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现代主义的寓言文本——中国文化语境中的本雅明研究

本雅明力图以晦涩拒绝被理解,他的独特却召唤着无尽的理解。中国文化语境中的本雅明研究更是富于意味的,中西文化传统、社会状况与学术背景的差异书就了一段独特的本雅明接受史,而这短短的一段接受史也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当代中国的社会现实。马克思主义视阈中的本雅明研究着力探寻本雅明理论与马克思主义的内在关联,开掘本雅明对现代艺术革命力量的激进态度,同时对本雅明的乐观倾向进行了审慎的思索;神学视阈中的本雅明研究主要从本雅明的语言论、历史哲学出发,在卡巴拉阐释学的真理探寻方法与“弥赛亚”情结中揭示本雅明的救赎思想;人类学视阈中的本雅明研究在“寓言”、“灵韵”中读解本雅明对前工业时代人类生存状态的追忆,揭露现代社会的异化与人的无助,探寻人类发展方向及在未来社会的生存状态,力图解决本雅明艺术理论中“怀旧”与“激进”的矛盾。在中国学者的视野中,不仅本雅明的著述,一切有关本雅明的背景:他的犹太家庭出身、他与朔勒姆、阿多诺、布莱希特等人的友谊、他与波德莱尔相  (本文共58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

拯救与回归——本雅明现代艺术思想研究

作为法兰克福学派的第一代成员(非正式成员)本雅明的思想同“正统”的法兰克福学派批判理论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不但在于早期基于宗教救世论的艺术观,同样也存在于后期对技术的乐观态度以及带有尚古倾向的文化理论。面对现代社会及现代艺术的大转变,他力图以一种积极的方式,将现实的不幸转变成获救的契机。因为在他看来,真理是客观存在的,只是它在“神圣器皿破碎”——总体性解体——以后以碎片的形式存在:体现在历史事件中,包括艺术品。艺术家的任务就是要将它们从历史的连续性中“爆破”出来,使之进入新的聚合——星座,即参照原初的总体性来重新定位,以便产生世俗的启迪,给人以超越异化,建立理想社会的动力。所以他认为现代艺术一方面在被接受过程中存在着唤醒大众、从而将从消极的接受者变为能动的革命同谋者的功能;另一方面,现代艺术将现实的荒谬、人的异化推向极端化、显现化,成为将世俗的历史推向终极的动力,以废墟召唤被拯救的瞬间。而他的批评风格是现象学的并置,从大量孤立的、...  (本文共70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安徽大学
安徽大学

本雅明审美救赎思想研究

本雅明作为西方马克思主义的重要代表,以自己天才的洞察力考察了其身处的现代西方社会,并清醒地作出这样一个结论:现代资本主义不仅带来了前所未有的物质文明,同时还带来了灾难性的后果。基于这一认识,本雅明建构起了他独特的审美救赎理论。按照本雅明思想的发展轨迹,可以从三个主要的方面去把握他的审美救赎思想。首先,以语言的“翻译”为中心的审美救赎观。这一时期他更多地把救赎的讨论停留在形而上的层面。本雅明把马克思主义的辩证法批判的思维方式融入到对语言的思考中,看到了语言背后的现代性问题,或者说他是在借语言问题,展示了一幅现代性语境下人类堕落的图画。因为在本雅明看来,语言是人类获得上帝拯救和存在意义的基本保证。如果语言在现代资本主义文明中彻底堕落了,那么就不仅仅是语言本身的堕落,而实际上是更深层次的人的堕落。于是本雅明试图通过寻找语言的种子,利用“翻译”的方式从现存的文学、艺术、文化中寻回曾经和谐的“传统”,怀着对社会特有的关怀寻求救赎之路。其次...  (本文共51页) 本文目录 | 阅读全文>>

《建筑学报》2017年07期
建筑学报

关于历史真相的支离叙述——本雅明和他的城市研究

十多年前我初步接触到本雅明(Walter Benjamin)的思想。那时对所以那么多缅怀、那么多憧憬,哪怕在生命中的多数时候,这些文字现代哲学了解有限,读到的入门书籍讲20世纪哲学的语言学转向,都被不恰当的政治寓言所侵扰,依然顽强地保持赤子之心,没有被无大意是说人类逐步认识到思想世界,甚至人造环境都是通过语言来建情的大人世界侵蚀掉。本雅明的哲学像是建立在个人经验之上的最精构的,语言是人对主客观世界的符号化,人只能建构语言所有而不能致的文本,再往前一步就将成堕入理性的沙场,成为知识和理论,而设想观念所无,所以语言(话语和文字,也包括概念和叙事)本身成它任性地留在属于小说和诗歌的小花园。为哲学家普遍关注的问题。语言对世界的模拟,永远都是不充分的、那么本雅明为什么是作为哲学家、而不是文学家被世界认识呢?不完善的,人们一边扩大认知范围、给出新的定义,一面小心调试概我想,这大概缘于他非同寻常的概念建构能力。至少就《驼背小人》[2]念,让它...  (本文共2页) 阅读全文>>

《中国生漆》2017年02期
中国生漆

匠人情怀 禅心傲骨

在现代社会谈及造物,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于,手工造物和机器生产之造物的区别在哪里呢?本雅明认为,众多的摹本代替了原作独一无二的存在,从而导致了“光韵”(aura)的消失以及人类某些传统的崩溃。能够机械复制之后,无数复制的“摹本”取代“独一无二”(unique)的“原本”的“奇迹”。因此,传统意义上对器物精雕细琢的“艺术”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大规模生产摹本的“技术”,光韵于是熄灭了。在本雅明看来,“光韵”最初是由艺术的某种“礼仪”功能产生的,最早的艺术品起源于某种仪式——起初是巫术礼仪,后两者是宗教礼仪,而艺术作品的可机械复制在世界历史上“第一次把艺术作品从它对礼仪的寄生中解放了出来……当艺术创作的原真性标准失灵之时,艺术的整个社会功能得到了改变。它不再建立在礼仪的根基上,而是建立在另一种实践上,即建立在政治的根基上”。于是造物不再侍奉礼仪,转而侍奉一整个政治经济系统。说起来的确如此,手造艺术品的年代,宝玉不仅要面若中秋之月,更要头...  (本文共1页) 阅读全文>>

《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2017年02期
华中师范大学研究生学报

灵晕的“再现”:试论本雅明的大众文化研究

(1)灵晕(Aura):德国文化批评家瓦尔特·本雅明(Walter Benjamin,1892-1940)使用的术语,也译作“灵光”“光晕”“韵味”“气息”“灵韵”“辉光”等,为使引文及论述在行文上一致,本文在出现aura处均采用张旭东“灵晕”的译法。参见(德)汉娜·阿伦特编,张旭东、王斑译:《启迪:本雅明文论选》,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版。(2)“一种大众参与的,和资产阶级对立的,在感受方式和社会功能上有异于传统的文化。”参见孙文宪:《艺术世俗化的意义——论本雅明的大众文化批评》,《华中师范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2004年第5期,第23页。(3)本雅明的个人经历,参见(德)汉娜·阿伦特编,张旭东、王斑译:《启迪:本雅明文论选》,生活·读书·新知三联书店2008年版,第21-68页。灵晕(Aura)(1)是瓦尔特·本雅明《机械复制时代的艺术作品》一书的核心概念,本雅明以灵晕的存在与消逝作为区分传统艺术与机械复制...  (本文共4页) 阅读全文>>