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二十世纪前期买办经济状况研究

买办是中国近代史上最富有的城市阶层。国内史学界习惯从政治的角度定义他。笔者在经济领域对其进行了重新定义,认为近代史上的买办是在保证责任制度下,根据与外商订立的契约,居于外商与华商之间,以外商的名义与华商交易,从外商取得薪金,从卖者(可以是外商,也可以是华商)取得佣金,并为自己的业务活动对外商负无限经济责任的一种职业。他兼有外商雇员、担保人、代理人、独立商人四重身份。本文就是在这一界定之下来研究买办的。20世纪前期(主要指1900—1930年间),随着资本主义进入帝国主义阶段,资本主义对中国的经济侵略变本加厉;买办社会很快折射出了这种变化,发展到了顶点,表现在买办制度趋于成熟,买办队伍急剧膨胀,他们的经济活动空前活跃,并且由于经济地位的不同而发生了分化。本文试图从不同角度考察买办在这一时期的经济状况,以展示买办社会全盛时期的经济面貌。一、二十世纪前期买办制度的成熟买办经济状况的变化首先是由于买办制度的变化。买办制度的核心内容包括保  (本文共57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清史研究》1996年01期
清史研究

近代买办研究综述

一个世纪以前,近代中国的社会经济生活中最活跃的一群人可谓买办,但历史上关于买办的记载很少,盖以“食夷利者”为贱之故。关于买办的研究近发于本世纪二十年代前后。当时买办制度的表象已现①,关于此一制度的利弊与存度引起了工商人士及社会各界的关注和争论,也促发了学者们的研究兴趣,相继有四篇文论发表,即甘作霖(论洋行买办制度之利害),马寅初(中国买办制),沙为楷(中国买办制),溜秋白(上海买办阶级的权威与商民),可以视为买办研究的发端之作。此后二十年,又有两项综合性研究与两项人物研究问世②。综观民国时期的买办研究,数量少,规模小③,其共同特点是侧重经济分析,追溯买办制度的起源,考察其运作过程与组织构成,探究其兴衰利弊,基本上没有超出经济生活本身。这可以说是民国时期关于买办研究的整体特色。建国以后,对近代中国苦难的历史“痛定思痛”的反思赋予了买办研究的鲜明的民族批判意识,开始形成了以阶级分析为理论基础的研究体系。这一研究体系的发展又可以分为前...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历史档案》2007年04期
历史档案

中国近代买办职业群体略论

在鸦片战争后半个多世纪的时间里,中国社会经济生活中最活跃的一群人是买办。买办应运而生,并随着西方资本主义势力的深入得以迅速发展。在近代中国,从商业到金融,从交通运输到加工制造,从城市到农村,从经济到政治、文教,无一不显示出买办人物的重要影响。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中国学者形成了以阶级分析见长的买办研究体系,买办被泛化为一切“勾结封建主义及外国资本主义的反动势力”,它包括所有“在帝国主义与反动政府之间穿针引线谈判卖国条约”的“政治掮客”,“贩卖西方文化的文化掮客”,大小军阀、洋务官僚以至于国民党政权都作为买办阶级的重要组成部分1。毫无疑问,这项研究被打上了鲜明的时代烙印。事实上,在中国近代,真正具有买办身份、以买办为业的人不过数万。其中大部分人兴衰不定、荣辱无常,过于扩大它的概念范畴反而容易使这项研究流于空泛。基于此,本文的研究立足于近代买办的职业生活层面,所择取的每一位研究对象都限于严格意义上的买办——即与外商有直接雇佣关系、人...  (本文共8页) 阅读全文>>

《特区经济》2005年11期
特区经济

买办与中国近代企业制度的兴起

提起买办,传统观点认为他们是西方资本主义国家入侵中国的工具。诚然,买办是在资本主义国家入侵中国的过程中出现的,在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化过程中,买办曾是西方国家在华进行经济活动的桥梁,同时买办也是中国资产阶级的先导。他们从最初替外国商人收购土产、推销洋货,到洋商企业的附股者,继而将买办资本投向中国近代工业,独立创办新式企业,使得西方新式企业制度得以移植中国,催生了一批中国近代企业,加速了近代中国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一近代新式企业制度是伴随着西方列强侵略活动而进入中国的。在中国设立的外资企业,其中不少采取了比较先进的工厂制和公司制企业形式,这些西方新式企业依照各自国家的商事习惯和法律规范设立运行。从19世纪70年代下半期起,英国的股份有限公司条例,也普遍地适用于它在中国的航运公司。这些西方新式企业,尤其是其中的公司制企业,完全是按照西方本土的企业制度模式成立并运作的,并随着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经济法规的调整、制定,不断地规范企业的运行方...  (本文共3页) 阅读全文>>

《长白学刊》2003年05期
长白学刊

试析二十世纪初的中国买办社会

(吉林大学文学院,吉林长春130211)穷。他们往往因富而贵,是当时声名赫赫的商界领袖。英商平和洋行买办朱葆三,因经营上海道库库款的收解而大发横财,一跃成为上海滩举足轻重的人物,曾出任上海商务总会的协理,上海军政府财政正长、国民党上海分部副部长、中华银行董事长等职。当时民间有“道台一颗印,不及朱葆三一封信”的说法。[5](P254)先后任华俄道胜银行、荷兰银行买办的虞洽卿,每年仅仅买办薪俸、佣金就有三四万两之巨。[6](P32)他曾任松沪会办、上海总商会会长、中国商务总会副会长,并一手创办了上海商人的自卫组织上海商团。作为对其成就的肯定,1936年,横贯上海闹市区的西藏路甚至改为以他的名字命名。[6](P3)另外,傅莜庵、郑伯绍、周宗良等大买办,也都是当时威震上海滩的人物。据统计,1911年上海总商会的16名领导人中,买办和买办出身的就占了7人。[7](P134)在广东,汇丰银行广州分行买办陈廉伯,不但先后当上了广州总商会会长、...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价格与市场》1940年90期
价格与市场

是是非非“洋买办”

是是非非“洋买办”蒋集政"洋买办"又现中国"洋买办"这个词,国人并不陌生。在反映中国半封建、半殖民地生活的许多文学作品、电影电视中.都有"洋买办"的身影。但大凡中国人听了,几乎没有不皱眉头的,它似乎与洋奴才、狗汉奸、卖国贼等有着相近或相关的意思。其实,在《中国大百科全书》里,"买办"的释义是这样的:"受雇于外商并协助其在中国进行贸易活动的中间人或经理人。"词义中性,并无贬义。即使如此,随着新中国的建立,那些为"洋人"在中国进行贸易服务的"买办"跟外国势力滚出中国一样在中国大陆消失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随着国门的打开和改革开放的逐步深入,中外合资企业、外商独资企业在中国大量涌现,中国又出现了帮助外国人在中国做生意的"洋买办"。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在国内开办的外商驻华办事机构已达7000多家,受雇于外商从事经营和管理的中国人已达4万多人。80年代初,第一家外商常驻机构英国的米德兰银行办事处在中国北京宣告成立,一位中国女性被幸运地...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