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从两性冲突中看建国后知识分子形象的意义

建国后的知识分子经过了:早春天气中认同、皈依,文革“失而复得”后的继续痴迷地原谅与奉献,九十年代物质大潮中“万般无奈”下的对物、官、权本位的认同这样几个过程。文学作品中的知识分子婚姻与爱情都处于深深的矛盾中,与知识分子相关的两性冲突表面上是外力作用引发的冲突,本质上却是知识分子灵魂深处的自我矛盾的必然反映——即安贫乐道与威福齐天的不可调和;“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儒家理念与“仕不得做、官不得当”,拯世救民的宏大理想找不到施展平台的矛盾。在形而上的世界中,知识分子可以谈“玄”论“道”,而在形而下的世界中,他们又不得不忧食忧生。知识分子以自己不变的儒家理念去为不同的“官僚”穿衣裳,却不料自己被“穿了衣裳”,“官僚”在变,而知识分子依然故我,于是本就先天不足的知识不断贬值,最后他们只能异化为奴隶,只能无路可走。因而,中国知识分子的启蒙有待于从足下开始。50年代、80年代、90年代的婚恋文学中,知识分子形象轻易地抛弃了前辈们奉为生  (本文共52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沈阳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2019年03期
沈阳工程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启蒙与介入:新中国70年文学中的知识分子形象谱系

新中国70年文学中的知识分子形象的谱系追溯,始自启蒙现代性与审美现代性交织并进过程中对“知识”与“文化”、文学与美学的反思、回顾与辩证审视,对知识分子形象进行语域性价值剖析,是国家形象价值展演过程中无法回避的重要理论维度。从1950~1970年代“关于人物塑造的论争”中知识分子形象的“非主流”时期到1980年代的以或清醒或疯癫姿态出现的启蒙者形象;从1990年代的追求内心真实的先锋形象到21世纪近20年以人民为中心坚持“底层写作”、坚守“社会良心”的公共知识分子形象,均可见出作为作家的知识分子以及作品中所塑造的知识分子形象所显现的主体性意识、启蒙意识以及先锋意识,且具有重要的美学价值、符号价值、历史和现实价值。国家形象隐含的前提是有一个“他者”的视角作为对比而通过一国社会、历史、文化、人物等各种形象体现出来,如社会变革、政治生态、重大历史事件、经济发展等属于宏大叙事,文学中的知识分子形象属于微观叙事的人物形象塑造,但以小见大、可...  (本文共7页) 阅读全文>>

《名作欣赏》2018年27期
名作欣赏

20世纪90年代以来知识分子形象困境探析及重建可能

20世纪90年代以来,伴随着中国社会政治、经济等各个方面的巨大变革,知识分子的社会地位与生活环境发生了巨大变化,使其产生深刻的精神变动。知识分子的精神变动使之在文学文本中呈现出积极和消极的双向特征,在知识分子形象积极性和正面性的主流中,本文旨在关注的是其中呈现出“问题”的一面,并由“问题”出发试图寻找重建知识分子形象的答案。在文学现实中,知识分子形象由20世纪80年代的受难英雄变为面目模糊的“庸人”,具体表现为在物质生存困境的挤压下精神信仰的矮化和溃退。知识分子在其整体性蜕变过程中,首先面对的是其精神导师的死亡,失却了精神导师的知识分子在面对选择时存在一种无法抗拒世俗物质诱惑又留恋崇高的“惶惑”。伴随着时代的震动,知识分子的精神矛盾被选择精神“背叛”和物质俯首所置换,在此基础上发生了新一代知识分子对于物质伦理“继承”的循环。新时期知识分子整体形象的戏剧性变化具有镜像与反思现实的重大意义,作为集人类知识、精神、信仰于一体的精英群体...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山东工会论坛》2017年01期
山东工会论坛

精神困境的突围——新世纪以来小说中知识分子形象成因探析

自春秋战国时期,中国历史上就出现了“士”这一阶层,发展至今成为今天的知识分子,这一群体一直都与社会的变迁密切相连。政治的变革、经济的兴衰、文化的渲染无时无刻不在文学中找到对他们烙下的印记。在新世纪以来的小说创作中,同样也可以看出社会文化对知识分子形象的影响,他们的身上已经被深深地打上了社会的标签。一、社会地位和经济利益带来的影响我们可以从当时整个社会大背景中,明晰地看到小说中知识分子这一群体受到的社会影响。这也成为分析这一时期小说创作缘由的重点之一。(一)社会阶层分化的结果社会的发展水平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到社会阶层结构,这两者之间存在着一种相互影响、相互制约的关系。从20世纪80年代初开始,中国的社会阶层进行了一次较大的分化与组合。这次分化与重组,与之前相比,有其特殊性。在我国,20世纪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正好经历了这一阶层的变化过程。随着社会中经济结构的变化,尤其是所有制的改变,曾经单一的公有制经济逐步向以公有制为主体的多...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

《青年文学家》2016年33期
青年文学家

郁达夫短篇小说中的城市知识分子形象分析

一、引言五四时期,由于特殊的历史背景和时作为现代文学巨匠的郁达夫,在一个多世纪的时间里,无论是他的著述颇丰的创作生涯,还是他本人传奇的、多灾多难的一生,都是现代文学史上广为流传,谈之不尽的话题。在现在文学史的研究领域,以郁达夫为代表的五四文学团体“创造社”,因为其大胆真实地揭露社会人生困窘、艰辛的一面,并无所顾忌地曝露生活在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下一些漂泊、混迹在大都市的无产、无固定职业的底层城市知识分子的心声,尤其是对生活的苦难的怨恨、对于爱情的渴望无处寄托而形成的带有些许扭曲特征的复杂、消极的心态,成为广受关注,饱受争议,又得到文学领域更多的评论家、作者、读者批评和拥戴的文学团体。以徐志摩为代表的北京地区现代作家的著名团体“文学研究会”因为倡导积极、鼓舞人,为现实人生提供向上和光明的引导作用,而对于“创造社”颇有微词,这种微词的核心即对于郁达夫这样“创造社”代表作家作品中的城市知识分子具有悲剧性的形象感到反感。但事实上,在广大的...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山西青年》2017年09期
山西青年

呐喊的无力 彷徨的无措——论鲁迅小说中知识分子形象意义

鲁迅对于中国文学最大的贡献之一就是开创了知识分子写作之先河,作为新旧时代交替时期的知识分子,对这一群体带有复杂的情感,作为一代思想家,其深刻的生命哲学也深深隐藏其中。鲁迅作品中,不仅小说,包括杂文、散文均不乏对知识分子的描写。本文试以分析《呐喊》、《彷徨》两部小说集中几类知识分子的形象意义,阐释其中所体现的鲁迅思想,最终提出对当下知识分子写作的借鉴意义。鲁迅笔下知识分子大体分为:封建卫道士、封建礼教的受害者、封建礼教的反叛者以及启蒙失败后的知识分子四类。一、封建卫道士封建卫道士在鲁迅小说中所占笔墨不多,如《祝福》中的鲁四老爷、《风波》中的赵七爷、《高老夫子》中的高尔础、《肥皂》中的四铭以及《明天》中的何小仙。他们受过封建文化教育,并以文化人自居,利用所谓的知识捍卫封建礼教的地位。《明天》被多数研究者认为其价值在于鲁迅对单四嫂子这一类遭受封建礼教压迫的农村贫苦妇女悲惨命运的同情,却往往忽略了其中对“何小仙”这一人物的塑造,只有“中...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