔约承运人对货物实施某种行为的权利。具体包括:A.依据运输合同条款,对货物作出指示及修改指示(不构成对运输合同的根本变更);B.中止运输;C.货物到达目的地前要求交付货物;D.改变收货人。该权利的规定不但适用于签发传统提单的运输,而且适用于签发电子提单和海运单的情况。第二,在有关控制权的属性的诸多学说中,笔者支持请求权说,且认为控制权属债上请求权。第三,本文讨论的是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中的控制权,通过比较它与其他运输方式下的货物控制权、与中途停运权、与《合同法》第308条的关系,更加明确了控制权的特点。第四,由于海上货物运输有其特殊性,控制权的行使主体、行使方法和丧失原  (本文共64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哈尔滨工程大学
哈尔滨工程大学

我国海上货物运输中的货物控制权立法研究

联合国大会于2008年12月11日通过了国际海运领域的《全程或者部分海上货物运输国际公约》(以下简称《鹿特丹规则》),这部法律的通过成为了国际贸易运输法领域的轰动事件,由此也引发了很多的焦点问题,其中也自然包括了货物控制权问题。这一问题因为如下事实而变得错综复杂:传统海运公约中不存在货物控制权的规定;航空、铁路、公路等单式货物运输公约中存在与货物控制权相近的内容;国际货物贸易公约和一些国家商法中的中途停运权与货物控制权的关系模糊不清;现代国际海运实践中电子商务时代的到来以及使用不可转让电子单证的越来越频繁;在FOB术语下买方作为托运人如何保障卖方的收到货款的权益;我国《海商法》的修改是否应该以及应该怎样对货物控制权进行制度设计等等。作为一项运输法中的权利,海上货物运输中的货物控制权所要解决的问题,在不同的国内立法、国际公约以及民间规则中有着不同的解决模式。分析这些解决模式,考察《鹿特丹规则》中的货物控制权规则,反思我国在这一领域...  (本文共6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华东政法大学
华东政法大学

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中的货物控制权研究

国际海上货物运输中,买卖合同的卖方为履行交货义务,将货物交给承运人之后,当出现不可抗力、买方违约或买方丧失支付能力等情形导致买卖合同不能实际履行时,需要变更运输合同,这种变更运输合同的需要催生了货物控制权制度。货物控制权是在运输合同履行过程中,实现卖方在买卖合同中救济权利的需要,也就意味着将贸易法中的条款引入到了运输法中,它比货物贸易法领域的“中途停运权”能更好平衡各方当事人利益,是一种更为有效的救济权利。海运外其他运输方式的国际公约,对货物控制权已有所规定。在海上运输领域,由于提单的最大范围使用,货物控制权一度未受重视。随着航运与科技的进步,实践中开始大量使用不可转让单证及电子单证。为了使货物运输更好的衔接货物买卖,同时也为了适应海运单和电子商务的迅猛发展,关于海运货物控制权的研究和立法逐渐受到国际航运界的关注,1990年国际海事委员会《海运单统一规则》和1990年国际海事委员会《电子提单规则》都规定有货物控制权,但只是针对海...  (本文共56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清华大学
清华大学

论《鹿特丹规则》下的海运货物控制权制度

自《鹿特丹规则》生效以来,关于其创设的一系列新制度一直备受世界各航运国瞩目和争议,其中的海运货物控制权制度因其对船方和货方的权利重新作出了调整和分配,对于其是否公平地分担了船、货双方的利益以及能否顺利实现国际贸易领域与运输领域权利的衔接一直受到人们的讨论。另一方面,现代通信科技的快速发展使电子商务成为国际贸易的新兴力量,更为海上货物运输中传统的提单所面临的问题提供了解决的希望,但是法律规制却没有跟上实务的发展,使电子商务在海上货物运输合同中经常面临法律缺失的尴尬。《鹿特丹规则》下的货物控制权制度可以有效地帮助这一问题的解决,促进电子形式的新兴运输单证的发展,进而在国际海商事领域实现变革。作为一个海运大国,面对新兴的制度设计是否能从中借鉴吸取有益的内容,加入到《海商法》的修改或海运立法中,以及该如何操作,都是我们值得讨论的问题。为此,我们应以科学的态度,从国情出发来探讨货物控制权及其对电子商务发展的现实作用。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湖南师范大学
湖南师范大学

《鹿特丹规则》中的货物控制权问题研究

货物控制权是海上货物运输中一项重要的权利,是指依照运输合同,货物在承运人责任期间内,控制权方在指示能被合理地执行,并且不会干扰承运人的正常营运和不损害他人的利益的条件下,享有的对相关货物向承运人下达不构成对运输合同变更的指示或修改指示的权利,指示在运输途中中止运输货物或交付货物的权利以及变更收货人的权利。随着海上货物贸易和运输的不断发展,货物控制权成为一项不可或缺的重要权利。2008年12月11日,联合国大会审议并通过了《联合国全程或者部分海上国际货物运输合同公约》(以下均简称《鹿特丹规则》),其第10章首次明确规定了货物控制权的概念、主体、内容和相关规定。但是由于我国现行法律关于货物控制权的规定还不完善,因此,研究《鹿特丹规则》中的货物控制权规定是有理论意义和实践意义的。本文分为四个章节。第一章为货物控制权的概述,分别阐述了货物控制权的产生背景、含义、性质和意义。第二章重点阐述了《鹿特丹规则》第10章的内容,即货物控制权问题。...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中国政法大学
中国政法大学

论海上货物运输中的货物控制权

联合国大会于2008年12月11日通过了《联合国全程或部分海上国际货物运输合同公约》,即《鹿特丹规则》。与以往的海上货物运输中的三大公约即《海牙规则》、《维斯比规则》和《汉堡规则》相比,《鹿特丹规则》创设了一些新的概念和制度,货物控制权的有关内容就是其中之一。它是运输法中的一项重要权利,《鹿特丹规则》对其进行了系统而完整的规定。对这一权利进行研究,颇具价值。除引言和结论之外,本文将从以下四个部分,对海上货物运输中的货物控制权进行研究和探讨:第一部分:对货物控制权的界定。在本部分中,笔者将对海上货物运输中货物控制权的涵义加以界定。在海上货物运输领域,国际海事委员会的两个民间规则对海运单项下以及电子提单项下的货物控制权进行了规定;在国际航空、铁路、公路货物运输领域,也有相关的国际公约对货物处置权的问题加以规定。通过对这些民间规则和国际公约的对比分析可知,其他运输领域中的货物处置权与海上货物运输中的货物控制权在权利内涵上是相同的,并由...  (本文共6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