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实然”与“应然”的通约之路

本文主要是讨论麦金太尔如何解决“实然”与“应然”的关系问题、麦氏的理论困境及对这一问题的解决的新尝试。本论文共分为四部分。第一部分提出问题,即“实然”与“应然”的关系问题的提出。这一问题始于休谟,所以又被称作“休谟”问题。在休谟看来,这种从以“是”为系动词的伦理(价值)命题之跳跃是缺乏逻辑依据的,能够生发特定行为的动力,只是情感冲动而不是理性。休谟问题振动了整个哲学界。第二部分主要描述了康德对休谟问题的延续。康德哲学是以休谟哲学为出发点的,顺着休谟的感觉经验论这一前提开始他的“理性批判”,主张哲学研究的首要任务和出发点,应该是对理性认识能力进行“批判”地考察,并从人类理性本身这一考察中来确定人类知识的范围和限度。康德首先遵循休谟的感觉经验论路线,把科学知识区分为先天要素与经验要素。休谟指出在知觉中找不到必然性与普遍性。康德完全同意在知觉中,亦即在外界事物中,没有必然性和普遍性这种说法,但是同时承认存在着必然性和普遍性,不同的是,  (本文共3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2019年07期
开封教育学院学报

亚里士多德对实践和制作的区分

一、实践与制作亚里士多德认为,实践和制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在《尼各马可伦理学》一书中,亚里士多德明确指出了两者的区别,即“实践与制作在始因上不同”[1](P173)。亚里士多德认为,制作的目的与其本身不同,而实践的目的就是其本身,“只有后种形式才属于哲学意义上的实践(Energeia)”[2]。但是,这种普遍的差异是如何被描述的呢?亚里士多德对制作进行了定义,认为手段和目的之间存在一种特殊的关系。该定义认为,作为制作的条件,制作活动与其目的之间存在着时间差。制作活动在其目标达到时便会停止。因此,目的和制作活动是对立的。当目的实现,其结果便是活动的停止,只要活动还在进行,目的便没有实现。制作活动与目的之间的这种对立是极其重要的,与其说是对目的的理解,不如说是对制作过程本质的理解。应该强调的是,制作并非出于自身的目的,其目的是外在性的。因为在没有它的情况下也可以达到目的,要实现这一目的,目的的主体就不会反对放弃它。这意味着制作是一种...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2018年04期
德宏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报

谈谈亚里士多德的自制

康德说“自律得自由”,他认为要想获得自由,首先要自律。现代社会常常有人追求自由而倡导自律,这可能是一种态度,亦或是一种口号。中国古代也颇多提及自律之处,如:“呜呼哀哉!尼父,无自律。”(《左传·哀公十六年》);“不能自律,何以正人?”(《贬韩朝宗洪州刺史制》);“朕方以恭俭自居,以法度自律,宜得慎静之史,以督缮治之功。”(《西掖告词》);“虽居官久,家无赢赀,亦以简自律,不少变。”(《石公墓志铭》)。这些“自律”都可以理解为自我约束、遵循法纪。自律与自制一字之差,且从字面意思上都有自我约束的意思,那么,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自制有何不同呢?一、什么是自制(一)亚里士多德自制的含义自制,亦可称为自我控制,是亚里士多德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七卷讨论的问题,与其对应的是不能自制。亚里士多德罗列了六种品质状态,即:神性、德性、自制、不能自制、恶、兽性。神性是人不能达到的,自制与不能自制是处于德性与恶之间的品质,因而要避免后三种品质状态。亚里...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9年26期
青年文学家

浅谈亚里士多德感觉观与思想观

亚里士多德在《论灵魂》及其相关著作中,从多个方面分析了感觉、情感和欲望等心理现象,他认为感觉是通过媒介而引起的,感官接受的是感觉对象的形式,而不是其质料,关于这个表述,有一个非常著名的“腊块”比喻:“腊块接受指环图章的印纹而排除其质料”。关于感觉,亚里士多德研究的一个重点是感觉是如何发生的,感觉的传导是否需要媒介,感觉对象和感觉器官的关系等。一、感觉有五种亚里士多德认为感觉有五种,即视觉、听觉、嗅觉、味觉和触觉。他将这五种感觉分为三类,其中视觉和听觉为一类,这类感觉,从感觉对象到感觉器官之间,都需要一个传导媒介。第二类是触觉和味觉,是由感觉对象直接作用于感官引起的,不需要媒介。第三类是嗅觉,介于第一类和第二类之间。亚里士多德认为视觉对象和视觉器官之间产生作用需要一个传导媒介,这个媒介就是光。他认为眼睛里和瞳孔是由水构成的,而水是透明的,所以能够接受光线。如果一个人患了眼疾,成了盲人,那他的眼睛就失去了对光线的感受。在这五种感觉中...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时代报告》2019年09期
时代报告

探析亚里士多德的财富德性观

在亚里士多德论述的诸多德性当中,与财富有关的德性包括慷慨、大方、挥霍、吝啬、贪婪等。他认为,大方的人都是慷慨的,但是慷慨的人未必是大方的。慷慨是介于吝啬与挥霍之间,将适当财物给予适当的人的德性;挥霍是指在财物上给予过度而索取不及的行为;吝啬则是不仅仅在财物上给予不及并且还在索取方面过度的行为,它是慷慨的相反者;而贪婪则为一种恶,它是不择手段地索取财产。一、慷慨亚里士多德在这里所论述的慷慨,既不是在战争中所提到的慷慨,也不是个人自制的慷慨,他在《尼各马可伦理学》第四卷中所论述的慷慨指的是在给予和接受财富方面的慷慨。慷慨不是因为一个人的判断而定的,而是由一个人给予和接受财物的行为决定的,尤其是给予的行为,被称之为慷慨。它是处于吝啬与挥霍之间的德性。亚里士多德提出:“拥有慷慨德性的人,他通常是某事物最好的使用者,他与事物有着相关的德性,并且具有处理财物的德性。”慷慨的人在西方传统上被译为绅士,他们是拥有自由精神并且值得被尊重的人。慷慨...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逻辑学研究》2018年04期
逻辑学研究

亚里士多德划分格与亚里士多德逻辑

亚里士多德逻辑究竟是什么逻辑,目前的几种主要看法都是基于数理逻辑的理论得到的,虽然略有不同,但都认为亚里士多德逻辑是一阶逻辑的子逻辑。从技术的观点看这个结论没有错。但是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子逻辑,这个逻辑的思想和理论基础是什么,仍然需要回答。特别地,亚里士多德逻辑是逻辑学的开端,这个问题的探讨也就更为重要。对此我们认为,亚里士多德逻辑是一种什么逻辑,应该回到亚里士多德的概念理论来考察。亚里士多德概念理论内容丰富,作为其逻辑基础的部分是划分理论。亚里士多德逻辑是建立在他的划分理论基础上的。1亚里士多德分类树与亚里士多德正负二分法考察亚里士多德的划分理论应该从柏拉图开始。历史上首先由柏拉图提出了二分法。柏拉图的二分法是下定义的方法。为了获得“钓鱼人”的定义,先将人分为“有技艺的”和“没有技艺但有别的能力的”,可以知道钓鱼人属于前者;再将“有技艺的”分为“创造的技艺”和“获取的技艺”,可以知道钓鱼人属于后者;接下来继续将“获取的技艺”分...  (本文共19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