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主义的寓言文本——中国文化语境中的本雅明研究

本雅明力图以晦涩拒绝被理解,他的独特却召唤着无尽的理解。中国文化语境中的本雅明研究更是富于意味的,中西文化传统、社会状况与学术背景的差异书就了一段独特的本雅明接受史,而这短短的一段接受史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马克思主义视阈中的本雅明研究着力探寻本雅明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的内在关联,开掘本雅明对现代艺术革命力量的激进态度,同时对本雅明的乐观倾向进行了审慎的思索;神学视阈中的本雅明研究主要从本雅明的语言论、历史哲学出发,在卡巴拉阐释学的真理探寻方法与“弥赛亚”情结中揭示本雅明的救赎思想;人类学视阈中的本雅明研究在“寓言”、“灵韵”中读解本雅明对前工业时代人类生存状态的追忆,揭露现代社会的异化与人的无助,探寻人类发展方向及在未来社会的生存状态,力图解决本雅明艺术理论中“怀旧”与“激进”的矛盾。在中国学者的视野中,不仅本雅明的著述,一切有关本雅明的背景:他的犹太家庭出身、他与朔勒姆、阿多诺、布莱希特等人的友谊、他与波德莱尔相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拯救与回归——本雅明现代艺术思想研究

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一代成员(非正式成员)本雅明的思想同“正统”的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不但在于早期基于宗教救世论的艺术观,同样也存在于后期对技术的乐观态度以及带有尚古倾向的文化理论。面对现代社会及现代艺术的大转变,他力图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将现实的不幸转变成获救的契机。因为在他看来,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它在“神圣器皿破碎”——总体性解体——以后以碎片的形式存在:体现在历史事件中,包括艺术品。艺术家的任务就是要将它们从历史的连续性中“爆破”出来,使之进入新的聚合——星座,即参照原初的总体性来重新定位,以便产生世俗的启迪,给人以超越异化,建立理想社会的动力。所以他认为现代艺术一方面在被接受过程中存在着唤醒大众、从而将从消极的接受者变为能动的革命同谋者的功能;另一方面,现代艺术将现实的荒谬、人的异化推向极端化、显现化,成为将世俗的历史推向终极的动力,以废墟召唤被拯救的瞬间。而他的批评风格是现象学的并置,从大量孤立的、...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本雅明审美救赎思想研究

本雅明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以自己天才的洞察力考察了其身处的现代西方社会,并清醒地作出这样一个结论:现代资本主义不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物质文明,同时还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基于这一认识,本雅明建构起了他独特的审美救赎理论。按照本雅明思想的发展轨迹,可以从三个主要的方面去把握他的审美救赎思想。首先,以语言的“翻译”为中心的审美救赎观。这一时期他更多地把救赎的讨论停留在形而上的层面。本雅明把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批判的思维方式融入到对语言的思考中,看到了语言背后的现代性问题,或者说他是在借语言问题,展示了一幅现代性语境下人类堕落的图画。因为在本雅明看来,语言是人类获得上帝拯救和存在意义的基本保证。如果语言在现代资本主义文明中彻底堕落了,那么就不仅仅是语言本身的堕落,而实际上是更深层次的人的堕落。于是本雅明试图通过寻找语言的种子,利用“翻译”的方式从现存的文学、艺术、文化中寻回曾经和谐的“传统”,怀着对社会特有的关怀寻求救赎之路。其次...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美术教育研究》2017年16期
美术教育研究

本雅明的灵韵论对当代美术教育的启发

一、本雅明与灵韵论瓦尔特·本雅明是具有重要影响的思想家、哲学家和马克思主义文学批评家,有人称他为“欧洲最后一位文人”。灵韵作为区分传统艺术和机械复制时代艺术的重要标准,是本雅明众多的艺术理论中极为重要的一个。“灵韵”一词原是本雅明从宗教概念中汲取的,西方宗教画里的小天使头顶上的那个光环就是本雅明艺术思想中的灵韵。灵韵的概念实际上是难以具体言明的,可以解释为一个作品在特定环境(包括时间和空间)中的原创性,或者说是神圣性。二、灵韵在美术作品中的消逝《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是本雅明众多著作中最有代表性的,灵韵论就出于此书。灵韵的消逝在本雅明的著作中指的是艺术中与生命相关的原创性和神圣性的消失。艺术复制品在如今艺术生产力得到极大提高的情况下早已发展起来,这些复制的艺术作品虽然在表面上与原创没有多大区别,实质上却失去了作品在产生之初所特有的气息,缺乏艺术品的独一无二性,这种独一无二性的消失就等于灵韵的消逝。随着时代的发展,人类的艺术生产...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7年04期
同济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表现、星丛和真理性内涵——本雅明《认识批判序言》中对真与美关系的讨论

(1)Walter Benjamin,Gesammelte Schriften.I 1,hg.von Rolf Tiedemann und Hermann Schweppenhuser,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74/1991,S.207 237。为简便起见,下引该文皆直接于引文后加中括号以[I-1,页数]的形式出注。(2)[德]本雅明:《论语言一般及人的语言》,见Walter Benjamin,Gesammelte Schriften.II 1,hg.von Rolf Tiedemannund Hermann Schweppenhuser,Frankfurt am Main:Suhrkamp,1977/1991,S.141.一、真理在理念星丛中的表现完成于1925年的《德国悲苦剧的起源》(1)以一篇后来被认为是本雅明最重要哲学性文字的长序《认识批判序言》开头。如果不把这篇序言放到他的整个美学...  (本文共9页) 阅读全文>>

《外国文学评论》2017年03期
外国文学评论

反叛的幽灵——马克思、本雅明与1848年法国革命中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

1849年5月11日,普鲁士当局以“违反友好条例”为由驱逐了旅居科隆的“外国人”马克思,6月3日,马克思被迫返回巴黎,因为三个月前费迪南·弗洛孔曾以临时政府名义向他发出过邀请。(1)然而不久之后,巴黎工人发动的六月起义遭到了代表资产阶级共和派的卡芬雅克将军的残酷镇压;同时,保守主义者继七月王朝末期基佐政府之后又开始驱逐汇聚巴黎的欧洲各国革命者。7月19日,马克思夫人燕妮在位于里尔街5号的家中接待了登门来访的一位熟悉的巴黎警察。“马克思及其夫人”被告知必须在24小时之内离开巴黎,迁往法国西部莫尔比安省的瓦纳市居住。(2)8月17日,马克思迫于形势第三次离开巴黎,来到了伦敦。一年多来,马克思先后经历了法国二月革命、德国三月革命、维也纳革命以及法兰克福议会被普鲁士军队驱散等等一系列的失败。然而,革命一再遭受失败的痛苦经历并没有让承受这一结局的马克思像托克维尔那样成为“失败的保守主义者”,相反,直到去世之前马克思都是一位“失败的进步主义...  (本文共30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